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香港人竟提全民起义 赤裸裸挑衅中央
徐言如是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39200
精华 1
积分 265
帖子 112
威望 137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09-1-2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27 15:00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香港人竟提全民起义 赤裸裸挑衅中央

公民党和社民连五位议员昨日向立法会秘书长递交辞职信,表明要推动“变相公投”。在中央明确指出“五区公投运动”违宪违法后,公民党与社民连不但没有改弦易辙,反而变本加厉,提出所谓“五区公投,全民起义”口号,这一极端和疯狂的口号已引起广大港人愤慨,各界纷纷谴责公社走火入魔,包藏祸心。舆论普遍批评,公社两党推动“公投”,公然将本港视作独立的“政治实体”,“港独”实质不言而喻,而“起义”更有暴力颠覆的意味。舆论认为,“五区公投,全民起义”不仅受到社会主流意见反对,而且受到反对派内部主流意见的抵制,“公社”已经四面楚歌,非常孤立。


《明报》社评:“起义”脱离现实 不利港利益

《明报》社评指出,“公社两党主观上以为会搞得风风火火的‘公投’,却未获社会公众普遍和应,我们认为是脱离现实,操作过度的结果。……大多数市民不认同和不支持公社两党的‘公投’,与激进保持距离是主要考虑。大多数市民都希望尽快普选,是事实;以香港民情,市民希望安居乐业,也是事实,公社两党变本加厉‘搞激’,市民自然起了戒心。因此,公社两党提出‘全民起义’,把自己塑造成为更激进的形象,不但未能‘吸客’,还可能起到‘赶客’的反效果。两党号召‘全民起义’,其脱离香港政治现实和乖离民情的程度,以泛民阵营一贯较贴近民意、民情而言,这个操作使人大感讶异。”


《信报》社评:“公投”问题多多 “起义”节外生枝

《信报》社评认为,“按照社民连和公民党订下的公投成败标准,如果投票率过了五成,公投才算‘合格’,否则即使请辞的议员重返议会,他们也会‘顺从民意’,改为支持政府的○九方案。此说更加令人混淆----泛民议员如果认为○九方案无法接受、不能支持,为何会在公投‘失败’之后转?议员得到选票支持进入议会,是选民授权他们在议事堂议事,他们应该凭自己的判断投票作决定;按照社民连和公民党设计的公投,其整个过程是否真的能如实反映香港人对○九方案的意见?……总的来说,社、公两党设计的‘公投’本身问题多多,现在忽然加入了‘全民起义’的宣传口号,节外生枝,令公投的结果可能更欠说服力,令人更加怀疑其成效。”


《香港经济日报》社评:“公投”复“起义” 损害民主

《香港经济日报》社评指出,“市民难免要问公社两党,若泛民胜出‘公投’,那以‘全民起义’为口号的两党,将有什么跟进行动,回应选民的选票?起义吗?香港有必要、有条件起义吗?作为负责任、推动民主的政党,公社两党不能回避问题,必须在呼吁市民起义前,先坦率、清楚回答上述问题;不能先叫市民上船,却支吾其词船要驶往哪里。香港面对政治现实,即政改方案必须在立法会通过,并得到中央接受,那争取政制民主就不能只争朝夕、但求激昂灿烂。孟子有云:‘惟智者为能以小事大’,港人要取得香港政制民主前进,既要对民主有坚持,亦需政治智慧争取立会、中央通过;若刻意挑衅中央、破坏香港与中央关系,只会令民主路波折更多。”


《新报》社评:公民党梦幻破灭

《新报》社评认为,“拥护社民连的选民,对其偏激行为应无异议;但拥护公民党的选民,又会否认同采取偏激行动?肯定是个疑问。……如今天使下凡尘,‘混入’社民连一起去打‘烂仔交’,这样,其专业知识能派用场吗?他们又用得非此不可吗?此际,若再争拗什么是‘起义’已无意义,是公关语言也好,是宣传策略也好,最重要的是,公民党已迷失自己的定位,已失去自己原先的政治理念,更遗忘了自己的社会责任。……‘公投’不论结果如何,就算有光环也不会属于公民党,辛苦一场换来的,只会是大部份对其曾寄厚望的中产选民,从此梦幻破灭。”
顶部
徐言如是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39200
精华 1
积分 265
帖子 112
威望 137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09-1-2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27 15:05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头条日报》社评:滥用公帑达一己政治图谋

