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评论] 复活的蝴蝶--从怀鹰诗《心里有一枚圆月》谈起
本帖已经被作者加入个人空间
杨林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30182
精华 1
积分 820
帖子 382
威望 432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8-8-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1-2 00:1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余光中《月光光》分析之一

有人说《月光光》是在写美丽女子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一种矛盾心理,用月来比喻女子。是不是这样呢?让笔者分析一下。
月光光可以当成一首童谣似的诗,诗人所采用的手法其实也是将童谣的特点揉进诗里。

“月光光,月是冰过的砒霜
月如砒,月如霜
落在谁的伤口上?”

月光光是一首跟月亮有关的歌,放在诗的开头部分,除了让我们知道这是一首歌,也有某种特殊的音乐感。重要不在这首歌,而是诗人对月亮的描述和感觉。
他说:“月是冰过的砒霜”,我们知道砒霜是有毒的,能致人以死。
为什么诗人把月形容成“砒霜”呢?

千古以来,月在诗人墨客眼中,是美和思念的化身。如今被余光中形容成“砒霜”了,这月是有毒的,不能靠近也不能歌咏。
为了加强他的论点,他将“砒霜”拆开来,“月如砒,月如霜”,拆开的作用是强调,其实所说的是同一个物象。
这“冰过的砒霜”,究竟“落在谁的伤口上?”
伤口加“砒霜”,那是一种异常的剧痛,是一种可以毁灭生命的痛。

为何这月的“砒霜”要落在“谁”--不具名的人,可以是泛称,任何人都有机会“中毒”。

这样的描写是赤裸裸的,令人“恐惧”的。但诗人有“深藏”的含义。

[ 本帖最后由 杨林 于 2009-11-2 00:39 编辑 ]
顶部
杨林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30182
精华 1
积分 820
帖子 382
威望 432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8-8-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1-2 00:4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余光中《月光光》分析之二

接着,诗人写下:

“恐月症和恋月狂
迸发的季节,月光光”

恐月症和恋月狂是两种不同的人的姿态,前者对月是害怕的,为何害怕?那可能是对一种爱情的破灭的对应吧。
而恋月狂则是对爱情的狂热的追求。

实际上,月的砒霜是对应这两种人的,是一种远距离的视角。
在这“迸发的季节”里,构成了独特的“中毒”症状。

[ 本帖最后由 杨林 于 2009-11-2 00:50 编辑 ]
顶部
杨林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30182
精华 1
积分 820
帖子 382
威望 432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8-8-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1-2 10:2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余光中《月光光》分析之三

“幽灵的太阳,太阳的幽灵
死星脸上回光的反映”

    在余光中笔下,连太阳都失去了该有的光芒,变成“幽灵的太阳”,幽灵通常用来形容那些死去的灵魂或不明物体,太阳已被幽灵所占据,而且是“死星脸上回光的反映”,这是用来修饰“恐月症和恋月狂”者。

    这些人的心理状态是怪诞的,难以理解的。如:

“祟着猫,祟着海
祟着苍白的美妇人
太阴下,夜是死亡的边境”

    他们崇拜着猫和海,以及“苍白的美妇人”,美妇人不一定是现实中的人,也可能指的是巫婆之类。“太阴”是月亮的别称,“夜是死亡的边境”,夜跟死亡其实没有直接的关系,但人死了之后则意味着从此进入黑夜,而我认为这跟某种宗教的祭拜仪式有关。
顶部
杨林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30182
精华 1
积分 820
帖子 382
威望 432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8-8-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1-2 10:2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余光中《月光光》分析之四

“偷渡梦,偷渡云
现代远,古代近”

    梦和云是不可能被“偷渡”的,这是替代的语言,大约含有“偷偷摸摸”的意喻,这样的一种“偷渡”,对“恐月症和恋月狂”者来说,现代的确离他们太远了,他们的思想和感情会留在古代。

