随笔南洋网



 
标题: [转贴] 朱光潜《诗论》“情趣”说研究(摘录)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13 22:0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朱光潜《诗论》“情趣”说研究(摘录)

“情趣”作为一个批评范畴对于当代诗歌现状具有切实有效的阐释力和批判力。“情趣”说的四要素及其密切融合是诗歌的生命力所在,也是诗歌美的根源。要切实有效地推动新诗发展必须在恢复传统与走向民众的基础上使情趣、声音、意象和语言这四个不可分割的要素齐头并进。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07-12-19 10:37 编辑 ]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13 22:0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自从一九一六年胡适在美国开始写新诗并出版第一本新诗集《尝试集》以来,中国的新诗已经走过了将近百年的历程。百年新诗已足以构成其自身的历史了,在此过程中,为数众多的诗人和诗评者凭着他们的才华和心血推动了新诗的发展。但是无庸讳言,今天的新诗正面临前所未有的低靡状态,因此,那些对诗还抱有希望的人们不免感到迷惘和困惑。最典型的是周涛的《新诗十三问》,其中的第6问是:“新诗发展的大方向是不是错了?如果不错,为什么这条路越走越窄?如果错了,那么会不会是一个延续了近百年的大误会?”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13 22:0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新诗的路越走越窄是事实,但是它用白话来写诗的发展大方向并没有错,早在“五四”之前,黄遵宪就提出了“我手写我口”的“诗界革命”口号,用白话写诗已成为时代发展的必然结果。但是在继承自身文学传统与移植外来文学思潮的关系上,在政治操纵与现实干预的情况下,在表现自我与丧失读者的尴尬中形成了相当严重的偏颇和倾斜,致使新诗失去了应有的民族性和适度的艺术性。新诗的这种低靡现状理应引起关心新诗发展的人们对其历史与现状加以总结和反思,以推进新诗更健康地向前发展。其实,早在本世纪三、四十年代,后来以美学著称的朱光潜先生就已经这样做了——这就是本文的研究对象:《诗论》。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13 22:1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虽说中国是一个诗的国度,但诗学却一向不够发达。看到这一点的人并不少,但是真正致力于改变这种状况的人就寥寥无几了。从这个角度来说,朱光潜的《诗论》在变诗话为诗学、推进中国诗学建设方面取得的成绩就显得弥足珍贵了:在百年新诗发展史中,它被研究者认为是“中国现代第一部全面系统的诗学理论著作” ,劳承万甚至把它比作崔颢写的《黄鹤楼》:“在中国诗学论坛上,有了朱光潜的《诗论》,正如崔颢写了七律《黄鹤楼》一样,即使是李白来此,也只能大发‘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之叹。至今在中国诗坛上,也没有任何一本诗学理论可以与《诗论》相匹比者。”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13 22:1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朱光潜的《诗论》在中国现代诗学中的地位相当于古代文论中的《文心雕龙》,但总体而言,它似乎并没有超越《文心雕龙》。该书以其对诗歌领域内材料掌握的广博性和理论阐述的系统性而成为中国新诗史上首屈一指的理论著作。尤其可贵的是朱光潜的《诗论》写作不仅是为了突破诗学在中国不发达的现状,更重要的是他秉承着推进新诗发展的初衷,以其丰富的知识积累和热切的责任心为新诗找出路,为新诗找出路是朱光潜《诗论》一书的基本精神。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13 22:2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研究朱光潜的《诗论》这一部伴随着新诗成长而诞生并以寻求新诗出路为目的的著作对于医治貌似繁盛热闹其实混乱空虚的当代诗歌的病症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同时朱光潜提出的“情趣”说对于当代诗歌创作现状而言是一个极其合适的批评范畴。朱光潜当年曾不乏自信地认为包括诗歌在内的艺术作品能使人脱俗并臻达美的境地, 然而,时过境迁,诗歌也成了人们表达低俗情欲的一种艺术形式,朱光潜以前反对的低级趣味已经侵入了当代诗歌的肌体。在情趣高下并存的当代诗歌领域里,美还能占据多少地盘呢?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13 22:2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在朱光潜看来,和旧诗相比,新诗是缺乏魅力的。