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作者:张戎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
陪读老爸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535
精华 2
积分 1157
帖子 559
威望 59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10-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24 23:56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随後是照例的群众大会,毛“在会上宣布了蔡墩松等人的反革命罪行”,蔡等被当众处死。会後,’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超额完成了扩红任务,按要求扩红一+龚楚的回忆录於一九五四年在香港出版。毛死後的中国国家主席杨尚昆作为瑞金时代的见证人,在小范围内承认这部回忆录的真实性。尽管回忆录不能在大陆出版,龚楚本人在一九九一年九十高龄时回大陆定居。百名,实际完成一百五十多名。”

这个国中之国就像监狱,每个村子都二十四小时放哨,离开村子得有路条。有个管钱的管理员曾试图想跑,“挪用”了两百四十六块七毛钱,买了张路条。逃亡没成功,在大会上示众後杀掉。据过来人说,甚至“坐班房的人逃走了,看守班房的人要杀头”。

自杀屡见不鲜,为後来毛统治的一大特徵开了先河。自杀数量在共产党干部中也十分惊人,致使官方在报刊上公开谴责:“自杀是革命队伍中最可耻的分子!”

毛的亲信杨岳彬也受不了,千方百计逃跑了。他投向国民党,把中共要人的住地告诉他们,国民党飞机来轰炸,毛等只得全部搬家。住在红区边缘的人逃跑的机会要多一些,有的基层干部也组织民众成批地逃,有的地方一晚上逃走几百人。中共於是把梢有疑点的干部调到跑不出去的红区中心地带。大多数人是在国民党進攻後起来反抗。
顶部
陪读老爸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535
精华 2
积分 1157
帖子 559
威望 59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10-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24 23:56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在红色政权最後的日子裏,当国民党军队逼近时,成村的人挥舞著大刀长矛袭击退却的红军。对付反抗的百姓,中共的办法是加强恐怖。在最极端的时候,日常往来都可能招致横祸。老人们回忆:有的县“规定各家不能招待客人住宿,如发现谁家接待了客人,不论什么人,都要和客人同罪杀头”。

中央苏区地处江西、福建。在它存在的四年中,人口在全国下降最多。根据中国人口统计,从一九三一到一九三五年,江西根据地内为中共完全控制的十五个县(不包括为中共部分控制的边缘县),人口减少

五十多万,占总人口的百分之二十。闽西根据地的减少幅度也差不多。中央苏区人口共下降七十万。由於住在这些地带的人很难外逃,这七十万基本上应属於死亡人数。女‘毛死後的一九八三年,江西有二十三万八干八百四十四人被官方追认为“烈士”,包括战死的和肃反被杀的。
顶部
陪读老爸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535
精华 2
积分 1157
帖子 559
威望 59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10-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29 19:05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0)从夺实权到丢实权

国中之国成立前后,毛身边来了一批由苏联培训的高官。毛在他们面前依然摆出独裁作风,这些人不吃他那一套。“外交部长”王稼祥说:“老毛骂人,不行,要找个机会斗争他。”会上他们给他扣大帽子,甚至说他是“富农路线”。这是个可怕的罪名,毛当初曾用它把许多江西共产党人送上刑场。现在虽说他掉不了脑袋,但他说话不再说一不二了。周恩来刚来时,一次开苏区中央局会议,毛照旧拿出主持人的架式,在座的人请他让位,由周主持。毛没法子,请“病假”。同事们巴不得,马上同意,毛就在一九三二年一月生著闷气上了东华山。东华山是瑞金附近的一座石头山。此起彼伏的大黑石深处坐落著一所庙宇,掩映在浓郁的水杉松柏中。伴随毛住在这裏的只有妻子贺子珍和一个班的警卫。庙堂又大又空,透出湿冷的阴气。毛的卧室狭小,泥地上长著幽幽的青苔。门外,冬天的风卷落残存的树叶,不绝的雨滴進石板上的裂缝裏,带出渗人的寒气。毛的心情也同样阴暗丧气。

偶遇天晴,毛搬一把板凳,坐在院子裏。他带来两只铁皮箱子,裏面装著文件、剪报、笔记,跟多年的诗作。警卫员把箱子摞起来,毛读著箱子裏的珍藏,思考著下一步怎么办。

高层的机密文件仍定时给毛送来,同时还有他锺爱的报纸,包括国民党的报纸。这些报纸上常有共产党员脱党启事。二月十六日至二十一日,上海《申报》等主要报纸上出现了一个(伍豪等脱离共党启事)。(伍豪启事)说“敝人等深信中国共产党目前所取之手段所谓发展红军牵制现政府军者无异消灭中国抗日力量,其结果必为日本之傀儡而陷中国民族於万劫不复之境地……”,说中共路线为苏联利益服务,“敝人本良心之觉悟特此退出国际指挥之中国共产党。”“伍豪”系周恩来的化名。