“恐月症和恋月狂
太阳的膺币,铸两面侧像
海在远方怀孕,今夜
黑猫在瓦上诵经”

    “膺币”是仿制的钱币,而且是由“太阳”所仿制的,当然这是“恐月症和恋月狂”者眼中的太阳,这枚膺币的两面,一面是恐月症者,一面是恋月狂者,是一体之两面。“海在远方怀孕”,海能怀孕吗?怀孕是肚子胀起来,那是形容海正在涨潮。“黑猫在瓦上诵经”,猫是不可能诵经的,它潜伏在屋瓦上等待“猎物”,嘴里所发出来的声音被形容比喻为“诵经”声。把这捕捉猎物的残酷行动“慈悲化”,是一种讽刺了。海--怀孕,猫--诵经,都是很怪诞的写法。不过,整首诗其实写的也正是怪诞的人怪诞的行为,那也就不足为怪了。
顶部
杨林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30182
精华 1
积分 820
帖子 382
威望 432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8-8-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1-2 10:2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余光中《月光光》分析之五

“恋月狂和恐月症
苍白的美妇人
大眼睛的脸,贴在窗上”

    这是比较费解的,究竟这“苍白的美妇人”为何物?她的“大眼睛的脸”为何会“贴在窗上”?是诗人的幻觉吗?想来,那是一幅画吧,一幅贴在窗户的画,竟引起诗人的幽思,他的联想力似乎超前了。

“我也忙了一整夜,把月光
掬在掌,注在瓶
分析化学的成份
分析回忆,分析悲伤
恐月症和恋月狂,月光光”

    看来,诗人的心绪也被这幅画影响了,他说:“我也忙了一整夜,把月光/
掬在掌,注在瓶”,诗人忙了一整夜,为的是“把月光掬在掌”,这是可以理解的动作,但他把月光“注入瓶”,就大费周章了。就现实的逻辑来说,月光不可能注入瓶,但想象中的画面是可以的。诗人不仅仅要把月光注入瓶,还要分析它的“化学成份”,你会不会觉得这是一种不近情理的“疯狂”的行为?然而,当你读到“分析回忆,分析悲伤”的句子时,你会恍如一悟:恐月症和恋月狂,是诗人的自况诗人的精神状态啊,那是对一段泯灭了的感情的哀悼似的回忆,那种刻骨铭心的冲击是多么的惨烈!最后都成了“月光光”,成了一首语无伦次的精神自虐的“童谣”。那“苍白的美妇人”的面容,夜夜都来到诗人的梦里,真个是折磨人的“狂症”--中毒至深啊!
顶部
杨林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30182
精华 1
积分 820
帖子 382
威望 432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8-8-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1-2 10:2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余光中的《中元月》

另外,余光中还写过一首《中元月》:

水银的月光浸满我一床
是童年派来寻我的吗?
为了遗失的什麽东西?
我却是怎麽也想不起
只见暧昧的眼光里,一截手臂
是我的吗,沉落在水底
有待考证的一段古迹
清辉如此珍贵,要是就酣岁
岂非辜负了婵娟,犯了雅罪?
猛然我朝外一个翻身
和满月撞了个照面
避也避不及的隐失啊
一下子撞破了几件?
更可惊的,看哪,是月光
竟透我而过,不留影子
我听见童年在外面叫我
树影婆娑,我推窗而应
一阵风将我挟起
飘飘然向着那一镜鬼月
一路吹了过去

[ 本帖最后由 杨林 于 2009-11-2 10:33 编辑 ]
顶部
杨林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30182
精华 1
积分 820
帖子 382
威望 432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8-8-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1-2 10:2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余光中的《中元月》网络点评

《中元月》的开头写:“水银的月光浸满我一床,是童年派来寻我的吗?”好一派温馨静谧之境!但“只见暧昧的幽光里,一截手臂/是我的吗?沉落在水底/有待考证的一段古迹”,月光下的手臂不似“清辉玉臂寒”(杜甫《月夜》,而像古墓里沉睡千年的僵尸,多么阴森可怕!诗人继续说:

  更可惊的,看哪,是月光
  竟透我而过,不留影子
  我听见童年在外面叫我
  树影婆娑,我推窗而应
  一阵风将我挟起
  飘飘然向着那一镜鬼月
  一路吹了过去

  诗人思维反常,意象怪诞,遥承“诗鬼”李贺的“瑰奇幽冷”,原本冰清玉洁的月亮在此却成了阴冷恐怖的鬼魅,这与本诗开头所营造的意境形成了很大的反差。如果说这首诗可能受到了民间“鬼节”习俗的影响,那么《月光光》呢?“月光光,月是冰过的砒霜/月如砒,月如霜/落在谁的伤口上?”月如剧毒“砒霜”,还要落在“伤口上”,死神还会远吗?
顶部
杨林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30182
精华 1
积分 820
帖子 382
威望 432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8-8-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1-2 10:3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余光中生平介绍

    余光中(1928年9月9日-),中国当代作家、诗人,现居台湾。生于中国江苏南京,祖籍福建永春,父亲余超英,母亲孙秀君。台湾国立中山大学光华讲座教授,擅新诗、散文,出版著译凡50种,其中散文有10种,作品列入中国大陆、台湾、香港及设有华文课程的大学、中学的教科书。坊间也有不少余光中作品的评析。母亲为江苏武进人,妻子为常州人,故又以江南人自命。抗日战争时在四川读中学,感情上亦自觉为蜀人。曾自言:“大陆是母亲,台湾是妻子,香港是情人,欧洲是外遇”。亦曾自称自己是“最高义的中国诗人”.年表1928年 出生于中国,江苏,南京。小时居住南京,亦随父母返回永春、武进,并经常来往于杭州。 1937年 对日抗战开始,流亡江苏、安徽沦陷区。 1938年 随母亲逃往上海,居住半年,后经由船只经过香港抵达安南,又经过昆明、贵阳,抵达重庆与父亲相聚。 1940年 进入南京青年会中学,当时校址在四川 1947年 毕业于南京青年会中学(已迁回南京),考取北京大学和金陵大学,因北方动荡,选择金陵大学外文系 1949年 转入厦门大学外文系,七月随父母迁居香港 1950年 移居台湾,考取台湾大学外文系三年级 1952年 台湾大学外文系毕业,以榜首考进联勤陆海空军编译人员训练班,诗集《舟子的悲歌》出版 1953年 入国防部(台湾,中华民国)总连络官室服役,任少尉编译官 1954年 诗集《蓝色的羽毛》出版,与覃子豪、钟鼎文、夏菁、邓禹平共同创立蓝星诗社 1956年 与范我存结婚 1957年 国立台湾师范大学兼课,授英文,《梵高传》《老人和大海》中文翻译本出版,主编《蓝星周刊》 1958年 六月长女珊珊出生,母亲亡,十月赴美国进修,作品受到现代艺术影响 1959年 取得艾奥瓦大学艺术硕士,回国任教师范大学英语系讲师,次女幼珊生,参加现代诗论战 1960年代1960年 诗集《万圣节》翻译诗集《英诗译注》在台湾出版,诗集《钟乳石》在香港出版,主编《中外》画刊之文艺版1961年 英译《New Chinese Poetry》出版,美国驻华大使馆酒会庆祝,胡适致词,罗家伦亦出席。长诗〈天狼星〉刊于《现代文学》引发洛夫的论战,发表〈再见,虚无!〉作品风格渐渐回归中国古典之传统。与林以亮等人合译《美国诗选》在香港出版,与国语派作家展开文白之争(文言文、白话文),同年去菲律宾讲学,并在东海大学、东吴大学、淡江大学兼职,三女佩珊出生1962年 参加菲律宾亚洲作家会议,〈书袋〉中译本连载于《联合报》副刊1963年 散文集《左手的缪思》、评论集《掌上雨》出版,〈缪思在地中海〉中文翻译连载《联合报》副刊19年 诗集《莲的联想》出版,举办纪念莎士比亚诞生四百周年现代诗朗诵会于耕莘文教院,应美国国务院邀请,至美国讲学一年1965年 散文集《消遥游》出版,西密西根州立大学英文系副教授,四女儿季珊出生1966年 回台湾任师大副教授,国立台湾大学、国立政治大学、淡江大学兼课,当选当年十大杰出青年1967年 诗集《五陵少年》出版1968年 散文集《望乡的牧神》在台湾、香港出版,《英美现代诗选》中文翻译本两册出版,主编“蓝星丛书”五种,“近代文学译丛”十种1969年 《敲打乐》《在冷战的年代》《天国的夜市》出版,主编《现代文学》月刊,出席香港中文大学翻译研讨会宣读论文,并且在崇基学院和浸信会书院演说,应美国教育部之聘,第三次赴美国,去科罗拉多州,任州教育厅外国课程顾问和寺钟学院客座教授1970年代1970年 中文翻译《巴托比》英文翻译《满田的铁丝网》1971年 英译《满田的铁丝网》和德译《莲的联想》分别在台湾和西德出版,回国主持寺钟学院留华中心以及台湾的中国电视公司“世界之窗”,任师范大学教授介绍摇滚乐,并且在台湾大学、政治大学兼课1972年 散文集《焚鹤人》和中译本《录事巴托比》出版,获得澳大利亚政府文化奖金,夏天访问澳大利亚两个月,十一月应世界中文报业协会邀请,至香港演说,任政治大学西语系系主任1974年 诗集《白玉苦瓜》散文集《听听那冷雨》出版,主编《中外文学》诗专号,主持复兴文艺营,任教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系教授1975年 《余光中散文选》在香港出版,任“青年文学奖”评判,开始在《今日世界》写每月专栏,六月回国参加“民谣演唱会”,杨弦谱曲的《中国现代民歌集》唱片出版,七月出席第二届国际比较文学会议,八月出席香港中英翻译会议,兼任中文大学联合书院中文系系主任,任香港学校朗诵节评判。