《头条日报》社评指出,“成功抢得注意力之余,‘起义’也触动了泛民阵营内盟友的忧虑。过去两日,就算联盟内的公民党成员,个别亦对这个口号有保留,民协主席冯检基、街工议员梁耀忠都分别反对‘起义’,表明不会支持,其中梁耀忠更呼吁取消请辞。香港政制何去何从,有人主张快、有人主张慢,但社会经过○五年否决政改,原地踏步的教训,本来已形成争取先行一步的共识。激进的公社联盟要反对新方案,作为一个政党,大可以投票表达意向,但两党坚持请辞,要纳税人支付以亿计的公帑补选,以达致他们进行政治表态的目标,是否照顾了社会大多数人的感受,实在值得商榷。”
 

刘乃强:特区政府应回应“起义”

《信报》刊出刘乃强文章,认为“这是一场涉及中央在港核心利益,亦即是北京在港是否实质拥有政权,还是容许‘起义派’‘创建’另一框架的政治斗争。在这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之上,特首和特区政府绝对不容中立,尝试两边讨好。‘起义’在香港发生,明摆首先冲特区政府而来,就算它还想把‘起义’等同‘补选’看待,客观环境已经不再容许。看来建制派的三十多票,很快会集中一起,发挥对行政机关监督制衡的作用。而社公联盟一而再、再而三的步步进逼,已把曾荫权推到墙角。我有信心,特首最终一定会坚守其就职的宣誓,坚决效忠《基本法》,对‘公投起义’作出正确对应的。”


吴康民:“全民起义”的图谋

吴康民在《明报》撰文指出,“‘全民起义’,窄义来说,是起义推翻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广义来说,是号召中国全民起义推翻北京中央政权。这是正当的不同政见的表述吗?这是一个符合法律规定的口号么?……目的之一当然是煽情。挑战特区政府的底线,引起公众注意,引起中央注意。由此引来反击,就为他们这一次的‘变相公投’作宣传,拨热‘总辞’和‘补选’的炉火。第二,就是要明目张胆地挑战中央,挑战香港《基本法》所赋予的中央对管治香港的权力,挑战全国人大常委会的释法权力和曾作出有关香港政制问题的决定。第三,摆明要和‘建制派’对着干,愈激就可以愈抹黑建制派‘保皇’,争取更多不满现实的青年人的支持。”


《星岛日报》署名文章:无端“起义”生人勿近

《星岛日报》刊出陈约翰文章,认为“公社党用‘起义’的名目行事,只有两个可能:蠢或狼。如果公社党只是听从公关人员的建议,贸贸然用起义的字眼,无留意这个字有‘作反’的含义,当然愚不可及。从政行事,必也正名乎,若不想作反却话自己作反,词不达意,无厘头惹火上身,就真是‘蠢到加零一’。但高人话,不要睇得公社党这样蠢,他们自称‘起义’,的确有起义之心,他们是想用最激的言词,挑动起香港人对中央政府的潜在不满,把这些冲动激发出来,谷高投票的人数,向中央政府作最大的挑战。所以‘起义’这个词的踩界含意及惹火效果,已在他们估算之中,他们就是想愈搞愈激,是‘狼’的表现。”


张志刚:非法“公投”与分离活动有关

《新报》刊出张志刚文章,指“非法公投,那个政治问题就非常严重,因为这通常都和分离活动有关,例如加拿大魁北克省,就先后在1980和1995年搞过两次公投,其议题虽然有所不同,但基本上都是和自治以及独立有关,而加拿大最高法院在1998年8月20日作出裁决,认为即使魁北克省多数人同意,魁北克也无权在没有得到联邦及其他认可省份认可下,单方面宣布脱离加拿大独立,但魁北克的例子,其实说明了非正式或非法的公投,其目的就是要挑战更高政治权力机关;再直接一点,就是政治角力!在香港,今次的非法公投虽然和独立无关,但基本上都是企图以民意来挑战中央的权威。”