(伍豪启事)毫无疑问是伪造的。直到今天,中共也说不清到底是谁伪造的,为什么不选他人,专选周恩来?为什么早不伪造晚不伪造,偏偏就在周取代毛作红区头号人物时伪造登出?这是巧合吗?而且,毛当时即以苏区主席名义发布告“辟谣”,把{伍豪启事)扩散到根本看不到上海报纸的苏区。
顶部
陪读老爸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535
精华 2
积分 1157
帖子 559
威望 59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10-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29 19:06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在共产党的世界裏,启事使周的名字受到玷污,权威遭到质疑,周的惶惶不安可想而知。尤其是,周不能不怀疑,这不是巧合,是毛在搞鬼。周就这样对毛产生了惧怕心理。从事态的发展可以看出,毛利用周的这一心理,迫周对他言听计从。

这时毛要的是军权。红军那时正久攻赣州城不下,三月初在城下开最高层会议商讨怎么办。毛一得到通知,跳起来就走。天正下著瓢泼大雨,子珍让他等雨停了再走,他不听,出庙门顷刻就全身湿透。他连夜马不停蹄,到了会场便指责军事指挥。同事们并没有把军权给他,大家虽然都同意撤围赣州,但是仍作决议说:打赣州“在政治上完全是正确的”。

大多数人一致同意向西发展,跟湘赣边区根据地连成一片。可是毛坚持去东北方向。争执不下,由周恩来拍板定案。周决定两个方向都去,但只派了三分之一的队伍往西,三分之二跟毛走,包括毛的老搭档林彪手下的红军主力一军团。

周可以不顾多数人的意志,做出这样一个奇怪的决定,显然是他不想树毛这个敌。就是从这时起,周恩来开始了持续一生的对毛的恐惧。毛呢,也一再把(伍豪启事)作为悬在周头上的利剑,一直到四十多年後周临死之际。
顶部
陪读老爸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535
精华 2
积分 1157
帖子 559
威望 59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10-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29 19:07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跟毛走的红军并没有照他在会上说的往东北方向去。上路後,毛突然改变行程,朝相反方向的东南海岸前進。毛通过林彪把这一既成事实电告中央军委,中央不得不再次开会,认可毛的新路线。後来毛的同事们谴责毛的海岸之行为浪费时间。

四月二十日,毛夺取了靠近海岸的漳州城。毛瞅准了漳州守城兵力薄弱,他去那裏是为了私人的目的。其中之一是获得更大的名声。红军進城时排成四行,军号震天,毛特意骑了匹白马,头戴遮阳盔,一反常态地衣冠楚楚。毛收集了大量关於自己的新闻报导,寄给“战友”们,诸如“红军人漳,沿海大震,漳、泉逃厦者,十万余人……创“帝国主义兵舰集厦门者二十八艘”。毛算准了’他的名气越大,莫斯科越得依他。果然,当他的同事们後来气愤地撤了他的军职时,莫斯科在上海的代表艾威特(ArthurEwert)告诉中共:“毛泽东是个知名度很高的领袖”:莫斯科反对解除毛的职务。

繁华的漳州还使毛得以聚敛一笔私财。一辆卡车满载著沉甸甸的箱子从漳州开到江西红区,箱子上写著大字:“毛泽东亲收”。公路开到尽头就由脚夫挑。“这是毛主席买的、缴获的书,”大家全部部这么说。

有书,但更多的是金银财宝。挑夫在毛的大弟泽民的监督下把它们秘密挑到一个山顶,然後泽民和两个毛的贴身警卫员把它们搬進山洞。洞口密密封住。除了这几个人,再没别的人知道。毛就这样悄悄地给自己留下条後路。
顶部
陪读老爸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535
精华 2
积分 1157
帖子 559
威望 59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10-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29 19:07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一九三二年五月,当毛逗留在漳州时,蒋介石调集五十万兵力,准备发动第四次“围剿”。那年“一·二八”日本進攻上海,中国军队奋起抵抗。由於日本此时在上海地区的军事目标有限,国际联盟得以调停战火。在这场一直持续到四月下旬的危机中,中共继续攻城略地。四月十五日,中共口头上“宣布对日战争”,但宣言与其说是抗日不如说是倒蒋,称倒蒋“是直接与日本帝国主义作战的前提”。蒋介石明白中共不会跟他联合抗日,於是在上海危机结束後,重申“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又开始進攻红色根据地。
顶部
陪读老爸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535
精华 2
积分 1157
帖子 559
威望 59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10-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29 19:08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收到蒋介石即将围剿的情报後,中央令毛率部返回江西苏区以御敌。毛回电说他不相信蒋会大举進攻,中央的“估量和军事战略,完全是错误的”。毛拒绝离开漳州,又待了将近一个月,直到蒋的意图已公开,毛明显错了,这才不得不於五月二十九日动身。数万红军由於跟著毛绕了个大弯,现在不得不多走三百公里。南方的气候已酷热难当,不少人患病死去。路上他们还得跟新的敌人作战:粤军。粤军一向与蒋介石势不两立,迄今为止避免和红军作战。但毛打漳州震惊了他们,毕竟漳州离广东只有八十公里。他们於是向红军出击。在一个叫水口的地方,红军打了一场少见的恶战,伤亡惨重。

在毛不听指挥逗留漳州期间,包括周恩来在内的中央实在拿他没办法,曾集体给莫斯科去电,告毛是“百分之百的右倾机会主义”,‘完全与国际指示唱反调”。但莫斯科回电说,他们无论如何得跟毛合作,维护毛的威信和地位。