图片附件: [余光中] yuguang.jpg (2009-11-2 10:31, 33.22 K)

顶部
杨林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30182
精华 1
积分 820
帖子 382
威望 432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8-8-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1-2 22:4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228 杨林 的帖子

丛卉的散文《中秋小语》则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写中秋,我们先看看她是怎么写的:
《中秋小语》--丛卉

    中秋又至,秋风仍应吹送故乡街路,温度,已需要穿毛衣了吧。

    而我,却在南洋。

    暖暖的空气里,终于透出微凉,早晨的电台告诉我:今天的气温将在25-32度之间。

    窗外的天有点灰。一点抑郁的清寂。好像会下雨的样子。

    思亲。

    电话那边竟然是空荡荡的盲音。想来家人都出去了。怅然若失着,有点酸楚。

    月到中秋分外明。明的是月光,更是亲情际遇。旧时月色,曾那么真实的映照过一家人的圆满。几块简单朴素的月饼,几盘带着水珠的水果,就在那熟悉得陈旧的圆桌上友善相陪。甚至,还能记起爸爸的口琴声,妈妈在旁的唱和:“十五的月亮,照在家乡照在边关。宁静的夜晚,你也思念我也思念……”“夜蒙蒙,望星空。我在寻找那颗星,那颗星。它是那么灿烂,它是那么晶莹……”还能记得自己的快乐在故乡家中散落的声音。忽然极度想念那张咖啡格子的旧沙发,想念那台22寸的日立电视。包括那副洗得褪了色的蓝底白玉兰的窗帘……然而,当年那个十几岁单纯喜悦的女生,已在年年相似的月色中,沧桑了面庞。生活,当然还有美好,感动的细节,心,却不觉间蒙上记忆的沙尘,不可擦拭,一拭成泪,不可放声的疼着,隐隐作痛。