中大政治及行政学系副教授马岳:“起义”影响市民心中形象

《星岛日报》引述马岳意见,指“各政党不会派人参与今次五区补选,并动员市民不要投票,造成欠缺一个政治对决局面,投票率及支持率均降低。即使支持民主党市民原本打算走出投票,是希望民建联候选人输掉,但现时欠缺对手下,这班市民会索性不投票。今次公民党及社民连利用全民起义口号,确实影响市民心中的形象,并赶走中间支持的选民,现时抽起四字宣传亦已太迟,已为建制派人士制造一个藉口‘砌’两党,要将公投概念炒热更困难。”


《头条日报》署名文章:“公投”惨淡收场 两党作茧自缚

《头条日报》刊出黄丽君文章,指出“公社两党把他们争取双普选的运动,首先将之打造成一场透过请辞、补选进行的变相公投运动,进一步将之定性为货真价实的公投,令人皆信之,最后再以‘起义’的口号鼓动全民站起来支持两党,语调愈来愈激进,运动的定位亦愈来愈脱离群众,不禁令人要问一句,两党费这么大把劲搞‘公投、起义’终极目标是什么?两党领袖以为只要他们一声起义,便会一呼百应、全民皆兵,谁知香港主流社会根本不接受激进抗争,更遑论‘全民起义’这么悲壮的政治感召。事到如今,两党的所谓新民主运动相信会以失败作为终局。对此,他们除了诿过于自己,还可以怪谁呢?”


《信报》创办人林行止:“起义”一词过犹不及

《信报》林行止撰文指出,“‘起义’一词,从字义解释,尽管是有起而为公的‘中性’涵义,可是从国史上看,自秦末陈胜吴广的平民起义一直至满清、民国,延至国共内斗的是非曲折,起义便确有抛头颅洒热血、武装浴血以打倒当权者的背景,带出以武力改朝换代的联想!对于立法会议员在议事大堂不按规矩吵闹尚感厌烦的极大多数香港人,又怎会认同这种不是闹玩笑的冲动?……以笔者看,从‘公投’到‘起义’,可说是自作聪明者‘过犹不及、弄巧反拙’的极致。”
顶部
SG00001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28900
精华 16
积分 9550
帖子 4482
威望 5048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8-8-5
来自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27 16:42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Yahoo!
隐含的“现实”就是中央无法接受“公投”,无法接受香港人对自身政制发展的需求,更不愿意看到香港人把民主搞得越来越完善,因为这样会更反衬大陆所谓的“民主”水平。

[ 本帖最后由 SG00001 于 2010-1-27 16:44 编辑 ]
顶部
高凡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3591
精华 14
积分 4910
帖子 2299
威望 2596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8-1-18
来自 要你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29 10:0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2 徐言如是 的帖子

香港人变了。幸亏不是大多数。

~~昨天还有人高喊‘解放香港’呢!此举显然非常不智。




人生的伟大目标不在于知,而在于行。

顶部
高凡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3591
精华 14
积分 4910
帖子 2299
威望 2596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8-1-18
来自 要你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29 10:0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3 SG00001 的帖子

你要香港成为另一个台湾么?




人生的伟大目标不在于知,而在于行。

顶部
SG00001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28900
精华 16
积分 9550
帖子 4482
威望 5048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8-8-5
来自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30 14:13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Yahoo!
回复 #5 高凡 的帖子

你要香港变成大陆?
顶部
莫道黯然销魂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0694
精华 2
积分 509
帖子 231
威望 275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3-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30 19:36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回复 #6 SG00001 的帖子

香港是香港,应该一直摆正在香港这个位置上.像大陆可不行,像台湾那就更离谱了.
顶部
密云本心
新手上路
Rank: 1



UID 34271
精华 0
积分 64
帖子 30
威望 34 点
阅读权限 3
注册 2008-10-23
来自 mleoutbhvj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2-2 10:45  资料 短消息 
「5区公投」 应该是「5区自慰」