显然,莫斯科认为毛是不可或缺的,其他人可有可无。毛有恃无恐,跟周恩来等会合後,反守为攻,伸手要权,提出红军中设立总政治委员,由他来担任。七月二十五日,周恩来提议答应毛的要求,“以毛任总政委”。在瑞金的领导们不同意,要把这个位子给周。周找出各种理由帮毛说话,恳求道:这样一来,“政府主席[毛)将无事可做”,“实在不便之至”。八月八日,毛当上了红军总政委。

毛就这样在莫斯科纵容下夺回了军权。一九三二年夏,蒋介石首先集中兵力進攻中央苏区以北的鄂豫皖和湘鄂西根据地。莫斯科指示所有红军打得最勇敢的是一九三一年十二月“宁都兵变”的将士们。这是自南昌起义以来的唯一兵变。他们的到来使中央苏区红军的兵力增长了三分之一,达五万多人。总指挥季振同把部队带進红军後,很快就後悔了,一再要求“到苏联去学习-。中共知道这是他想逃跑的藉口,把他扣了起来,後来处死。
顶部
陪读老爸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535
精华 2
积分 1157
帖子 559
威望 59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10-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29 19:09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红军协力支援这两个红区。毛的任务是率领中央苏区的红军北上進攻若干城镇,以牵制一部分敌军。毛遵命攻击了几个地方,但一遇强敌就停下来。中央要求毛积极出击,“呼应配合”毛则保持观望,按兵不动。

蒋把红军赶出鄂豫皖和湘鄂西之际,下一个目标轮到中央苏区。莫斯科的战略是迎头反击。但毛再次拒绝执行,坚持要“分散”部队,躲避蒋军。中共其他领导认为他的做法是“极危险的”。毛固执己见。用周恩来无可奈何的话说:“争论则不胜其争论”,“令人无所适从”。

一场紧急会议十月初在宁都召开,会议由周恩来主持,中央苏区的八个领导人都出席了。会上大家对毛的愤怒和谴责可以从会议文件裏略见一斑。毛被指责不服从命令,擅自行动,犯了“不尊重党领导机关与组织观念的错误”。与会者“开展了从未有过的两条路线斗争[毛已形同敌人),打破了过去迁就和平的状态”。要不是周恩来护著毛,对他的谴责还会更严厉。会後有几个成员向上海报告说:周“在结论中不给泽东错误以明确的批评,反而有些地方替他解释掩护”。在上海的博古等人,对毛的行为怒不可遏,超手寻常地不徵得莫斯科代表的同意,就给宁都会议发电报,称毛的行为“不可容忍”,再不能让毛继续指挥红军,甚至建议开除毛的党籍。

不等莫斯科出面保毛,宁都会议就一举拿掉了毛的军权,要他回後方。遵照莫斯科维护毛的声望的规定,向部队宣布时,只说毛是“暂时回中央政府主持一切工作”。莫斯科收到的报告则说毛回後方是“因为生病”。

宁都会议期间,毛两次给上海发电报,请求莫斯科干预。但莫斯科保持了沉默。毛不相信红军能打败蒋介石的数十万大军,他把希望寄托在莫斯科身上。那时莫斯科正跟国民党政府频繁接触要恢复外交关系(一九二九年苏联因为“中东路”事件跟中国断交)。毛认为蒋会向苏联作姿态,给红军留一条生路。中苏在一九三二年十二月复交。

代表艾威特显然也对毛的行为不满,决定用信使,而不是电报,转告莫斯科。莫斯科不同意赶毛出军队,艾威特不得不为自己辩护说:“解除他军职以及谴责他的决定,我们事先都不知道。”莫斯科对中共说:“毫无疑问毛泽东是错的,但对毛只能用友善的劝说。”“关於你们与毛泽东的分歧,我们再次强调:努力友好地争取他接受积极反击的路线……我们反对在这个时候把毛泽东调离军队,要是他守纪律的话。”究竟对毛怎么办,莫斯科的主管十一月二日紧急请示斯大林。根据斯大林的意见,毛的同事们被责令写报告解释为什么把毛踢出红军。莫斯科批评那些谴责毛的人,赞赏周恩来对毛的和风细雨。
顶部
陪读老爸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535
精华 2
积分 1157
帖子 559
威望 59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10-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29 19:09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莫斯科的力挺来迟了,毛十月十二日已经离开了宁都,也离开了红军。总政委一角由周恩来接任。毛一生都记恨宁都会议上那些反对他的人,特别不放过周恩来。尽管周为毛缓颊说好话,但他毕竟同意了撤毛的职,而且取代了毛。毛上台後,周作了一百多次检讨。四十年後,身为总理的周,刚被确诊膀胱癌,又正在跟美国、日本等国谈判,却不得不一次次严厉指责自己,罪状之一就是宁都会议。

毛坚决拒绝回瑞金去主持中央政府工作,他到汀州“养病”去了,進了苏区医疗条件最好的教会医院。住宅是一幢两层楼的别墅,原属於一个富有的基督教徒,如今被中共占用作疗养院。房子座落在郁郁葱葱的小山湾中,楼上一圈宽阔的木头平台,给楼下遮荫,平台上四面来风,风把几株芭蕉吹得像扇子一样扬来扬去,雨後闲坐正好看“芭蕉叶大栀子”。

