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是“日本占领时期死难人民纪念碑”还是“和平纪念碑”?
wengkinchan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59
精华 4
积分 133255
帖子 65646
威望 6641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16 08:34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是“日本占领时期死难人民纪念碑”还是“和平纪念碑”?

日治时期死难人民悼念祭礼昨天举行,一共有约1500人出席。
  
由中华总商会主办的悼念祭礼,每年2月15日都在美芝路的日本占领时期死难人民纪
念碑前举行,今年已是第42届。
  
联合晚报报道,出席的人士,包括死难者家属、中华总商会董事、各国驻新加坡外
交使节、各宗教团体代表、社团代表、1000多个学生代表,以及武装部队退役军人
同盟和国家学生军团的代表。

可是昨晚的新传媒8频道10点新闻在报导时却报:“美芝路和平纪念碑”。

日本占领时期死难人民纪念碑于1967年2月15日上午10时30分,在我国当时的总理李
光耀先生的主持下宣布落成揭幕。

在上个星期一联合早报的”与团共聚“版,由新加坡中华总商会分布的举行第42届
祭礼新闻,仍称”美芝路日本占领时期死难人民纪念碑“。

在新加坡2008年的街道指南,把公园称为"War Memorial Park 战争纪念公园“,把
纪念碑称为”Civilian War Memorial 平民战争纪念碑“。基本上还没有改名为
美芝路和平纪念碑”。

在伊丽莎白道附近的滨海公园则有一座”Cenotaph和平纪念碑“,是为纪念第一次
世界大战时欧洲军人,由英国殖民地建造。

那么到底是“日本占领时期死难人民纪念碑”正确,还是“和平纪念碑”正确?

官方在几时改名为“和平纪念碑”的?

到底新加坡本土有几座“和平纪念碑”?
顶部
内山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9
精华 47
积分 21758
帖子 10506
威望 1115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0-1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16 10:33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这显然是电视台的人.....不负责!! 随意按上个他们认为"合理"的名字......




顶部
内山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9
精华 47
积分 21758
帖子 10506
威望 1115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0-1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16 10:35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日本占领时期死难人民纪念碑

我觉得这个名字, 非常明确地反映了立碑者的用意......., 任何对这个名字的篡改....都是对立碑者的亵渎.....和对"日本占领时期死难人民"的不敬.....!




顶部
钟瑞仁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31044
精华 1
积分 1141
帖子 489
威望 64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8-9-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16 11:57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新传媒还真能出新花样。是为了播报新闻方便吗?
顶部
吾国吾民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6163
精华 1
积分 380
帖子 176
威望 200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07-11-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16 12:54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比较哈日,哈了! 符合向前看忘记过去的“新”论调。

再过几年就成了[新日友好纪念碑]或[华日友好纪念碑]了。

不知道这些“工作者”置死难者家属的感受于何地?




平生何所忧,此世随缘过。

顶部
wengkinchan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59
精华 4
积分 133255
帖子 65646
威望 6641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16 13:56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从各个迹象来看, 政府当局是有改变"日本占领时期死难人民纪念碑"名称的可能.

例如今天的联合早报报道,也只是说:

"上午9时30分,号角声徐徐鸣起,吹奏号角的军人缓步操到纪念碑前"; 和 "总商会在美芝路的纪念碑建成后,从1967年开始,在每年的2月15日在那里举行悼念仪式".

显然记者已经接到指示, 不能写"日本占领时期死难人民纪念碑".

而美芝路的日本占领时期死难人民纪念碑, 是在去年和今年世界第一方程式汽车赛场, 可能当局怕得罪日本的赞助商, 因此计划把名字改成“美芝路和平纪念碑”。
顶部
吾国吾民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6163
精华 1
积分 380
帖子 176
威望 200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07-11-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16 14:27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其实报道应当尊重主祭单位的文告,中华总商会文告如下:

悼念日本占领时期死难人民第42届祭礼
本会将于2009年2月15日(星期日)在美芝路日本占领时期死难人民纪念碑前举行第42届祭礼。祭礼详情如下:

日期: 2009年2月15日(星期日)
时间: 上午9时30分至10时
(来宾于上午9时15分就座)
地点: 美芝路日本占领时期死难人民纪念碑
祭礼主宾: 新闻、通讯及艺术部长李文献医生
服装: 深色大衣或衬衫领带


