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有利的婚事》说些什么?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12-16 23:51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有利的婚事》说些什么?

《有利的婚事》说些什么?

        《有利的婚事》反映的是一桩发生在1959年之前两三年的事。全文的焦点有四:一是陈林两家为婚事而进行的谈判。二是婚俗的细节。三是米高神父的出现和离开。四是新加坡的自治。

        说它是历史小说,是因为小说里有年份,牵涉到当时的政局;说它非历史小说,是因为历史因素在小说里只是陪衬,小说并非围绕着历史事件来写,而是一件极其普通的人生大事。

        有人以为,写历史必须写大事件,写轰轰烈烈的社会运动,写有血有肉的人物。固然,这些都是历史小说的必备条件。然而,历史并不是只有这些,每一个人,每一件事都可以说是属于历史的,既是整个时代的,又是很个人的。《有利的婚事》只不过借用了当时的历史背景,让我们在脑海里有个较清晰的印象;至于有利的婚事跟新加坡自治有什么必然的关系呢?我看那只是巧合吧了,只不过被作者巧妙地利用来作一番隐喻。

        时局的变化,对榴梿村的村民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影响,最多是提供村民茶余饭后的话题和进行赌博的活动。基本上,这些村民对时局是不关心不参予的,他们关心的是赌博的输赢,以及陈林两家的婚事。毕竟,陈林两家在村里算是“门当户对”,有头脸的人物。他们的婚事肯定是村里的头条新闻,虽然他们也在议论“看来新加坡要独立了,英国人要走了”之类,但议论的结果是下赌注,赌英国人在一个月内宣布离开,后来又开了个盘口:一赌陈林两家结不成婚,一又赌英国人要走了。

        我们所看到的榴梿村,似乎与整个时代有所隔绝,不要忘记,1959年前后,整个新加坡的时局仍在极度的动荡之中,无论是市区的民众,还是乡村民众,基本上都跟整个时局紧密结合。榴梿村的实况,是偏离了正常的轨道,就这点来说,小说的时代历史背景确实比较薄弱,把它当成一件孤立的事件来看,又似乎与整个时代的节奏格格不入。

        当然,小说不是写这场轰轰烈烈的历史事件,它只是截取生活中的一件小事,不过对陈林两家来说却是终身大事,是另辟途径的写法,有令人耳目一新的感觉。与小说有关的人物除了陈林两家人之外,便是一个不可或缺的米高神父和一个充当翻译的沙穆根。小说并不复杂,是以陈林两家的交涉,谈判为纬,以米高神父的穿插其间为经,勾勒出当时的一些民俗活动,虽然不是典型的人物,却也有一定的概括性。陈林两家虽是“门当户对”,但令人费解的是陈素芬和林有利之间的感情,显得比较牵强,从外貌到学识,两人都不搭配,为什么会在一起?肯定是某些戏剧因素促成。这当中,又夹杂了宗教因素,如果没有这个宗教因素,米高神父就派不上用场,整个故事的内容就显得更加薄弱了。米高神父是某间教会学校的校长,他的身份、地位,以及他在小说中所扮演的角色,是不是有所隐喻呢?或象征呢?是不是代表英国人在本地的势力、作风?为什么一定要由米高神父来“摆平”这个棘手的宗教结?就因为素芬是教徒,所以必须由神父来解决并最后主持婚礼?

        根据小说的描述,米高神父不仅是个温文尔雅的人,而且有亲和力,跟村民的关系很融洽。他没有架子,还学会了方言,语言的优势加上特殊的身份,使他在村民眼中的地位是崇高的,相比之下,陈林两家显得愚笨矮化了。小说对米高神父的描述是闪烁其词的,除了正面的描写,如身高一米九,谈话彬彬有礼,对华人的礼俗也头头是道等。但有些地方就另藏玄机,如当素芬和有利去找他商量婚事时,他说:“我明天得到联邦去,过3周才回来。”为了什么事到联邦去?等他回来时,“新加坡已换了一个林有福的华人当首席部长”,怎么会那么巧合呢?难道米高神父早已“神机妙算”,知道林有福要上台?要不他何必跑到联邦去?那么他的真正身份是什么呢?看来是作者利用他来搭桥,主要目的是告诉读者:现在的政府已改朝换代了,时代不同了,但说服力还是不够的。

        另外,当榴梿村的村民听到林有福成为首席部长,竟然“有人以为头家林的那个也叫林有福的大儿子当了大官,纷纷来祝贺他,才发现摆了大乌龙”,这一段是可以删掉的,1959年的新加坡人,不管是不是榴梿村的人,还不至于愚昧到这种程度吧?这是一个赘笔,原来想轻松的,却让人觉得那是一根很不协调的刺。

        米高神父在1965年离开新加坡,这跟英国人撤退的时间不谋而合,这个人物的历史色彩,是让人思考的。可以说,米高神父才是小说中的主角,但他那些文绉绉掉书袋的语言,人工痕迹太深,似乎是背书而来,这跟他的身份不太融洽。

        小说中的焦点不是婚事,而是宗教冲突。如果不是宗教冲突,这场戏肯定演不下去,可以说宗教冲突是整部戏的戏肉,可惜被作者轻描淡写的带过,无法更深入更集中的把人物之间的矛盾和冲突写出来,削弱了小说的情节和塑造人物的形象。

        小说用平淡,恢趣的语言来写,在整个叙述或故事的进行中,显得得心应手,全文围绕着陈林两家的婚事来进行,令人读出当时笼罩在榴梿村上空的生活气息。但小说不是写得很成熟,对人物的刻划还不够深入,整个写法是比较传统,平铺直叙,少有曲折,故而人物的精神面貌还是比较平面的。但令人激赏的是,小说是用了某些隐喻的手法,把英国人的撤退,林有福上台等有关的社会背景写出来,而且不留痕迹,让我们通过小说的描述,勾起对那个时代的某些回忆。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2-16 02:37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1839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