这幢别墅现在成了毛泽东与瑞金抗衡的司令部。他把追随者们召来开会,叫他们在国民党打来时不要抵抗,而是撤离前线,要他们对中央指示:“合我口味就执行,不合就不执行。”

一九三三年一月,负责上海机关的博古来到中央苏区。那时中共组织已不能在任何一个大城市秘密存在,原因是国民党治安的成功以及大批中共党员叛变。二十五岁的博古,入党只有七年,但他聪明过人,跟他有过交往的斯诺称他的大脑“比周恩来更快、更微妙,也许更霞巧”。他的俄文、英文都很好,在苏联受训三年半。他最突出的特点是果断,敢做敢为,尽管他比周年轻得多,资历也差得远,一到瑞金大家仍公推他为中共第一把手。中共领导们对周在毛问题上的优柔寡断、姑息迁就非常失望。他们让周管军事,周并不介意,他没有当头号人物的野心,欢迎有个顶头上司作决策。
顶部
陪读老爸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535
精华 2
积分 1157
帖子 559
威望 59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10-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29 19:10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博古决心对毛采取行动。面临蒋介石大军压境,他必须要做到令行禁止。博古也听到不少对毛的反映。彭德怀就说毛“心术不正”“侮辱”朱德,毛“喜欢挑起内斗”,毛“手狠,要是你不服从他,他总有办法压服你,他不懂得怎样团结干部”。

博古离开上海时,莫斯科代表艾威特一再叮咛他跟毛搞好关系。但莫斯科允许博古拿毛的追随者开刀。从二月起,这些人,包括邓小平、谭震林,毛的么弟泽覃,在瑞金报上被点名批判。当然只有少数人知道,这实际上是针对毛,毛的公众形象并没有受丝毫影响。另外,博古也没有采用毛整人的办法。尽管批判

的语言听起来怪吓人的,什么“打得粉碎”什么,残酷斗争,无情打击”,但仅限於言辞而已,被批判的人并没被当敌人对待,批判完後还给了他们重要职务。

博古打破了毛自立的体系,使全党听从指挥反击围剿。结果是出奇地成功,红军首次進行大兵团作战,在两场决定性的战斗中打垮蒋介石嫡系部队近三个师,使蒋的第四次围剿在三月以失败告终。
顶部
陪读老爸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535
精华 2
积分 1157
帖子 559
威望 59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10-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29 19:11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蒋的失败因素之一,是他不得不同时对付日益加深的民族危机。这年二月,日本侵略军从东北越过长城向关内進犯,直接威胁古都北平(北京。在有关中共历史的书上,中共在大城市的失败被莫名其妙地怪罪到几年前就下了台的孚豆二蹈上。)。日本人在东北成立了傀儡政权满洲国。苏联承认了满洲国,成为除日本、萨尔瓦多和梵蒂冈外,满洲国国旗飘扬的仅有国家。斯大林这样做目的是讨好日本,使日本不致進攻苏联。中央苏区的胜利,像从前一样,还得益於苏联情报人员,苏联驻华武官雷邦(EduardLep”n)是中心人物。莫斯科派来若千秘密军事顾问,其中一位德国人李德(。tt。Braun)後来几经周折進入瑞金。

毛见到他时曾对他表示恭维。李德写道:毛“提到一九三二、三三那个冬天的反击战,称赞它的成功,说他知道是我在上海出谋划策”。打了前所未有的胜仗,周恩来的地位和安全戚都大大增强。莫斯科爱的是成功者,毛紧张了,想到莫斯科也许会栘情於周,尤其是毛还曾反对过莫斯科的战略。一九三三年二月,他病也不养了,从汀州搬回瑞金。莫斯科对他的态度一如既往,告诫毛的同事们“不管怎么说,必须团结毛工作……关於毛泽东,你们必须尽绝大努力对他取容忍和解的态度”。

毛继续出席最高层会议,该他主持的他也主持,绝密消息没有瞒他。但毛知道莫斯科对他的青睐不那么靠得住了,报上在批判他的追随者,他十分孤立。几乎没有什么人来看他。“那时鬼都不上门,”毛说:“我是好比一个菩萨,被放在尿缸裏,沉过几下,臭得很。”

毛果真是失宠了。一九三四年初,他丢了“总理”职位,尽管仍是“主席”。中共在莫斯科批准下把这个位子给了苏联训练的三十四岁的张闻天。作为对毛的补偿,他升任政治局正式委员。但他没能進入中共的核心:书记处(又称常委会)。莫斯科批准的单子上没有他。开中央全会公布任命时,毛拒绝出席,说是病了“生的又是外交病,”博古说,但由毛去了。

毛的知名度依然不减。中共和莫斯科的出版物还是继续宣传他。红区、白区、外部世界都知道这个“毛主席”。但在中共核心,博古把毛比作苏联的名誉主席:“老毛今後只是加里宁(MikhailKalinin)了,哈哈!”
顶部
陪读老爸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535
精华 2
积分 1157
帖子 559
威望 59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10-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1-3 21:24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1)长征前夕:毛泽东差点被扔掉