本会希望借着这个悼念仪式让我国年轻一代的人民牢记日治时期的悲惨日子,同时让人民了解自由与和平的可贵以及全民防卫的重要性。这项活动已被纳入成为“全民防卫日”的重点项目之一。

新加坡民防部队将在祭礼进行前,于现场鸣放“警报解除”声响,加深祭礼的庄严性。

届时本会董事、各国驻新外交使节、宗教团体、各族商会社团、退役军人、死难者家属和学校师生等代表也会出席这项有意义的活动。

若您能出席,敬请于2009年1月30日前登记。谢谢。




如果可以这样移花接木也可以,依理以后“结婚”全可以报道成“合法性交纪念会”了

如果真的觉得这个碑碍事干脆拆了算了,没必要树一个碑还琵琶半抱半遮脸,反正这地点是黄金地点商业价值比较大。




平生何所忧,此世随缘过。

顶部
文达辛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26782
精华 1
积分 537
帖子 263
威望 274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8-6-3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16 14:39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我上网去Google了一下,发现有两个中国旅游网站把Civilian War Memorial翻译成和平纪念碑,看来还是大陆方面引起的。

  

[ 本帖最后由 文达辛 于 2009-2-16 15:59 编辑 ]
顶部
写字台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32950
精华 0
积分 193
帖子 93
威望 100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08-10-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16 15:08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文达辛 于 2009-2-16 14:39 发表
我上网去Google了一下,发现有两个中国旅游网站把Cilivan War Memorial 翻译成和平纪念碑,看来还是大陆方面引起的。
....

笑!这种事也搞“出口转内销”。
顶部
淡宾尼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6957
精华 10
积分 4645
帖子 1873
威望 2756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8-3-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16 16:29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吾国吾民 于 2009-2-16 14:27 发表
其实报道应当尊重主祭单位的文告,中华总商会文告如下:

悼念日本占领时期死难人民第42届祭礼
本会将于2009年2月15日(星期日)在美芝路日本占领时期死难人民纪念碑前举行第42届祭礼。祭礼详情如下:
...

是的。您说的非常对。新闻报道应该尊重主祭单位的文告。
顶部
韩山元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436
精华 361
积分 33674
帖子 14491
威望 1902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5-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16 16:4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不要过度猜测

对于新传媒8频道擅自改死难人民纪念碑的名称的做法,各位网友的批评与指责我完全赞成。不过,有些网友问报社是否接到指示要避免提死难人民纪念碑,就我所知,没有这回事,那位网友说得那么肯定,不知他从哪里得来的讯息?

我们绝对不能忘记那段惨痛的历史!绝对不能忘记当年日军的罪行!

[ 本帖最后由 韩山元 于 2009-2-16 16:53 编辑 ]
顶部
村夫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一介村夫


UID 312
精华 136
积分 28403
帖子 12915
威望 15339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16
来自 郑州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16 16:5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昨晚偶然看了电视的报道,似乎没有提到抗日的英雄。
假如不提的话,有点令人心寒。




啥都丢啦,除了人。

顶部
wengkinchan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59
精华 4
积分 133255
帖子 65646
威望 6641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16 20:18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回复 #11 韩山元 的帖子



QUOTE:
有些网友问报社是否接到指示要避免提死难人民纪念碑,就我所知,没有这回事,那
位网友说得那么肯定,不知他从哪里得来的讯息?

本人非报业中人。

不过从早报和晚报的新闻报导中,没有记者的署名,相信是由新记者执笔。而《联
合早报网》编辑黄爱莲没有仔细的审查新闻稿,以及新传媒8频道的错误引述,这就
让人把许多不利于过去<<日本占领时期死难人民纪念碑>>的报导联想起来,这是
产生许多假想的原因。

不过, 令人感到欣慰的是,我们的网友还是很关心过去的这一段历史。
顶部
出红小兵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35309
精华 4
积分 1297
帖子 517
威望 622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8-11-10
来自 axaonanyfi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17 10:56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请教,日本占领时期,新加坡死难了多少人民?
顶部
钟瑞仁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31044
精华 1
积分 1141
帖子 489
威望 64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8-9-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18 11:11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文达辛 于 2009-2-16 14:39 发表
我上网去Google了一下,发现有两个中国旅游网站把Civilian War Memorial翻译成和平纪念碑,看来还是大陆方面引起的。

很难说。这些网站可能是引用的新加坡的说法。
顶部
钟瑞仁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31044
精华 1
积分 1141
帖子 489
威望 64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8-9-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18 11:13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淡宾尼 于 2009-2-16 16:29 发表


是的。您说的非常对。新闻报道应该尊重主祭单位的文告。

媒体理应使用正式名称,尊重主祭单位的文告。
顶部
钟瑞仁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31044
精华 1
积分 1141
帖子 489
威望 64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8-9-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18 11:15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出红小兵 于 2009-2-17 10:56 发表
请教,日本占领时期,新加坡死难了多少人民?

