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奥巴马为何担心美国失去世界第一
阿牛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515
精华 83
积分 12833
帖子 4603
威望 8188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2-1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2-3 09:4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奥巴马为何担心美国失去世界第一

● 陈有为
  细读奥巴马今年的《国情咨文》,人们可以发现三个“第一次”:

  一、自从1933年罗斯福发表关于经济危机的演说以来,奥巴马第一次在《国情咨文》中撇开国际外交问题,把解救经济困境作为主题。他像罗斯福一样狠批“贪得无厌的货币供应商”,痛斥华尔街巨子是“造成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咨文的基调,是求助于在生活中挣扎的公众保持信心,支持总统,以便举国上下共渡时艰。

  二、自从1978年底中美建交以来,作为美国总统第一次以近乎羡慕的口吻谈论中国,例举中国发展高速铁路与领先开发新能源的事实,来激励美国人重新奋起迎头赶上。

  三、自从美国经济在20世纪初跃居世界第一以来,美国总统第一次公开表示担心美国会从世界顶峰地位滑落下来。

  这三个“第一次”是互为关联的。因为经济衰落影响美国军事力量,其结果必然会削弱美国的全球霸权地位。而未来可能挑战美国老大地位的,唯有潜力无穷、势不可挡的中国。

  其实,美国至今仍然是世界第一强国,相当时期内不至于改变这种情况。是什么因素导致奥巴马非要公开发誓美国不能接受“世界第二”呢?

  因为世界变了,美国变了,时势的潮流明显地在向着不利于美国的方向发展。

从世界第一到动摇国本

  由北美13个独立州组成的美利坚合众国,经过一个多世纪的艰苦努力,1894年就在经济上超过维多利亚时代的大英帝国,位居世界第一。1914年,美国国民收入达到370亿美元,人均337美元,比英国多一半,比德法多一倍。进入20世纪,美国靠着铁路、电气化与科技迅速发展,更是高歌猛进,国力大增。


  但它并不急于以老大自居,而是站在北美隔岸观火,在欧洲大国强权格斗的场外充当观察员。经过两次世界大战,眼看欧洲打得精疲力尽,它才来了一个诺曼地登陆,战胜德、意法西斯,建立北大西洋公约集团,执西方之牛耳,与苏联相对抗。

  二次大战之后,美国经济与黄金储备各占世界一半,军力全球第一。它不但挟东西两大洋之优势带领自由世界,而且以形形色色的商品,大至汽车、飞机、轮船,小至口香糖、爵士乐与影片,排山倒海地倾销全球。光是两片夹肉面包和一灌饮料,就能从人们口袋里掏到千百亿美元的利润。

  到了新旧世纪之交的全球化时代,美国更是发明一本万利的赚钱高招,只凭耐克鞋、芭比娃、电脑笔记本和其他高端产品的设计与品牌,无需自设厂房雇用劳力,就能从五大洲赚取滚滚利润,保持世界首富地位,令人望尘莫及。

  在过去的漫长世纪里,用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的话来说,整个世界“东方不亮西方亮”,“从埃及到中国的大片世界”曾经“一度比西方先进许多,后来却远远落在西方后面”。由于美国在经济、军事、文化与社会生活的所有方面遥遥领先,成为天之骄子,不由得使时代与生活杂志老板亨利·卢斯喊出了“20世纪是美国世纪”的响亮口号。

历史上从无永恒的帝国

  但是,历史上从来也没有过永远称霸世界的帝国。罗马由小小城邦扩展为横跨欧亚的大帝国,以至最后消亡,长达四百多年。拿破仑席卷欧洲成为众王之王,兴衰过程不过一代人的时间。号称“日不落”的英帝国,在二次大战后付不起每个月的账单。俄国“十月革命”开创了世界社会主义新纪元,苏联作家爱伦堡夸口20世纪从“十月革命”开始,然而那个世纪还不到尽头,红色帝国就宣告寿终正寝了。