李自明

 公文袋(公民党)与癫狗帮(社民连)同流合污,组成「公社连」催谷「5区劈炮」,经过一轮扰扰攘攘后,昨日正式公布构思,并「正名」为「5区公投运动」。政坛高人看毕记者会后立即向自明指出,「公社连」推动的运动,冲击香港现行宪制,视《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决定的规定如无物,将辞职后进行的补选变质为违宪的「公投」,「呢个危险游戏,建制派同所有爱护香港濓人都唔应该陪蔦抅玩。大家唔同蔦抅癫,就可以令『5区公投』暴露出『5区自慰』的真面目。」

 政坛高人说,这个由「公社连」自己定规则的「5区公投」游戏,首先是混乱不堪,一时说如果没有5成投票率就会承认「公投」失败,不足几分钟,另一个就说5成投票率只是追求目标而非门槛。「点解会溯样?从一开始就定遮羞布罗,够5成自然大大声话成功,唔够5成又可以话『追求目标』斳,仲有几多成市民支持呀!呢种无赖相,大家见得多啦。」

「公投」三大错 乃不正当游戏

 不过,这些都只是这个不正当危险游戏的「瑕疵」,政坛高人说,「5区公投运动」的危险,在于「公社连」犯下三个根本错误。第一,「公社连」口中「公投前,公投后」,无论是《基本法》中,还是香港任何法律中,完全没有「公投」这个概念。「『公投』系咩澫?系全体公民一起就某个重大问题投票表态。不过香港系中国一部分,真系要『公投』,都要13亿人一起来投,香港自己搞『公投』即系搞『港独』呀!」

第二,「5区公投运动」以「尽快落实真普选,废除功能界别」为议题,政坛高人说,香港的政治制度是宪制层面的问题,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已有原则规定,「呢个规定系唔可以挑战的」。现在,「公社连」自己搞出一个所谓「真普选」的定义,然后说要通过「5区公投运动」让市民表态,如果市民支持就要逼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接受。「溯样做法,即系欺骗市民挑战中央、挑战宪制,仲唔危险?」

 政坛高人说,其实,好多市民根本已经看穿「公社连」的游戏好危险,多个民意调查都显示,有6至7成市民都反对「5区劈炮」,香港研究协会去年12月的调查,有高达68%受访者反对「总辞」,而在表示自己为公民党及民主党支持者的被访者中,亦分别有54%及53%反对「总辞」。「口依家『公社连』更将『5区补选』扭曲成『5区公投』,唔使再问咩权威学术机构,就算问牛头角顺嫂都知,反对比率只会有升无跌啦!」

 政坛高人笑说,「公社连」的如意算盘是,他们设置这场补选游戏,建制派一定会派人出来参加,他们就可以与建制派就政改这单一议题「对决」,到时就算你不承认这是「公投」,但「入濛蕭]设濓局,就已经系蔦抅濓棋子,你自己水洗都唔清罗。」

建制派不落场 自编自导自演够荒唐

 政坛高人指出,民主党元老司徒华曾对「5区劈炮」表态说「民主党不做错误的事情」,就算他是站在民主党立场认为有「错」,但知错不做亦算明智。现在,「5区公投运动」明显有至少「三大错」,大家对付它的最好办法,就应该是「不做错误的事情」。「如果建制派唔派人落场,『公社连』辞职议员自动当选返议会又好,蔦抅『造马』找自己人作对手选举又好,最终都系一场自编、自导、自演的『自慰游戏』。溯样玩『自慰』,市民睇到都反胃呀。」
顶部
密云本心
新手上路
Rank: 1



UID 34271
精华 0
积分 64
帖子 30
威望 34 点
阅读权限 3
注册 2008-10-23
来自 mleoutbhvj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2-2 10:55  资料 短消息 
香港的‘统独’之争与‘三民主义’

● 杨伟中
时事透视

回归以后,港人“马照跑、舞照跳”,继续赚钱谋生存,欢迎北京奥运、上海世博,也继续纪念、关注刘晓波,这是港人意识的多元与矛盾。

  比起广袤的中国大陆,面积仅1104平方公里、七到八成饮用水仰赖广东东江的香港特别行政区,不过是个弹丸之地,客观上难有“港独”的条件,主观上缺乏“港独”的意识。不比台湾,香港几乎没有统独之争。不过,就在最近,回归中国12年多的香港,因为两件大事,或隐或显的有了“统独问题”。

