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诗歌] 孙洙选的一首诗(兼答罗贤生)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27 18:5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孙洙选的一首诗(兼答罗贤生)

孙洙选的一首诗(兼答罗贤生)  

历史上有两个知名的孙洙。一个是宋朝的孙洙,也是进士,因反对王安石立新法,出知海州。后官至翰林学士,《全宋词》录其词二首。另一个就是清代的孙洙,乾隆十六年进士,告老还乡前曰:“读书最乐,此获我素心矣!”欢然而去,百姓则泣而送行。就是这位孙洙,在继室徐兰英协助下,于乾隆二十九年编辑成《唐诗三百首》,署名“蘅塘退士”。
该书选入75位唐代诗人及2位无名氏的诗作共310首,刻印时又补入了杜甫的《咏怀古迹》3首。孙洙选了王维的29首,几乎占313首的十分之一。
其中一首五言律诗如下:

终南别业

中岁颇好道,○●●●●
晚家南山陲。●○○○○
兴来每独往,●○●●●
胜事空自知。●●○●○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
偶然值林叟,●○●○●
谈笑无还期。○●○○○

这怎么会是五律呢?我从王力先生那里找到了答案。在《汉语诗律学》中,王力先生在谈到古风式律诗时,第一个例子就是举的这首诗,说它是全篇古体的五律。
上午曾和罗贤生先生提到这首诗,这算是对回复的补充吧,至于这首诗究竟好在哪里,我也是读了《唐诗鉴赏辞典》后,才多少懂得了一些。
--------------------------------------------
发帖时间:2006-10-7 15:40:50
[李盈枝 编辑于2006-10-18 4:35:59]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07-12-27 18:51 编辑 ]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27 19:0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五律的雏形——齐梁体二首  

离夜(齐•谢脁)

玉绳隠高树,●○●○●
斜汉耿层台。○●●○○
离堂华烛尽,○○○●●
别幌清琴哀。●●○○○
翻潮尚知恨,○○●○●
客思渺难裁。●●●○○
山川不可尽,○○●●●
况乃故人杯。●●●○○

主人池前鹤(梁•吴均)

本自乘轩者,●●○○●
为君阶下禽。○○○●○
摧藏多好貌,○○○●●
清唳有奇音。○●●○○
稻粱惠既重,●○●●●
华池遇亦深。○○●●○
怀恩未忍去,○○●●●
非无江海心。○○○●○

近体诗的律化过程,是从齐梁时代开始的。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27 19:1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古诗离我们更近  

      古诗不同于唐朝以来的古风,不但同样不受平仄束缚,压韵也“随心所欲”,几乎和当今老百姓编顺口溜一样自由。兹举一首很多人都熟知的《君子行》为例:
  
  君子防未然,(一先)
  不处桃李间。(十五删)
  瓜田不纳履,
  李下不正冠。(十四寒)
  叔嫂不亲授,
  长幼不比肩。(一先)
  劳谦得其柄,
  和光甚独难。(十四寒)
  周公下白屋,
  吐脯不及餐。(十四寒)
  一沐三握发,
  后世称圣贤。(一先)
  
  但这首诗还有值得参考的一点,即它是用的平韵,所以不压韵的出句的最后一字,都是仄声,这样一“蹲”一“起”,就有了节奏感,读着更顺口。
  (其中的“屋”,现在读阴平声,旧读入声。)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27 19:2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新式古风能不能这样写呢?   

      李白生前曾把他的一首诗,冠于全集的卷首。且抛开内容不说,单就其形式,来琢磨一下现代古风可以怎样来写。好在不长,录在下面“分析”一下:
  
  大雅久不作,(仄)
  吾衰竟谁陈。
  王风委蔓草,(仄)
  战国多荆榛。
  龙虎相啖食,(仄)“食”旧读入声。
  兵戈逮狂秦。
  正声何微茫,(平)
  哀怨起骚人。
  扬马激颓波,(平)
  开流荡无垠。
  废兴虽万变,(仄)
  宪章已亦沦。
  自从建安来,(平)
  绮丽不足珍。
  圣代复元古,(仄)
  垂衣贵清真。
  群才属休明,(平)
  乘运共跃鳞。
  文质相炳焕,(仄)
  众星罗秋旻。
  我志在删述,(仄)
  垂辉映千春。
  希圣如有立,(仄)
  绝笔于获麟。
  