  无论一个国家,一个时代,一种制度,如果不能兴利除弊,与时俱进,就必然会由退化而走向衰落。回想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美国以信息革命的高科技重新崛起于世,接着是股票证卷与房地产勃发兴隆。人们刷卡成风,消费膨胀之极,来自中国的廉价产品使美国千家万户得其所哉。在一片信贷经济与泡沫经济的假象中,人们似乎有赚不完花不尽的钱财。

  然而,前年金融危机突然爆发,金元帝国陷入一片困境。等到发现制度有问题,灾祸来自贪得无厌的金融巨子时,人们几乎遭遇没顶之灾。如今美国债务累累,只能靠对内发纸币、对外借债来度日。由于购买力江河日下,华盛顿附近购物中心的商品,质量还不如中国的中等城市。

  奥巴马在2月1日提出的3万8300亿美元新财政预算中,明年赤字将高达国民生产总值的8.3%。据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估计,在可预期的未来,奥巴马政府“只会留给我们无法持续的赤字”。尽管美国在经济上仍算世界第一,但这个世界第一也包含着失业率、赤字率和债务率的世界第一。

  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美国的世界第一是靠经济、军事和理念这三根支柱来支撑的。现在国库空虚,入不敷出,紧缩开支,连登月计划也不得不砍掉。眼看伊拉克与阿富汗两场耗资巨大的反恐战争难以为继,而美国自由民主的模式除了在德日两个战败国获得成功之外,从未在第三世界任何国家开花结果。在美国自己的国本都已发生动摇的情况下,美国拿什么来维系它的世界强权地位,吸引别国来仿效美国样板呢?

  奥巴马誓言决不接受“世界第二”的地位,那是可以理解的。但他面临的任务,不只是要收拾奉行新保守主义政策的布什政府留下的烂摊子,而且要改弦易辙,开辟一条平等对待其他国家、构建一个和谐合作国际社会的新路子。这是不能仅靠开辟财源、增加收入、弥补赤字、救济穷人、振兴经济、强化竞争力就能实现的。

  何况,美国要保持世界第一,主要不是抱怨和防备别人在觊觎自己的宝座,而要依靠除旧布新和迎合世界潮流的努力。

作者是华盛顿中国论坛社社长




顶部
天地人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2974
精华 51
积分 7960
帖子 3026
威望 4826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7-9-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2-5 03:08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老二”面临的严峻挑战

● 薛理泰
  美国总统奥巴马发表《国情咨文》时指出:“我不接受美国成为世界第二。”他在讲话中两次提到中国,既没有贬低中国,也没有指责中国,是把中国作为正面例子给予引证的。外界解读时,或谓奥巴马不能接受退居世界第二的前景,实际上给中国下了竞争的挑战书。对奥巴马这番表态还应该想深一层,更贴切的潜台词或许是“我绝不能让你当世界老大”。

  就整体经济量而言,去年中国GDP可能超过日本,已经跃居世界第二。况且,近年中国军力也呈现突飞猛进的势头。这可能是奥巴马对美国可能退居世界第二的前景引起担忧心理的缘由,也是中国民众以至不少官员沾沾自喜的由来。

  姑且不说中国GDP未来能否长期稳居“老二”的地位,也不谈以房地产为主要支柱之一的GDP结构是否合理,也不论GDP畸形膨胀能否持久地支撑中国作为一个世界强国的国际地位,对此,简单地持认同态度似乎不妥。本文着重论述一下即使中国名副其实地成了“老二”,对中国未来的发展前景又意味着什么。说白了,在上自中央下至民间欠缺危机意识,在大战略层面又缺乏因时制宜的对策的情况下,以“老二”自居,恐非国家之福。

成为苏联的翻版?