一九三三年九月,蒋介石调动五十万大军,对中央苏区進行第五次围剿。那年五月,蒋与日本签订了《塘沽停战协定》,默认日本人占领华北大片土地,他得以腾出手来对付红军。这时蒋已在苏区外围修了公路,集结大军,调运粮草。他的军队围住苏区,逐步推進,一次推進几公里,然後停下来修筑碉堡,筑成後再推進。碉堡与碉堡之间机关枪构成封锁火力网。如彭德怀所说:蒋’使我中央苏区逐步缩小,即所谓竭泽而渔”。

红军人数大大少於蒋,武器装备也处於劣势。蒋介石聘请了德国顾问团训练军队,特别采纳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後重整德军的冯,赛克特将军(Hansy。nSeeckt)的建议。面对蒋介石的進攻,中共和莫斯科都决心保卫瑞金。既然蒋有德国人帮助,莫斯科加强了对中共的德国顾问力量。派驻上海的是军事专家斯坦恩(ManfredStern),此人後来在西班牙内战时以克虏伯将军(GeneralKleber)的名字著称世界。李德这时被派往瑞金,作中共的现场指挥。

中共在一大块稻田中给李德修了一所独立的房子,要他没事别出房门。他是个“洋鬼子”,招人注意,当时国民党正在宣传中共受苏联的指挥。中共领导人给李德提供了一位太太。女方条件是“身体健壮”,似乎不如此不足以应付外国人的性欲。朱德夫人康克清说:“当时女同志都不愿意嫁给一个不会说中国话的外国人,所以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对象。”後来找到个“大个子,长得不错,的前童养媳。“当组织上动员她给李德做老婆时,她起先表示坚决不干。过了几天,通知她说:“李德是共产国际派来帮助中国革命的领导干部,给他做老婆,是革命工作的需要,组织已决定你同他结婚。”她勉强服从了这个“组织决定”。婚後,两人关系一直不好。
顶部
陪读老爸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535
精华 2
积分 1157
帖子 559
威望 59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10-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1-3 21:24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在这第二次包办婚姻中,前童养媳生了个男孩。孩子的肤色黑黑的,更接近中国人而不像白种人。毛泽东开玩笑说:“这可无法证实日耳曼民族优越的理论了。”

跟李德最要好的是中共第一号人物博古。他们曾在上海一块儿工作,现在一块儿讲俄文,放松时跟翻译打牌、骑马。管军事的第二号人物周恩来也跟他来往频繁。毛不会说俄文,很少见李德,见面时,李德注意到,他总是“保持著庄严的矜持”。莫斯科使者跟博古、周恩来要好,对毛显然不利。

到一九三四年春天,蒋介石对中央苏区的進逼已经六个月。无论莫斯科的顾问还是中共领导都没有办法对付蒋的碉堡政策和占绝对优势的兵力。大家心裏部明白,根据地的日子已屈指可数。三月二十五日,莫斯科来电说瑞金的前景很不妙,要中共准备撤离。一接到这个电报,博古首先想到的是“扔掉,毛泽东。二十七日,上海电告莫斯科:“瑞金来电说毛长期生病,要求将他送往莫斯科。”毛并没有生病,只是博古等人怕毛在危难之时捣乱,眼下最需要的是团结。

莫斯科四月九日回电“反对毛来”,理由是旅途须经过白区,不安全,“他一定得在苏区治病,不管花多大代价都行。只是在当地实在没办法治而有死亡危险的情况下,我们才同意他来莫斯科。”毛也无意被打发掉,“我的身体很好,哪儿也不去,”他说。但博古又想出个万无一失的法子:把毛留下来扛中央苏区这面大旗。毛身为政府主席,留在苏区等於向外界宣布红色政权依然存在,这是莫斯科无法反对的。
顶部
陪读老爸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535
精华 2
积分 1157
帖子 559
威望 59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10-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1-3 21:25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中共高层谁也不愿意留下。留下很可能是死路一条,不是战死就是被国民党抓去枪毙。毛的么弟泽覃、毛带艺参加中共“一大”的何叔衡以及中共前头号人物瞿秋白,都这样死去。留下而又活下来的人不少充满怨气,陈毅就是其中之一。他是留下守摊子的第二号人物,原因是大腿上受了伤没法走。他曾躺在担架上去见朱德,请求被带上,但没有用。二十多年後他还愤愤不平地说,当时“大家都认为靠著军队不危险,不愿留下”,“而对我则说得漂亮,说:“你是高级干部,本来应该把你抬走,因为你在江西搞了十几年,有影响,有名望,又懂军事。中央走了,不留下你无法向群众交代。””说漂亮话的是周恩来,陈毅显然对这套冠冕堂皇的话嗤之以鼻。

毛泽东知道,留下来即使不丢性命,政治上也等於宣判死刑,因为他将远离中央与红军。随後半年时间裏,毛全力以赴不让博古等人把他丢下。毛的主要办法是守候在撤离的出口。当时首先考虑的突破口是苏区南线。毛立刻来到南线司令部会昌。南线领导人都看出突然光临的毛在他们那裏没什么公干,他满清闲的,早上去爬山,还写了首词:“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他爱拐到当地部队办公室兼住房去,躺在床上跟人聊天,甚至亲自给下面部队修改文件,“有时修改一个花上一、二个小时的时间”。