没有官方的正式数据。各方的数据相差很大。
顶部
五层平阳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2637
精华 25
积分 1977
帖子 773
威望 1182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1-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18 16:0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新加坡大屠杀

日本占领新加坡时期,进行过大屠杀,主要针对的是华人。有多少华人惨遭杀害?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新加坡法庭的判决书上是5000人,但新加坡华人方面主张的的数字是10万人!

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差异?新加坡法庭是英国人的法庭,死了多少华人也与他们没有关系,他们关心的只是战争期间日本军队对于英国人和澳大利亚人的战争罪行,至于几万名华人的生命根本不在他们心上。这个五千人的数字出于当时的“昭南市”(日军占领新加坡以后立即在2月17日将其改名为“昭南市”)警备司令官河村参郎的自供,没有人做过任何调查。

日本军队在上次大战中犯下的一次10万人以上的大屠杀罪行有三次:南京大屠杀,新加坡大屠杀和菲律宾大屠杀。这三次大屠杀中唯有新加坡大屠杀是在十分清晰的命令和指挥下进行的。有发令者,指挥者和执行者,有铁一般的证据。

发令者是第25军司令官山下奉文中将,指挥者是第25军参谋长铃木宗作中将,执行者是第九旅团团长河村参郎少将。
顶部
五层平阳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2637
精华 25
积分 1977
帖子 773
威望 1182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1-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18 16:3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惨绝人寰的“检证”大屠杀 [作者:文锋]

新加坡验证大屠杀,是太平洋战争中规模最大的屠杀事件,它与菲律宾大屠杀和南京大屠杀一起,共同被列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日军屠杀平民的三大惨案。战后,每年的2月15日,即日军占领新加坡的那一天,成千上万的新加坡人都会来到纪念碑公园,焚香烧烛,祭奠亡灵。

    为掠夺东南亚丰富的资源和建立所谓“大东亚共荣圈”的殖民统治,日本帝国主义在1941年12月8日,偷袭珍珠港后的第二天,派遣以寺内寿一大将为司令的“南方军”,按既定的侵略计划,向泰国、马来亚、菲律宾、关岛、威克岛、吉尔伯特群岛以及香港发动了进攻。南方军下属的日军第25军在山下奉文中将的指挥下,于1942年1月7日攻占马来亚首府吉隆坡后,继续南下进攻新加坡。2月15日,无能的马来亚英军司令珀西瓦尔中将,在山下奉文的恫吓胁逼之下签署了投降书。约8万名英军(包括澳大利亚军、印度军、马来义勇军)放下武器,成了约2万极度疲惫、弹药极为匮乏的日军的俘虏,闻名世界的军事要塞“狮子城”新加坡就此沦陷。

罪恶的策划

    占领新加坡后,山下奉文当即把全岛分为东部,中部、西部和市内4个占领区。东部由西村琢磨中将的近卫师团管辖,中部由松井太久郎中将的第5师团管辖,西部由牟田口廉也中将的第18师团管辖,市区则由市川少佐和宫本少佐率领的两支警备队以及大石正行中佐率领的第2野战宪兵队管辖。第5师团的步兵第9旅团旅团长河村三郎少将被任命为市区的警备司令

    随后,山下奉文同参谋长铃木宗作中将、参谋主任杉田大佐等人,一起策划了一道肃清命令(即所谓“大检证”)。命令用最快的速度传达给全岛所有的日本占领军,要求在三天内肃清华侨中的以下人员:

1、曾经在南洋华侨筹赈会中积极活动的人士;
2、曾经最慷慨地捐输给筹赈会的富裕人士;
3、南洋华侨救国运动领袖陈嘉庚的追随者以及校长、教员和律师;
4、海南人(在日本人眼中,海南人均属共产党分子);
5、凡在中日战争以后来到马来亚的中国出生华人(他们被认为或参加过抗战,或厌恶日军侵略及逃避日军征用而离开中国的);
6、凡是纹身的男性(在日本人看来,纹身的男子都是私会党徒);
7、凡是以义勇军之身份,替英军抵抗日军者;
8、公务员以及可能亲英之人士;
9、凡是拥有武器,并尝试扰乱治安之人士。


    2月17日,山下奉文对刚报到任职的河村三郎说:“为了支援其他方面发动新战役,部队必须马上调用许多兵力。但是,到处都潜伏着持敌对态度的华侨,企图妨碍我军作战。现在,我们要先发制人,把他们连根铲除,以绝我军作战的后顾之忧。详细部署由军参谋长下达……。” 接着铃木中将向河村三郎下达了“肃清”华侨敌对分子的命令,明确指示:“判定出敌对分子后,当即处置(死刑)”。

    这场野蛮大屠杀的罪恶计划,其实是早有预谋的,它被认为是对新加坡、马来亚华人支持中国政府抗日的“膺惩”行动。

    1937年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后,新加坡、马来亚华人纷纷支持祖国抗战,230万新、马华人每月捐款寄给国民政府的金额达420万元国币,平均每人每天捐款近2元。据华人领袖陈嘉庚估算,抗战初期5年,华侨直接汇款回国给家人加上义捐之数达到50亿元。据何应钦称,1939年国民政府全年战费为18亿元,由此可见南洋华侨的贡献。

    在人力方面,许多华侨更是纷纷回国参战,如 1939年在陈嘉庚的发动下,有3193名司机分九批由海路到昆明参加重修滇缅公路的艰巨工作。此举早为日军间谍报告日本军部,日军上层据此认为,马来亚、新加坡华人都是抗日分子。

    早在进攻新加坡之前,日军便在马来半岛上开始了对华人的屠杀。日本侵略军沿途所到之处,以“间谍”或“抗日分子”为名,将来不及逃生的华人或直接捆绑在树上加以杀害,或捆绑起来留待后续部队加以杀害。即使是那些躲藏在橡胶林或山洞里的华人,日军一经发现,也立即加以残杀。

    当时,日军从新加坡的日本侨民和柔佛州警方有关人员那里得到了—份《抗日华侨名册》,这份《抗日华侨名册》是份人名录,其中三分之—是个人履历表和相片,另外三分之二则仅有姓名。据说上面记有百余名抗日团体的负责人、委员、重要会员的姓氏和住处。山下奉文命令,各部队按名册抓人,计划杀掉华侨五六万人。

    一场继南京大屠杀之后的又—次对中国人的大屠杀开始了,新加坡的七八十万华侨顿时陷入了惨绝人寰的炼狱之中。

五道鬼门关

    从2月18日开始,残酷狠毒的大“检证”开始了。日军对新加坡市区进行划区封锁(禁区),命令各区华侨,不分男女老幼,携带一周粮食,前往7个集中地接受所谓的“检证”。然而心存疑惧的华人,几乎没有人主动前往集中地。于是日军架起机枪,并由日本宪兵进行挨家挨户搜查,把没去禁区仍呆在家里的华人全都赶出家门。事后,在各家门口用粉笔写上“宪”或“检”作为搜查完毕的标记。最惨的是后港区,日军以领取良民证为幌子,将华侨诱骗至集中地,结果,许多人是一去不复还,致使幸存者遗恨终生,许多家是被一网打尽,断子绝孙!

    不到3天,7个集中地的学校、工厂、住宅、街道都挤满了华人。拥挤在一起的华人,白天烈日曝晒,夜晚寒风侵肌,在不时响起的枪声中忍受着饥渴和痛苦的煎熬,在死亡的恐怖中,心惊胆战地等待着审查。仅仅几天里,就有一百多人被挤死,闷死。

    据许多文字记载,各集中“检证”最典型的例子,要数爪哇街的“检证”。据亲历者回忆,这里的日军,别出心裁地给每一个华侨都设下了五道鬼门关。

    所有的被检人员,在填好了自己的履历表后,就进入第一道“关”。在这里,有数名荷枪实弹的日本宪兵虎视眈眈地监视着你,受检者则必须蹲在地上,排成一列。在居高临下的威慑之下,每个人仿佛一下子进入了地狱之门。