    生命总是峰回路转,我行我素。它从不询问我们要什么,也不预告它将拿走什么。它可能给我们大悲大喜,也可能给我们平淡如水。它用岁月教会我们珍惜,提示我们别再错过。而面对那些已经成为遗憾的,它会收起所有表情,让我们了悟--追问,已然毫无意义。不如,重复这样的句子--

    “明天是另一天,无论今天发生过什么。”

    等不及海上生明月,我的心已开始天涯共此时 。回忆虽有苦涩,而我依然会让自己尽量笑得真心。算算有过的,抱抱失去的,我想自己已经可以无翼飞翔。

    后记:如果一块月饼上印有:“李白”。你将作何想?

    分享李白的心情,在城里的月光把灵犀照亮的中秋之夜。


[ 本帖最后由 杨林 于 2009-11-2 22:50 编辑 ]
顶部
杨林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30182
精华 1
积分 820
帖子 382
威望 432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8-8-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1-2 22:5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229 杨林 的帖子

作者回想起家乡,此刻该是需要穿毛衣的时候,但她却在南方,由于天气微凉,使她忽然地有了“思亲”的情怀。打电话回去,却无人接听,怅然失落。跟着,作者的“诗兴”大发:“旧时月色,曾那么真实的映照过一家人的圆满。几块简单朴素的月饼,几盘带着水珠的水果,就在那熟悉得陈旧的圆桌上友善相陪。甚至,还能记起爸爸的口琴声,妈妈在旁的唱和:“十五的月亮,照在家乡照在边关。宁静的夜晚,你也思念我也思念……”“夜蒙蒙,望星空。我在寻找那颗星,那颗星。它是那么灿烂,它是那么晶莹……”还能记得自己的快乐在故乡家中散落的声音。忽然极度想念那张咖啡格子的旧沙发,想念那台22寸的日立电视。包括那副洗得褪了色的蓝底白玉兰的窗帘……然而,当年那个十几岁单纯喜悦的女生,已在年年相似的月色中,沧桑了面庞。生活,当然还有美好,感动的细节,心,却不觉间蒙上记忆的沙尘,不可擦拭,一拭成泪,不可放声的疼着,隐隐作痛。”

    这一大段的描写,用了很生活化的景物,衬托出一家人团聚在一起的欢乐,把节日的气氛写得既热闹又富有人情味。而且写得很有层次,可见作者掌握文字的功力。
顶部
杨林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30182
精华 1
积分 820
帖子 382
威望 432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8-8-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1-5 20:0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230 杨林 的帖子

冬木的散文《不是中秋月》则是一种无奈的感慨:

《不是中秋月》

    夜里,房间仍然留着白天日晒的热气。从室内的窗口望出去,四周围的植物,似乎也被这股热气压得低下了腰。瞧它们无精打采的样子,我心里好索然,只好转移目标,游目四顾,偶一抬头,瞥见高空的明月,浸在柔婉的黄晕里,深浅不一,亲密的圈出梦样的情调。看着、看着,我竟傻愕的发了呆。

    一年流逝,又是一年,月圆月缺,总是连绵不断,而快乐与忧伤是循环不止。其实也用不着在中秋赏月,月也是圆的,也是足以教诗人吟咏或让人幻想月中嫦娥,翩翩起舞的美姿。读过李白的诗,一句“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一颗被热气迫得无情绪的心,忽然像安上快乐的羽翼,想象那孤高孤绝的名士胸怀,悠然和月相对,原本的烦躁与无奈,顿时窜得无影无踪。“啊!如果每天都有此片刻与月相对,再多的艰辛也会有抚平的机会。”我想。