到了七月,来也突然的毛去也突然,回到瑞金。突破点改变了,不再是南线,而是西边。一支八干人的队伍由那个方向离开红区去探路。毛带上二十多个随从(秘书、医护、厨师、马弁,一班警卫)去了瑞金西边的鄂都。毛的落脚点是当地指挥部,距撤离起点鄂都河渡口一箭之遥,只需过街穿越一个末代的城洞。毛在这个渡河口住了下去,一直住到跟大队人马走。

离开瑞金来邮都前,毛要大弟泽民把他的宝藏,那批两年前从漳州运回来藏在山洞裏的金银财宝,全部交给博古。私藏缴获品,直到最後一分钟,是不小的过失。这不仅完全违背他自己制定的“三大纪律”之一的,一切缴获要归公”还表现出毛头脑裏曾经转过跟党跟莫斯科分手的念头。但毛别无选择。国民党军队打来了,金银财宝埋在山洞裏没用了,还不女口拿出来“买”张“离境票”。此时的中共非常缺钱,一再向莫斯科求援。毛送上一大批财富,可算是雪中送炭。毛又向博古许诺说,带上他走他一定不会捣乱。博古终於同意了。当然博古不同意也不行,毛就“赖在离境口。”
顶部
陪读老爸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535
精华 2
积分 1157
帖子 559
威望 59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10-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1-3 21:26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被认为“政治上动摇,在党内老是犯错误,的中央苏区副主席项英被指定留守。项是中共领导中唯一出身工人阶级的人,他毫无怨言地接受了这个谁也不愿干的事。但他对中央带著毛走非常担忧。项英了解毛。他一九三一年到苏区时正碰上毛大杀AB团,当时就说毛这样做是为了私人权力,他尽力刀下救人。毛因此痛恨项英,曾指使受刑人咬项英是AB团。据周恩来後来对共产国际说:“被捕的人口供说项英属於AB。”苏联当时的驻华大使潘友新(AleksandrPanyushk”n)记载道:毛“想搞掉项英,因此指他是AB。只是由於政治局的千预毛才没能干掉项英”。一九三二年宁都会议时,项英是最坚决要把毛赶出红军指挥部的人之一。毛对项英的仇恨最终导致项英十年後的死亡。

项英向博古强烈建议不要带毛走。李德写道:项厂明显地提及毛泽东在一九三。年左右推行的迫害忠诚的共产党人的恐怖政策。他警告说毛跟党中央对著干的严重性不可小觑。毛一时的节制只是出於策略的考虑,一有机会他就会跳出来把红军和党一把抓在手裏。”李德说,但博古不知为何特别乐观,“他说他跟毛好好地谈了一次,相信毛不会挑起争夺领导权的危机。”

毛这时也确实开始好好表现。七月以前,在南线时,他不断批评中央,叫那裏的部队不要听中央的,按他本人的指示办。当一个干部对毛说他被任命为土地部长时,毛说:“你不要当土地部长,你去当会昌县苏维埃政府主席。”
顶部
陪读老爸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535
精华 2
积分 1157
帖子 559
威望 59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10-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1-3 21:27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一到九月,毛的行为大变。爱跟他一道贬低中共其他领导的林彪来看他,跟林同行的聂荣臻注意到毛完全没有“在暗中搞什么宗派活动”,反而是小心“注意纪律”。

毛在鄂都时,中央正式通知他跟大军走,他便派人接来了妻子贺子珍。孩子不允许带,两岁的儿子小毛就这样留下了。毛再也没有见到这个儿子。

小毛生於一九三二年九月,是他们的第二个孩子。第一个孩子是女儿,一九二九年六月出生在福建龙岩一幢漂亮的房子裏。毛看到女儿时开了个玩笑:“她倒会挑日子,找了一个好地方才出生呢!”一句话把子珍逗乐了。还没满月,子珍得跟毛离开龙岩,把女儿寄养在奶妈家。一走三年,再回来时,听说孩子已经死了。子珍心裏始终半信半疑,共产党掌权後一直寻找这个女儿,一九八四年去世前不久,才断了这个念头。

子珍的第三个孩子早产,生下来三天就死了。小毛是她的命根子,离别时子珍恸哭不已,把孩子托付给留下的妹妹贺怡和妹夫泽覃。小毛最初住在奶妈家。国民党军队占领後,泽罩秘密把他转移走了。泽覃还没来得及告诉妻子就阵亡了。那是一九三五年四月,小毛从此下落不明。

共产党胜利後,早已不是毛泽东夫人的贺子珍,一心要找到小毛。寻找小毛带给她的是新的悲剧。贺怡觉得很对不起姊姊,孩子是托付给她的,她急切想找到。一九四九年十一月,在追寻的过程中,她出车祸死去。後来找到一个男孩,说是小毛。子珍的哥哥叙述这件事说:子珍“跑到南京去看是不是小毛。她主要看两点,一是看这个孩子是否油耳朵,二是看他有没有腋臭,她认为她生的孩子都遗传了毛泽东的这两个生理特点。她看过後,认为这就是她的小毛。”

当时别的女共产党员也在找寻失散的子女,一位红军遗孀已认了这个孩子是她的儿子,中央作结论,把孩子判给了她。子珍的哥哥主见毛,把孩子的照片给毛看,希望毛出面说话。毛婉拒了,说“这事我不好管”,要他按中央说的办。子珍没有同意,继续与孩子来往,後来还张罗他的婚礼。红军遗孀说子珍“抢她的小孩”。为小毛,子珍一生心裏都未能平复。