    第二道“关”,受检者必须先向关口上坐着的凶神恶煞般的日本宪兵先三鞠躬,然后递上自己的履历表,接着在日本宪兵恶狠狠地逼视下接受审查,如:日本宪兵问:“蒋介石和汪精卫你喜欢哪个?”回答说汪精卫,便受欢迎;如果说蒋介石,就意味着毒打和拘留。还有被问道:“你知道陈嘉庚吗?”若说“知道”,立即就遭到追问;若说“不知道”,则立即遭到毒打。

    把守第三道“关”的,全是汉奸、叛徒,或者是早先潜伏在新加坡的日本特务。他们都是知情人,对哪些人参加过义勇军、向中国政府捐过款、发表过抗日言论,都一清二楚。他们干这些出卖祖宗和良心的勾当,当然是见不得人的,因此一个个都用纱布蒙住了脸。当受检者经过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若点一下头,就立即被拘留起来;或摇摇头,你就算又通过了一道鬼门关。

    把守第四道“关”的是几个日本宪兵,他们似乎对上—道“关”汉奸、叛徒的检查并不放心 又还要对前面的各道手续,再作一次核实。如无问题,才准许通过。

    最后一道“关”,也是由日本宪兵把守,受检者出来时,必须向他们行鞠躬礼,以示“皇军”恩典,如稍一疏忽,就要吃巴掌、挨枪托、或罚跪,受尽惊吓和侮辱。许多侥幸闯过这五道“鬼门关” 的人,许多年后想起来都还后怕!

    尽管有《抗日华侨名册》,有汉奸的协助,但要在如此短的三天时间内,从七八十万华侨当中,检出五六万名抗日分子,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既然有了生杀大权,各部队为了完成任务,就可以充分发挥“创造性”,用最简单最儿戏的方法去草菅人命,因此,各部队的“检证”标准无奇不有,有的只盘问职业;有的则观察容貌;有的干脆抽签;有的全靠蒙面的汉奸随意指点;有的玩弄鬼蜮伎俩,用花言巧语诱骗受审者。总之,华侨是生是杀,完全随“皇军”的意志支配。各部队究竟检出了多少人,恐怕当时连山下奉文也不清楚。

    大西觉少佐管辖的分队,负责惹兰勿杀地段的“检证”。2月22日,马来方面作战主任参谋政信前来巡视时,专门询问了部队检出的人数。大西觉回答说,检出了70名。政信一听大为光火,当即大声斥责道:“你还在磨蹭什么?我的意思是要全新加坡一半人(的命)!” 于是,大西党分队便变本加厉,一下子抓了几千人,载了几十辆汽车,拉到樟宜海滨去屠杀,遂使樟宜海滨成为新加坡大屠杀最主要的屠场之—。

    血腥的“检证”持续了约一周。在此期间,那些在审查中被认为是“肃清对象”或惊慌失态和神色可疑的“嫌疑分子”都被日军残忍地杀害;他们有的每两人双手反绑或多人捆成一串,被用船运到海上推下海淹死;有的押到海边被逼着朝海里走去,日军再用机枪扫射或用刺刀捅死;有的则先在日军刺刀逼迫下挖好深沟,然后成排站在沟里被逼迫喝毒药毒死,不喝的人就被枪杀;甚至有的则被枭首示众,血淋淋的头颅挂在闹市处,旁边还贴着“斩奸状”,上面用英语、马来语、汉语、印地语四种文字写着:“这家伙因刺杀日本兵被处死刑”,其状惨不忍睹。

    被杀害的华人中有马来亚各界抗敌后援会副会长、抗日妇女团体领导人田翠英,援英义勇军华侨部队领导人叶丙玉等知名人士。有的祖孙三代或父子兄弟全被杀害了。

    海南华侨是被重点搜杀的对象,因而遭难的比例特别高,海南华侨聚居较多的芽笼区“检证”,就是新加坡华侨惨遭屠杀的典型例子,1947年4月发表的《新加坡大“检证”案战犯审讯记》曾有这样的记述:“芽笼区则为日军施虐最残酷惨毒之地区也。华侨居民不问男女老幼,均被驱步行往直落占老之英校草场,忍饥耐渴,曝日露宿。凡二日,妇孺乃得释回。男子蹲踞草场,任曝骄阳,稍一动弹,拳足交加,甚或驱上罗厘(货车),每车三五十人不等,一去不返。及至22日,凡经检出之教员及识字者、公务人员、义勇军、南来不及五年者、有五万以上资产者及海南人等,均被载往锡叻七里半处屠杀,为数之众,为各区之冠”。
顶部
五层平阳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2637
精华 25
积分 1977
帖子 773
威望 1182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1-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18 16:4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华人遇难总数之谜