  奥巴马在《国情咨文》中针对中国的表态,其实集中反映了近年美国高层渐趋一致的对待中国崛起的后果的一种共识。倘若中国果真坐稳了“老二”的席位,美国乃至整个西方世界势必会得出一个结论,即中国不久将成为苏联的翻版,是同美国争霸的又一个超级大国。这是不以北京领导人信誓旦旦的解释为转移的。

  一部世界史或者一部冷战史,无非揭示一个客观事实:小则在一个地理区域,大则在全球范围,举凡政治、军事、经济、文化意识形态层面的斗争,主要都是环绕着“老大”、“老二”之间不惜代价地展开,结果很难善了,无非成王败寇,以一方被彻底击败告终。

  远的暂且不说,仅举百年以来的历史为例。一次大战前,英国稳坐“世界老大”的席位久矣。德国在内部统一以后,在迭次战争中,战败了欧洲强国奥匈帝国、法国,在世界强国中跃居“老二”。其后,德国整军经武,国势浸浸乎直逼英国,英国不甘退居其次,一次大战终于爆发。二次大战也是一个翻版。大战前,希特勒德国猛然崛起,德意志民族的爆发力喷薄欲出,于是对英、法操纵的世界秩序提出挑战(当时美国实行孤立主义,自外于英、法为主的世界秩序体系),在欧洲列强纵横捭阖之下,两大阵营隐然成形,以至大战爆发。

  环顾当年国际形势,英、德、法等国社会、经济制度相仿,又都属于一个大的民族范畴,“老大”着眼于维持既得利益,“老二”为了打破既定格局,尚且兵刃相见,拼个你死我活。其义无他,势所然也。史实可考,其理昭然。

  二次大战结束以后,冷战时代悄然到来。西方世界开始对苏联全力围堵。其根本原因,就是美国认为苏联已经成为“老二”,是同美国争霸的另一个超级大国,对美国的世界领袖的地位构成了挑战。以当年美、苏争霸之烈,如果不是热核武器已经问世,双方不能承受核大战的惨重后果,恐怕第三次世界大战早已爆发了。然而,在将近半个世纪中,西方世界在政治、军事、经济、文化意识形态等层面,对苏联实行“分进合击”,孜孜矻矻,不稍懈怠。积年累月以后,苏联终于一朝崩溃。

  返求诸今日状况,美国、中国之间狭义的双边关系以及中国同西方世界广义的多边关系,日后均会经历剧烈的互动、变动。清夜拊心,视野远移,发人深省。
担心中国崛起的后果

  西方政治家评判正在崛起的某个国家是否会构成威胁,是基于该国即将拥有的综合实力,而不是其在某个时段的主观意向。实力是客观存在的,为其在未来可能造成的灾难提供了可行的手段,而最终的意向则是捉摸不定的,领导人更迭即可能出现大幅度的变化。

  他们可能认为,中国已经成为“世界工厂”,又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还是一个在亚太地区极有影响力的核大国。中国在这三个基础上崛起,不久以后必然成为一个能与美国争锋的超级大国。这就是西方国家关于“中国威胁论”的立论依据。简言之,他们只是担心中国崛起的后果,而不是崛起的方式。

  西方流行一种说法,即“崛起的大国就意味着崛起的威胁”,正在为“中国威胁论”推波助澜。中国官员、学者却总是试图仅从中国崛起的方式是和平的角度去解释,显然是一厢情愿。这岂非低估了西方战略家的智慧?如此说辞及做法,不啻缘木求鱼。

  与“老大”对立的力量坐上“老二”的席位,还有不能不予以考虑的一层隐忧。在“老三”、“老四”的位子上,无论“老大”还是“老二”,都不至于视之为非要去之而后快的对象。然而,“老二”却往往成为众矢之的,不但“老大”视为眼中钉,在“老大”策动之下,连“老三”、“老四”、“老五”都会群起而攻之。一次大战、二次大战之前,位居“老大”的英国面临“老二”德国的紧逼,不是联合“老三”、“老四”等同“老二”兵刃相见了吗?

  假如美国决策已定,绝不能让中国当世界老大,对策不出两个范畴:其一是化担忧为动力,发动一场新的产业革命;其二是横刀夺爱,拉中国的后腿,挫折中国发展的势头。或者双管齐下,毕其功于一役。如此,中国发展的机遇期就失之交臂了。

作者是斯坦福大学国际安全和合作中心研究员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9-19 20:12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2515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