  首先,是泛民主派中的社会民主连线和公民党发起“五区(香港立法会直选议席分五选区产生)公投运动”。经过一年酝酿讨论,五位分属五选区的两党立法会议员日前宣布请辞,以“尽快实现真普选,废除功能组别”为诉求,希望透过全面补选,反映香港民众对政制改革的明确意见。

  公社两党在宣传用词上从“变相公投”、“五区公投”发展到“全民起义”,引起了“爱国爱港力量”的大反扑,国务院港澳办表示严重关切,《文汇》、《大公》等报则连续用“抗中”、“反中乱港”、“港独”等语汇痛批,五位辞职议员也被说成是“五丑”,这样的用语让人回想起那个“大批判”的年代。

  香港政制改革的问题纠缠廿多年,当前的焦点议题是何时、以何种方式实现特首和立法会的“双普选”,同时在这过程中,政改能不能持续前进。大陆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承诺是2017年特首普选,“之后”立法会普选(最快也在2020年)。除了时间表外,特首候选人如何产生,立法会的功能组别是否会彻底取消,都是极大的问题。功能组别选举类似台湾过去的职业团体选举,但选举资格更为狭隘,主要反映工商界等上层精英利益,被称为小圈子选举,也被认为是建制派力量的重要基石,民主派希望撤废,建制派希望调整并部分保留。

政治手段和词汇的激进化

  为何尽快实现彻底的政改会被打成“港独”?核心原因是两党以比较激进的言行,质疑了全国人大关于政改的决定,挑战了“一国两制”中的那个“一国”。其实,港人向来温和,“公投”、“辞职”等政治动作在台湾司空见惯,对许多港人来说却可能“过激”,能不能获得多数支持是个问题。就算“公投”获胜,是否能逼迫中央让步,也是大问题。很多支持加速政制改革的人,也未必支持五区公投这个民众未必听的懂、也未必聪明的策略。

  不过,香港建制派如此上纲上线,人为制造了并不存在的“港独”,又祭出“反共反华”的大帽子,想把“民主”问题转化成“民族”问题,虽然一时间或许可以模糊议题的焦点,但这种“稳定保守=爱国爱港,加速政改=反中港独”的简化公式,不但是另一种“过激”,其能有多大的说服力,会不会激起反感,也是很值得观察的。

  另件大事是广深港高铁的兴建。打着“一小时生活圈”、“加强香港与内地融合”等理由,高铁香港段耗资690亿港元(约125亿新元),却仅在西九龙豪宅区建一总站,虽然方便上层精英的生活,还会带动“房市兴旺”,工程却影响了菜园村和大角嘴旧楼的弱势社群。根据官方数据,未来每天使用高铁的10万名乘客中,只有5000人以西九龙为终点站,其他民众都要反覆转车。所谓“一小时生活圈”是为权贵还是平民打造,不言可喻,所以激起强力的“反高铁”运动。

  相对港府这条为工商金融和地产界规画的高铁,民间的专家小组提出对案,把总站设于人口聚集的新界,加建“港岛快线”,多了香港、九龙和青衣三个总站,据说建设成本节省一半,对多数庶民而言更加便利。不用说,民间方案自然被建制派驳回。

  高铁兴建是民生经济议题,其争论核心是“为谁而发展”,是权贵还是庶民。但一方面,回归以来,港府保守无能的形象渐入人心,行政主导的体制又缺乏真正的民主监督,质疑高铁便带有不信任港府、要求政治改革的意涵,“民生”问题又和“民权”问题连结了起来。

高铁议题的政治争议

  另一方面,支持高铁是“不要让香港边缘化”,是选择“中国香港”,而不是“中国vs香港”的声音,加上高铁工程将迫迁当地居民,这又触动了香港的本土意识,让内地与香港隐含的矛盾与疏离彰显了起来。