其主要原因是新诗作者缺乏对现实生活的深入体验,在运用语言的形式技巧方面缺乏锤炼,在音律运用方面舍近求远,放弃了中国诗歌长期积累的丰富经验,而去借用西方诗歌的音律形式,以至在本国人民中间失去了根基。因而,他推重向本国的传统学习,同时“推广视野,向多方面作感觉的探险” 。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13 22:2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朱光潜认为“一个民族的诗不能看成一片大洋中无数孤立的的岛屿,应该看成一条源远流长的百川贯注的大河流。它有一个共同的一贯的声音;在横的方面它有代表全民众与感动全民众的普遍性,在纵的方面它有前有所承后有所继的历史连续性。” 在他看来,一个诗人愈能表现民众的普遍性和历史的连续性便愈伟大,而在割断传统中片面地发展个人癖性是没有出息的,最多不过是供贵族阶级赏玩的奢侈品,是一条不能雅俗共赏的文学窄路。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13 22:2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朱光潜强调诗人一方面要做历史传统的继承者,另一方面还要做时代风气的反映者,要在风气与传统所规定的范围与所指示的路径之中创造新的风格。因此,在朱光潜看来,诗的生命有纵横两方面:横的方面是当时民众所能表现的共同的精神,纵的方面是全民族在悠久历史上的成就。只有在这两个源泉的灌注下,诗歌才能显出旺盛的生命。而一旦在陷入孤立绝缘中单纯地追求所谓的艺术技巧便意味着艺术的颓废。朱光潜对颓废时代的艺术开出的药方是“接近民众与恢复传统”。 除了对传统的推重,朱光潜一直认为大众是文学活力的源泉,他说:“在历史上差不多找不到一种落到文人手里的文学而能维持它的鼎盛期到几世纪之久的。如果要它复活,必须使它能在民间文艺中吸收新的力量。”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13 22:4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依据这种“诗的普遍性与历史连续性”观点,朱光潜不能不对打破传统移植西方的新文学运动深表质疑 :“新诗无疑的是艰晦,不能表现多数民众的情趣,也不能打动多数民众的情趣。”所以,朱光潜认为“如何使新诗真正地接近民众,并且接得上过去两千余年中旧诗的连续一贯到底的生命,这是新诗所必须解决的问题”。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13 22:4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朱光潜先生是1986年去世的。在他去世的后一年,集结在诗歌大展旗帜下升起了所谓的中国第三代诗人。他们在“pass北岛”的口号下对朦胧诗展开了反叛,宣称要回到世俗生活,表达日常的个人感性。持续到现在据说已经到了第四代,追新逐后之风与五四时代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诺贝尔如同一个鲜明的幻象矗立在新诗写作者面前,他们生吞叶芝,活剥艾略特,大有唯诺贝尔是瞻的气势。从空无所指的语言流到生硬晦涩的欧式句法都是中国新诗人学习西方的最新成果。当他们于俯首耕耘呕心沥血的间隙抬头一看,发现原先曾经对他们充满期盼的读者们已经杳无影踪——朱光潜先生“接近民众与恢复传统”成了另一幅真实的幻象。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13 22:4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在这个所谓全球化其实是西化的时代里,恢复传统变得更加艰难。曾经无比辉煌的中国的诗歌难道就这样一直跟定西方走下去而不再回头了吗? “中国过去的文学,尤其在诗的方面,是可以摆在任何一国文学旁边而毫无愧色的。难道这长久的光辉的传统就不能发生一点影响,让新文学家们学得一点门径?” 朱光潜当年的困惑我们今天是否依然迷惑不解呢?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14 09:0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朱光潜曾经这样归纳过中国旧诗的优点:“我也读过一些外国诗,各国诗当然各有特长,但是在形象的清新明晰,情致的深微隽永,语言的简炼妥帖,声调的平易响亮各方面,是许多外国诗所不能比美的。” 朱光潜归纳出来的旧诗的这些优点其实恰好体现了他的“情趣”说的四个方面。情趣意象声音和语言四位一体,情趣美在“深微隽永”,意象美在“清新明晰”,声音美在“平易响亮”,语言美在“简炼妥帖”。它们异形同质,共同构筑了诗歌的美。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14 09:0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情趣直接反映的是诗人的趣味,而意象、声音和语言则是诗人表现情趣所用的不可分割的艺术形式。作为诗人首先要有纯正高雅的情趣,同时要通过对意象、声音和语言的完美组合来表现这种情趣。因此,诗歌不仅要求各要素本身是美的,而且要求它们能得到完美的组合。旧诗如此,新诗岂能例外。