    今夕有月,我且望月,或许我是为了可以毫无顾忌的和月亮对语吧!虽无美酒或良朋同在,也无熙风或歌声相伴,但是不管明日月儿是否上树梢,我仍会捉紧此刻。所以说,不是八月中秋,照样可以赏月!
顶部
丛卉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556
精华 16
积分 4330
帖子 2012
威望 2307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8-1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1-5 22:5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230 杨林 的帖子

过誉之词,不禁汗颜。

发觉自己在文字中,更多的是仿佛漫不经心的流露。

有时在想,是否需要     认真一下。

愿不吝赐教。
顶部
杨林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30182
精华 1
积分 820
帖子 382
威望 432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8-8-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2-23 23:4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232 丛卉 的帖子

发觉自己在文字中,更多的是仿佛漫不经心的流露。

漫不经心也是一种风格,这是您的风格,无所谓好不好,能形成自己的风格是不容易的。
顶部
杨林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30182
精华 1
积分 820
帖子 382
威望 432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8-8-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2-23 23:4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夜雪的《月下》

月下--夜雪

        坐在沙滩上,夜已深沉。

        这是中秋之夜,本想到邻国的奎笼赏月,临时改变主意,独个儿溜到海滩来。奎笼的中秋夜是热闹的,挤满各种各样的笑声、说话声,也许还有琴音和歌声。这是一个不寂寞的世界,寂寞的是我的心。我不太习惯这样的场合,虽然知道朋友们是为着寻找快乐而来,我不是那种爱凑热闹的女孩。

        穿着薄薄的背衫,短裤,两手提着胶鞋,赤足走在犹有一丝热气的沙上,脚板有一种伏贴的感觉,多久没这样走着了?城市生活让我们远离了大自然,海浪的音韵似乎已成为陌生的梦,更别说赤足走在沙上。没有几个弄潮儿,白天这里也许是人头涌动,大人小孩在沙上追逐,在海里浮泛。夜静了,人也星散了。中秋之夜,多数人选择到城里去看彩灯,吃月饼,猜灯谜。这里不会有节日的气氛,只是一泓静静的海。我喜欢的,这那种与天地同在的感觉,在别人眼中,我比石头更不近人情,这倒好,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她们并不了解我,只着重我的外表,我可以穿得很老土,扎一条摇来摆去的马尾,屐着日本拖鞋叭哒叭哒走着,搭地铁,虽知道车厢里燃烧着一对对贪婪的眼睛,我都不在乎。我也可以穿着露背装,高跟鞋,戴一顶美国西部电影的牛仔英雄所戴的帽子,颈上圈着一条围巾招摇过市,一路走一路哼着调调。这叫随心所欲吧,我是个不受任何约束的人。然而,没有朋友赞赏,她们认为女孩该如何如何,怎样怎样,对不起,我不是木偶或洋娃娃,我按照自己的生活方式生活着,我就是我,我不可能变成她。

        就像今夜,是个多么难得多么美好的夜晚,我无法跟人分享。

        璨亮的月儿,多么引人遐思。月光照在逐渐涨潮的海面上,多么平静金黄的海。忽然想起张九龄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的名句,一股浓浓的诗情在心里漾开来了。我想,天下有多少人能“共此时”呢?肯定广寒宫里的嫦娥姐姐会摇头呢。她是寂寞的,当地上那么多人仰望着她时,她会解开心里的郁结,抱着玉兔起舞吗?嫦娥如果知道会有今天这样凄清的岁月,会后悔偷吃灵药吗?哦!不,不该这样问,那已是铁铸的事实,任谁都无法改变,即使历史重写也应如是。她在广寒宫里度过悠悠的岁月,今后还得继续这样无天无涯无海无角的日子。我们能像她这样抵受寂寞的折腾吗?草枯草荣花开花谢日落月升,岁岁如是啊,还好有这只可爱的玉兔陪伴,可玉兔也够可怜的,在寂寞的月球里,她也没有同类来相伴,夜夜与嫦娥“共此时”,它厌烦吗?还有,还有那个吴刚,不断的砍桂花树,砍了又长,砍了又生,那“笃笃笃”的砍木声,岂不也是一首寂寞无比的歌?