  这是一首押平声韵的古风,在12个出句中,有4个是以平声字收尾的。由此我似乎可以断言,在押平声韵的古风中,是允许出句用平声字煞句的。它不象对联,和近体诗中用平韵的作品,其出句最后一字必须是仄声字。看来,其出句是相对自由的。这是其一。
  其二,它所用的12个韵脚,都在后来通行的平水韵的十一真里。
  于是我想,一、要写“新韵古风”,出句的收尾,同样可以混用平仄字。二、可以扩大用韵范围,把十二文里的“文、闻、纹、蚊、云、耘、分、纷、芬、群、裙、君、军、勤、芹、斤、筋、勋、荤、欣”等,和十三元里的“魂、浑、温、孙、门、尊、存、豚、村、盆、奔、坤、昏、婚、痕、根、恩、吞、鲲、臀、喷、垠(此字也在十一真)”等作为同韵来用。那么,这样写出的古风,我认为就是新式古风。
  “新韵古风”这一概念或叫法,是否能成立,有待商榷。但这种诗体是否有存在的理由,那就要看实践和探索的结果了。如果它能为时代接受,能被将来的历史承认,它就有生命力。
  这绝对不是由今天的专家、学者和权威说了算的。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07-12-27 19:22 编辑 ]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27 19:2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为韵脚“松绑”找“根据”

      说起中国历史上的大诗人,陶渊明,无疑是屈原之后,李白、杜甫之前最大的诗人。今天,就请这位“尊神”来为韵脚“松绑”。
  他说:“不敢当,什么神呀仙的,我辞去彭泽令那点芝麻官以后,只不过是个有文化的农民罢了。种豆南山下,高兴唱几句。我又不懂平水韵,自己觉着顺口就行。”说罢,喝了我几盅酒,又回晋朝去了。
  于是,我便翻开他挺有名的一首诗,用平水韵衡量一下,看这位古代的农夫是不是糊弄我。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喧”在上平声十三元)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偏”在下平声一先)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在上平声十五删)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还”在上平声十五删)
  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言”在上平声十三元)
  
  哈哈,这老头果然老实巴交,真的是他自己觉着顺口就行,根本就没考虑历史会给他加“精”、还是“置顶”。这老头挺随和,蛮好玩的。
  以前,我就发过一个帖子,开玩笑说“陶渊明是按普通话读音来写诗的”。他上面这首诗,用普通话读,怎么读怎么压韵。
  
顶部
罗贤生 (罗子贤生、hansen)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市井爱诗人


UID 4480
精华 103
积分 15731
帖子 6990
威望 8693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13
来自 深圳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27 21:30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感谢老爷子悉心教导,我好好体会一下,基本的知识知道一些,我就想究出这样的写法有什么好与不好。为自己将来写诗选一条喜欢的路,不敢说风格,叫语言习惯吧。




随笔南洋心对月,寄情北斗自吟诗。

顶部
梦蝶翁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4402
精华 81
积分 11223
帖子 4493
威望 669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0-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27 22:21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哈哈哈——额滴个神神哥耶(学泛舟语),为此严重鼓掌!
唉,走马那次坛上访我,我说过,我爱的是诗经与屈骚。那其中的原因没有说;其原因之一,就是因为近体诗之前的古风,没有那种由科举制度所统一的严声苛韵。谁能够证明它就不具有音律美呢?严声苛韵,只是音律美的形式之一,但不是唯一的尺度。欣赏它的美声韵,也只是在进入了它的门道后才能够领会;如果脱离了它的门道,那就要另当别论了,而这种脱离恰好是对另一种美声的承认,难道我们脱离了严声苛韵就真的失去了美声世界吗?试想:如果这世界上只有小提琴,钢琴,而没有其它品类的乐器。那么这个耳中的世界是多么乏味呀!但只要你承认了还有其它的乐器,那么演奏它们的指法肯定是不一样的。

[ 本帖最后由 梦蝶翁 于 2007-12-27 22:23 编辑 ]




胡子是假的,脸蛋是借的,心情文字是自己的。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0-16 17:38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3383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