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14 09:0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就当代诗歌的现状而言,普遍的问题是情趣低下庸常,语言扶摇直上,意象和声音不同程度地遭到削弱。也就是说,除了语言得到片面的发展以外,其他要素都有不同程度地下降,尤其值得关注的是诗歌中的情趣,因为它的下降表明的是人的下降,或者说是人的精神的下降。每个人的一生其实都是灵肉冲突与神魔之争的过程,攀登向上的精神境界总是有些艰难,而堕落又是那么毫不费力,只需要一点点顺从和妥协就能实现。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14 09:1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如今,连诗歌这种朱光潜最推崇的艺术形式都遭到了丑的侵蚀,小说影视就更不用说了。现代人走到这一步有其深刻的社会原因,从整体上来看,旧诗反映的基本上是一种乡村形态,那时的人们大致生活在一种自给自足的状态里,能在悠闲自得的心境中流连于山川风物。人际关系也比较简单,主要是亲人和朋友。而且古代许多诗人都做过隐士,或过着接近隐居的生活,这使得他们和大自然保持日常的亲密接触。而新诗反映的主要是远离了大自然的现代人的城市生活。浮生难得片刻闲的现代人不得不整天奔波在路上,在竞争的压力下每天接触大量的陌生人。现代人体验的复杂多变是古代人难以想象的,面对难以承受的压抑他们需要的是宣泄和逃离,而不是闲适的情趣。于是,现代人越来越少纯正高雅的情趣,却津津乐道于欲望的追逐和表达。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14 09:1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如今是一个现代化的金瓶梅时代,科技的高速发展在加剧了商业氛围的同时,又使人们的欲望不断地受到刺激和扩张。璩美凤事件中的照相技术,《手机》中的现代通讯,无所不在的网络弥漫于此起彼伏的欲望中间。欲望泛滥的下面就是精神危机和价值失范,于是低级情趣恶劣情趣跻身于诗歌之中,诗歌之美受到了侵蚀。诗随着人的堕落而堕落,曾经陶冶提升人们心灵的诗歌变质了,诗与人相互提升的良性循环变成了诗人的自我亵渎和读者的悄然离去。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14 09:1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朱光潜坚信“生命如果未至末日,诗也不会至末日”, 因为只要人活着就会有精神需求,有精神需求就会需要诗。一个人的取舍如果不以诗为归依,那么他就会轮回于世俗的欲望之中。一个人的堕落或向善毕竟是自己的事,说到底还是取决于自己,取决于内心的灵肉对峙神魔争斗的结果: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从根本上说,宣泄和刺激只能使人快意于一时,事后却是加倍的空虚,只有靠继续的宣泄和更大的刺激来维持;相比而言,还是富于精神的情趣追求能使一个人的心灵得到稳妥的安顿。切实有效地发展新诗有赖于志在推进新诗建设的诗人们的共同努力,把纯正高雅的情趣灌注在诗中,并逐步扩大地盘,以情趣之美召唤那些迷失的人们重返精神之乡。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14 09:1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意象在当代诗歌中的遭到削弱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由于当代诗人的智性化倾向增强,诗中的体验与沉思的成分明显增多,这种感受与体验往往不易借助意象的寄寓而是直接表达了出来。如西川在《个人的天堂》最后一节写道:“那么,是否,在你无所思想的时候,你就碰巧穿越了你自己的天堂?你一千遍否认你是你自己的远方。”其中充满了一种辨证意味的沉思,意象营造是很薄弱的。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14 09:2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另一个原因是叙事性现在成为一些诗人增强诗歌魅力的一种实验,如孙文波在《与某×关于童年的谈话》中一开始就说:“当你在罗马古老的街上被眼前的景色吸引/听陪伴你的人谈论建筑和雕塑的美/我正在铁路新村的院子里,也许在开批斗会/也许捡拾着武斗后落在地上的弹壳”。两个不同国家的人在成长的岁月里的不同经历在这种富于对比色彩的叙事中被交代了出来。当然,抓住典型细节加以适当的叙事能增强人物的动态意象,孙文波的把握还是不错的。但是他的诗除了这些叙事性因素之外剩下的都是对感受和体验的直接表达。因而,从总体上看,意象是不够丰富的。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0-15 16:28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3616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