        原来,真正寂寞的不在人间,在天上啊。

    坐在沙滩上,无所事事地仰首望天,这是许多人品尝不到的美境。心虽落寞,却平静,晶亮的月光不仅照在海面上,也照在我的心里。我是月下等人的人,究竟在等谁?我也不知道。也许,在等千里之外另一个同样坐在沙滩上赏月或写诗的人吧。
顶部
杨林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30182
精华 1
积分 820
帖子 382
威望 432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8-8-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2-23 23:5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234 杨林 的帖子

夜雪的散文有一定的水平,写来似乎很散漫,但内部的结构却很严谨。文字带有一丝飘逸的感觉。
也许个性使然,她偏爱孤独,寂寞的心灵让她保有一丝比较自然自在的秉性,因而在文字的表现上就有了不同的层次。
顶部
杨林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30182
精华 1
积分 820
帖子 382
威望 432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8-8-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2-28 23:1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照进天窗的月光》--唐林(马来西亚)

    《照进天窗的月光》--唐林(马来西亚)

照进天窗的月光
柔柔的
仿佛百里外的故乡
蟋蟀们尽情歌唱
习习的风
吹送草丛绿绿的芬芳
谁说这些是童年底梦?
一幢幢疏落的茅屋
堆垒成一幅画的核心
衬着郁郁的胶林
啊,依稀依稀
是母亲的笑和泪
在山间、水湄
白云、蓝天

原载1983年6月2日星洲日报副刊《文艺春秋》
顶部
杨林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30182
精华 1
积分 820
帖子 382
威望 432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8-8-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2-28 23:1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作者简介:唐林,原名唐平裕,出版过包括诗集、报告文学、散文、杂文等共10余部。
顶部
杨林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30182
精华 1
积分 820
帖子 382
威望 432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8-8-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2-28 23:2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作者不是在写月或月光,而是借月光表达对“百里外的故乡”的思念。故乡之所以令作者眷念,是因为那儿有尽情歌唱的蟋蟀,有“习习的风/吹送草丛绿绿的芬芳”,这些原本是属于“童年底梦”的,但随着年岁渐长,纯真的童趣一去不复返了,它再也不是童年欢乐时光的景致,代之而起的,是“一幢幢疏落的茅屋/堆垒成一幅画的核心”。这是幅什么样的画呢?只见“郁郁的胶林”,那里头渗透着“母亲的笑和泪”,不仅仅在胶林,也遍布“山间、水湄/白云、蓝天”。
顶部
杨林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30182
精华 1
积分 820
帖子 382
威望 432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8-8-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2-28 23:2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诗有一种淡淡的惆怅,但感人的力度显然是较弱的,诗也写得较平面。本来,像这样的题材可以很好的发挥,那疏落的茅屋,那郁郁的胶林,都是一幅落寞的景象,可以进行渲染的细节,可惜被作者忽略了;犹如蜻蜓点水,激不起涟漪。诗味也比较淡,营造不出那种“乡土”的味道,这是颇为可惜的。
顶部
杨林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30182
精华 1
积分 820
帖子 382
威望 432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8-8-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2-29 09:5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中秋留言--中南半岛

中秋留言--中南半岛

万里海天
家乡总是很遥远
远得不敢去想
就好像又是一个周末
却不肯和故乡的母亲
道一声早安
问一声越洋的平安

我现在亚洲陆地的最南端
您想象不到的一个小渔村
一个安详宁静的小小所在

风从海上来
这一天正值中秋
于是你固执地想
这风当是从北方故乡吹来
吹得人心头微有凉意
凉意中才有想家的温暖

海上未见明月
岸边眺望已久
草草收起漫漶踉跄的思念
断了线,沉没在南中国海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7-9 18:31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1583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