在这场“检证”大屠杀中,究竟有多少华人被残杀?这是一个很难精确回答的问题。因为,第一,这场大屠杀的地点选在偏僻的东西海岸,只有极少数人目睹这场惨剧,其中死里逃生者寥寥无几。第二,许多遇难者是被押到海滩上或推到海中处死的,尸体遂被海潮冲走,无处找寻。而被埋入土中的尸体,多已腐烂,尸骸也残缺不全,很难统计准确的具数。第三,在这场大屠杀中,不少人全家遇难,或只剩下小孩,因此不可能进行登记。

    1945年9月,英国随军记者博比•杰克逊在报道“检证”大屠杀事件时,认为被检人数达到5万名。同月11日,《星洲日报•总汇报》在其发表的社论中,引用日本占领马来亚时期出版的《彼南日报》提供的数字,说“新加坡检举不良分子7万余人”。

    1946年5月,英殖民政府市民咨询局进行初步的登记,只查出2721名遇难者。在1947年3月 10日开审的“检证”案战犯法庭上,控方只能根据登记所得,指控日军屠杀了5000以上的华人。但咨询局及华人团体都认为不止上述数目,由于“全家遭难或遇难者原属单身,或大人遇难只余童稚,均无从填报,或认为无甚用处,不欲填报”,实际遇害人数要比登记数目大得多。柔佛州苏丹医生班德拉博士在递交给东京战犯审判法庭的书面证词中就断言:“我相信,在新加坡除去军人外,有15万以上的亚洲人被日本警察秘密处死或拷打致死。”

    另一方面,日本侵略者则极力压低杀人数目,掩盖罪行,欺骗世人。当时负责“检证”而被指控的警备司令官河村三郎,供证他所负责的市区内只有四五千人被杀,而其他五位被告不是坚持说不知道,就是矢口否认曾经大规模杀害过华人。1983年,日本新版中学历史教材经日本政府审查后,将“检证”被害人数由两万人改为六千人,这跟某些日本右翼分子极力压低南京大屠杀遇害人数的做法如出一辙。

    然而,无论侵略者怎样掩盖真相,事实是永远改变不了的。根据历史学家李恩涵先生的考证,因“检证”遇难的华人应超过二万五千名。而新加坡华人也一直都相信,被“检证”杀害的华人当在四、五万名之间。战后,日本历史学家永三郎在他的《太平洋战争》一书中,引用了1942年出版的《朝日东亚年报》提供的资料,也说新加坡被检出的华侨有7万名。因此可以推算,惨遭日军杀害的华人当为5万至10万人。

    虽然经过了多年的调查登记和尸骸的挖掘,至今仍然未能搞清大屠杀的准确遇难人数,然而,无论数字的多寡,都不能减免日军大规模屠杀城市平民的深重罪孽。1967年2月15日,日本占领时期死难人民纪念碑正式落成。此后,新加坡每年都要在纪念碑旁举行悼念活动。

    1946年,山下奉文被马尼拉特别军事法庭处以死刑;马来亚战俘收容所的司令官,也曾参与“检证” 的福莱中将,在新加坡漳宜海滩被枪决;1947年,有7名与新加坡大屠杀案有关的日本战犯在新加坡战犯法庭受审。最后,河村三郎中将和大石正行中佐两名战犯被处绞刑,西村琢磨中将、大西觉少佐等5名战犯被判无期徒刑。

    新加坡独立后,当地的华侨曾强烈要求日本对“检证大屠杀”进行道歉和赔偿,但日本政府拒绝了此项要求。后来,新加坡政府再次就此事与日方交涉,日本政府总算拿出5000万美元作为赔偿,但官方还是拒绝道歉。更有甚者,还有一些双手沾满鲜血的刽子手,仍然逍遥法外。若是死难者地下有知,是至今也不会瞑目的。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10-28 22:42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4591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