毛没有跟孩子道别,也没有显露过悲伤。他有悲伤,是为他自己。当时鄂都的红军指挥官龚楚在回忆录裏生动地记下了毛在鄂都的情景。九月上旬的一天,龚楚正在研究地图,忽然特务员跑来报告: “毛主席来了!”我连忙放下地图,跑到大门前,毛泽东带著两个特务员刚在门外下马,我便请他到我的办公室休息。他那时脸色发黄,形容憔悴。我问他:“主席不舒服吗?”他回答道:“是的,近来身体固然不好,精神更坏……,洗过脸,抽著菸,他接著说道:“栽现在来郫都督导苏维埃政府工作。在此将有相当的时间住。”……毛泽东握著我的手,诚恳微笑地说:“我们是井冈山的老同志
了,希望你晚上有空时便来谈谈……”因此,我在晚间有空的时候,便到他家中去。
顶部
陪读老爸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535
精华 2
积分 1157
帖子 559
威望 59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10-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1-3 21:27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龚楚又写道:‘这样的悲剧并不罕见。当时共产党人不仅要准备丢掉孩子,有时党需要资金时还得卖孩子。子珍的朋友曾志一九三一年在厦门做地下工作时,厦门党机关经费困难,就把她刚生的儿子卖了一百块钱,钱花了才告诉她‘半个多世纪後,在讲这个故事时,伤痛显然仍在她的心上:“当然心裏面很难受‘送到那个人家裏去以前,我们两个人[曾志和她的丈夫”把这个孩子抱到中山公园玩儿。那个孩子很好玩儿,四十多天,很能笑,我们给他取个名字叫“铁牛d,是个男孩,很健壮,黑实黑实的,从来不随便哭,拉屎拉尿也不爱拉在身上……後来就把他送主了。送去以後心裏很难受,但我还足克服了。可是我那个孩子送去二十六天就死了。我们那个时候的书记也不敢告诉我。其实我早就知道了,我没说,他也没吭声、我晚上有时很难受,暗暗地流泪,也不好意思公开,有一次看到我好像是在流眼泪,他就想我可能知道了,他向我道歉‘”从旁观察,毛泽东居处,除了我常到外,没有什么人来往。中共的高级干部更没有一个人来过。真是门前冷落车马稀,他的抑郁和凄怆之感,是可想而知的。
顶部
陪读老爸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535
精华 2
积分 1157
帖子 559
威望 59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10-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1-3 21:28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九月间,我收到了十块银元的特别营养费,买了一只大母鸡,两斤猪蹄,先派人送到毛泽东处,作为晚上消夜时的食品。我到晚上九时才去,贺子珍将炖好的母鸡和猪蹄端上,毛泽东很高兴,他的酒量很好,我们痛快地吃了一顿後,便滔滔不绝地长谈起来。……当谈到我过去被处分的事,他说当时并不赞同给予我以处分,但周恩来过於刻薄,才闹成那件不愉快的事。

龚楚还说,毛对其他领导人也“表露著深深不满”。酒後伤感,他喟然长叹道:““现在,可不是我们井冈山老同志的天下了!”说时竟凄然泪下。这时他有点轻微咳嗽,脸部更加瘦削而枯黄,伴著一盏荧荧的豆油灯,神情显得非常颓翠。”红色政权的崩溃、跟儿子的生离死别,都不足以使毛落泪,只有失掉个人权力才有这样的力量。

准备走了,横祸飞来。当时正是发疟疾的季节,鄂部蚊子成群,直直钻進人的鼻孔裏。毛患疟疾病危,发四十一度的高烧,说胡话。他急需复原,马上康复,否则即使不死他也没法随军离开。苏区最好的医

生傅连嶂马不停蹄地从瑞金奔来,衣不解带地照看毛,使毛迅速康复。傅救了毛的命一一也救了毛的政治生命。
顶部
陪读老爸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535
精华 2
积分 1157
帖子 559
威望 59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10-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1-3 21:29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傅在以後几十年中负责中共领导人的医护。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时,七十二岁的傅被打断肋骨打破了头,他给毛写信说:“你在鄢部病危时,我挽救了你生命……希望你现在也能救我一命。”毛是这样在傅连唓信上批示的:“此人非当权派,又无大罪,似应予以保护。”但後来毛听说傅曾对其他领导人谈论过他的健康情况,这是毛的大忌,他也就任由博被投入监狱。入狱十五天,傅死在囚室的水泥地上。

一九三四年傅抢救毛时,红军正在蒋介石军队的紧逼下边打边退,撤离的准备工作也在极端保密状态下進行。这是一场战败後的撤离,但也是战略转移,设法接近苏联控制的地区,接受武器和其他援助。这就是打通苏联”。这一战略已设想多年。早在一九二九年,苏军情报局的首脑伯金就对派驻中国的名牌间谍左尔格说,他的使命是想办法把中国红军弄到苏联边境去。