  绝大多数港人自认是中国人,但过往对中国主要是历史文化的认同,对现实的中共政权难免存有“反共”“恐共”的意识,“中港融合”并非不是问题。回归以后,港人“马照跑、舞照跳”,继续赚钱谋生存,欢迎北京奥运、上海世博,也继续纪念、关注刘晓波,这是港人意识的多元与矛盾。对内地与香港的融合来说,这既有积极面也有消极面,关键在于当局如何“正确掌握矛盾”,妥善因应。如果动不动上纲上线,或者只考虑到释放经济利益,却忽略分配面的正义,以及物质利益以外的其他价值取向,矛盾恐怕只会往“深层次”发展。

  这个看似突如其来的香港“统独之争”,其实显示“政治上趋向保守,经济上释放利多”的中共治港路线,不但未能真正广纳香港社会力量,反而由于其鲜明的亲权贵精英色彩,使得香港政治社会进一步两极化。对台湾来说,香港是观察一国两制成效的重要橱窗,某些用在香港的政策,似乎也是大陆对台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香港这种“典范性”的意义,相当大陆当局是清楚的。当局的治港路线需不需要调整,要怎么调整,应该慎思。

作者是台湾《旺报》主笔
顶部
符懋濂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4917
精华 237
积分 17129
帖子 7229
威望 983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6-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2-4 15:0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在殖民地时代,香港一些所谓“民主斗士”为何不向殖民主义者要求民主选举?

香港回归以后,他们为何从殖民主义者裤裆里钻出来,摇身一变为“民主斗士”?

这难道不是个有趣的问题?
顶部
SG00001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28900
精华 16
积分 9550
帖子 4482
威望 5048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8-8-5
来自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2-6 16:33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Yahoo!
其实人们议论香港的这件事,反对“起义”的人无非就是怕“起义”行为触怒中央,而可能引发的更糟的政治报复。
如果只单纯地看待这几位议员的诉求,这是无可厚非的,是对香港有益的举动,是失去香港更民主化的举动,一个有强烈民主意识的地区,无法接受由小部分人任命的议员来代表自己,以前被英国殖民没有办法实现这种愿望,但现在既然在“自己人”管辖下,为什么不去实现呢?我们有什么理由去谴责香港人追求更民主化的制度呢?

[ 本帖最后由 SG00001 于 2010-2-6 16:35 编辑 ]
顶部
SG00001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28900
精华 16
积分 9550
帖子 4482
威望 5048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8-8-5
来自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2-6 16:49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Yahoo!
「『公投』系咩澫?系全体公民一起就某个重大问题投票表态。不过香港系中国一部分,真系要『公投』,都要13亿人一起来投,香港自己搞『公投』即系搞『港独』呀!」
===========================================
如果13亿人公投结果是把全香港的房屋拆了,又或者把全香港人的财富都分给13亿人,香港人是不是也心服口服?      

[ 本帖最后由 SG00001 于 2010-2-6 16:50 编辑 ]
顶部
符懋濂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4917
精华 237
积分 17129
帖子 7229
威望 983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6-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2-6 17:5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符懋濂 于 2010-2-4 15:08 发表
在殖民地时代,香港一些所谓“民主斗士”为何不向殖民主义者要求民主选举?

香港回归以后,他们为何从殖民主义者裤裆里钻出来,摇身一变为“民主斗士”?

这难道不是个有趣的问题?

以上两个“有趣“的问题,看来“他们“无法回答。

希望有人代劳。
顶部
三言两语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50242
精华 4
积分 3203
帖子 1497
威望 1615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9-10-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2-6 18:31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符懋濂 于 2010-2-4 15:08 发表
在殖民地时代,香港一些所谓“民主斗士”为何不向殖民主义者要求民主选举?

香港回归以后,他们为何从殖民主义者裤裆里钻出来,摇身一变为“民主斗士”?

这难道不是个有趣的问题?

我也不懂,会不会是因为他们感觉在殖民地生活时,自己的人权自由身家财产法律公正不需要中央政府信誓旦旦保证,却都更有保障?

我也不懂,为何一个国家的人民不能根据自己意愿,在任何时候选择参于政治活动?难道只因为他们以前没参加,现在就没有这个权利?

这也是很有趣的问题,想必笑容满面的先生一定有独特见解?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5-27 20:41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8999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