这个目标极端机密,至今也鲜有人知。七月,一支六干人的队伍被派往相反的福建、浙江方向,作调开敌人的幌子,美其名曰“红军北上抗日先遗队”。中共领导人後来不否认这个名称只是为了宣传,用李德的话说:’没人梦想要去北上抗日·”这支队伍裏有三百多担子,挑著一百六十多万份宣传品,一路行踪被中共自己大加张扬,引来追剿不断。官兵们逐渐意识到他们是不自觉的送给敌人的诱饵,连指挥官也蒙在鼓裏,更想不通的是他们的使命毫无意义:这样小规模的队伍是不可能调开敌人的。几个月他们就全军覆没。

出发前的另一项工作是全盘审查干部,把“不可靠,的、动摇的统统处决。主持这项工作的是周恩来,数干人在他手下命丧黄泉。死者中不少是国民党俘虏,在红军军事学校任教员。刑场设在封闭的山谷裏,行刑人用大刀把头砍掉,然後一脚把尸体踢進事先挖好的大坑裏。有的让将死者自己挖坑,然後活埋。

执行者是国家政治保卫局的人员。他们中有的人自己也成了这个政权的牺牲品。军委的警卫负责人杨世坤是其中之一。在离境前的纷乱中,他溜走了,跑到山裏藏起来。他有个女朋友是当地的农民,当局抓住她,问出了杨世坤的藏身之地。经过激烈交火,这个神枪手把最後一颗子弹留给了自己。

一九三四年十月,在蒋介石大军的逼迫下,中国的第一个红色政权被赶出了它占据的疆土。鄂都河上由一条条船架成浮桥,船上悬挂著马灯,与两岸灯笼火把互相辉映。河岸上挤著给红军送行的士兵家属和组织起来的乡民。重伤员交给了当地的老百姓。靠近城墙的一间街屋裏,一个十二岁的男孩屏住呼吸,眼睛紧紧贴在门缝上,看外面的红军队伍从鹅卵石铺成的路上哗哗急步走向渡口。男孩的父亲曾在这裏经营一间小店,四年前在毛泽东打AB团的高潮中被砍了头。像无数老百姓一样,男孩盼望共产党一去不归。这种心情在六十年後我们见到他时,还看得出来。

十月十八日傍晚六点,病後的毛泽东,瘦削但不失风度,长长的头发向後梳齐,在警卫的簇拥下离开了邮都指挥部,穿过宋代的城洞,跨上浮桥。从这个起点,萌生了二十世纪最著名的一个神话一一长征。
顶部
陪读老爸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535
精华 2
积分 1157
帖子 559
威望 59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10-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1-5 21:25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2)长征之一: 蒋介石放走共产党

一九三四年十月,八万中央红军开始长征。行军分成三翼,林彪的一军团在左翼,彭德怀的三军团在右翼,中间是五千人的中央机关,包括毛和十来个中共领导,以及参谋行政人员、勤杂人员和庞大的警卫部队。

大军缓慢地向正西行進。兵工厂、印刷机、银元财宝,都被成千挑夫挑在肩上。大部分挑夫是刚强徵来的,由国家保卫局看管。行政负责人李维汉透露说:挑最重的担子的成员“多数是从劳改队放出来的,体力差”,“有的挑到半路就不行了”。张闻天夫人刘英回忆道:“秋雨绵绵,地上都是烂泥巴,肩挑背扛,都是重家伙。一个人挑著担子走已经不容易,几个人抬著辎重,要想合上脚步更是困难。”“有些体弱的病号,睡著了就再也醒不过来。更多的人是脚沤烂了,用破布包起来,一踏著地就疼得难忍,不能走路。离开根据地又越来越远,有的挑夫开小差溜了,老实的也流著泪请求让他们回去。”当兵的也不断逃跑,当官的疲惫,顾不上了。

长征队伍得穿过四道碉堡重重的封锁线。然而,奇怪的是,它们竟完全不构成障碍。第一道封锁线由粤军防守。粤军陈济棠是蒋介石的仇敌,曾跟红军作买卖钨的生意,也跟红军谈判好了要给红军让路,所以红军一帆风顺地通过了。蒋介石早知红军跟粤军的交易。十月三日,长征前十多天,蒋对行政院长汪精卫讲到粤军会“网开一面”。蒋的侍从室主任晏道刚建议派忠实於蒋的人去督促粤军,蒋拒绝了,叫他:“你不管。”

十一月初,长征队伍来到第二道封锁线。虽然他们延绵几十公里,行动缓慢,很容易挨打,却没有受到像样的攻击。一翼红军面对粤军,自然相安无事。但另一翼要对付的是湖南军队,指挥官是坚决反共的将军何键,四年前就是他枪杀了毛的前夫人杨开慧。居然,何键也让红军安然通过。

第三道封锁线照样了无战事。蒋介石非但没有责罚何键,反而於十一月十二日任命他为“追剿总司令”,把守第四道封锁线。封锁线设在湖南最大河流湘江的西岸,江上没有桥,红军只能涉水渡河,又没有高射机枪,只能任由国民党飞机轰炸。要消灭红军,这裏再合适不过了。然而,红军於二十七日在长达三十公里的江段上开始过江,过了四天,四天都没有受到骚扰。河对岸的碉堡群形同虚设,何键的军队在附近城裏袖手旁观,蒋石的飞机在头上盘旋,只是侦察不扔炸弹。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在三十日渡河,蒋介石没有阻挠。到十二月一日,四万红军主力都顺利渡过湘江。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10-25 18:43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5613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