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马夫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879
精华 31
积分 3927
帖子 1587
威望 233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6-3 07:1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感悟

感悟


白驹过隙不留停,一梦南柯已耄龄。


纵是朝霞休炫鬻,虽为暮霭莫孤伶。


功名利禄隆冬雪,权势钱财盛夏萤。


身赴黄泉空万事,人生得失总归零。

顶部
非非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5636
精华 106
积分 16181
帖子 7196
威望 8936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0-3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6-3 08:3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好悟!句句生生真实经历真实感慨~ 我有时在想不管活的艰辛罢逍遥罢,能够尽量的多活,多见些未知就是胜利。
顶部
柳无歌者无聊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57108
精华 7
积分 3604
帖子 1690
威望 1897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3-8
来自 山东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6-3 22:4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回复 #1 马夫 的帖子

很佩服马老爷子的人生态度。赞!
问好
顶部
马夫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879
精华 31
积分 3927
帖子 1587
威望 233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6-4 09:4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谢谢非非版主和柳歌的赞赏和鼓励!
顶部
红楼梦影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40518
精华 102
积分 3191
帖子 797
威望 2393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9-3-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6-4 09:48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功名利禄隆冬雪,权势钱财盛夏萤。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6-4 11:1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马夫 于 2010-6-3 07:13 发表
感悟
白驹过隙不留停,一梦南柯已耄龄。
纵是朝霞休炫鬻,虽为暮霭莫孤伶。
功名利禄隆冬雪,权势钱财盛夏萤。
身赴黄泉空万事,人生得失总归零。

韵用九青,不故作高深,不故弄玄虚。诗贵新,但首先是贵真。马老先生大作读来亲切感人。言虽浅而意自深。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6-4 11:1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6-4 11:2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24.诗中议论



  谢太傅①于《毛诗》②取“訏谟定命,远猷辰告”③,以此八句如一串珠,将大臣经营国事之心曲写出次第,故与“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④,雨雪霏霏”,同一达情之妙。(王夫之《姜斋诗话》卷下)

  人谓诗主性情,不主议论,似也而亦不尽然。试思二雅⑤中何处无议论。杜老古诗中,《奉先咏怀》《北征》《八哀》诸作,近体中《蜀相》《咏怀》《诸葛》诸作,纯乎议论。但议论须带情韵以行,勿近伧父⑥面目耳。戎昱《和蕃》云:“社稷依明主,安危托妇人。”亦议论之佳者。(沈德潜《说诗晬语》卷下)

①谢太傅:东晋谢安,死后赠太傅。 ②《毛诗》:毛亨作传的《诗经》。 ③訏谟:远大的谋划。定命:确定命令。远猷:长远打算。辰告:按时告诫。 ④思:语助词。 ⑤二雅:《诗经》中的《大雅》和《小雅》。 ⑥伧父:庸夫俗子。

  文学作品是通过形象来表达作者的思想的,那末诗中能不能发议论,或类乎议论的说明呢?这里认为在适当的场合,用合适的手法,诗里是可以发议论或说明的。

  这里引了《世说新语·文学》中的一个故事。谢安问子弟,《诗经》中哪几句最好。谢玄说:“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这四句写景,写得有情味,是富有诗意的名句。谢安说;“訏谟定命,远猷辰告”,这两句“偏有雅人深致”。这里指出八句诗如一串珠,即《诗·大雅·抑》:“无竞维人,四方其训之,有觉德行,四国顺之。訏谟定命,远猷辰告,敬慎威仪,维民之则。”这是说,没有人可以跟他竞争的是有贤德才能的人,四方都仿效他,他的德行使四方各国都顺从他。他作出远大的打算,定出正确的命令,按时颁布出去。他敬慎而威严,为人民所仿效。这些话类似议论的说明,为什么谢安说它是《诗经》中最好的诗句,有雅人深致呢?换言之,这些说明为什么是诗呢?这里指出,因为它把大臣经营国事的用心曲曲传出,也就是写出了大臣的精神。按谢安是东晋的大臣,他想的是怎样作出远大的谋划,制定正确的命令,按时颁布出去,而《诗经》里的两句诗刚好和他想的一致,所以他欣赏这两句诗。王夫之生在明末清初,对于明朝末年政治的腐败有很深感慨,感叹当时没有那样的大臣能为明朝制定远大的谋划,挽救明朝的灭亡,所以对谢安的话也深有同感。不过他认为谢安只引两句还不够些,所以他又扩大为八句诗,认为它写出了大臣经营国事的心曲。现在看来,谢安只引两句,这两句是抽象的,概念的,不能说是好诗。王夫之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把它扩大到八句,但这八句还是抽象的概念的,还算不得好诗。谢安、王夫之对这些话有他们的深切感受,这是另一问题。这两句或八句在《诗经》的《抑》这首诗里面是有作用的,《抑》这首诗是有有形象的,在形象中夹入一些说明的话是可以的,把这些话抽出来,让它跟诗中的形象脱离,那就不能算好诗了。所以用这些话来作为诗中议论的例子,还嫌不够。

  这里还举出不少发议论的诗,如杜甫《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这诗先写自己的抱负,次写路上经历,最后写到家情况。开头一段就有议论,如:“葵藿倾太阳,物性固莫夺,顾惟蝼蚁辈,但自求其穴,胡为慕大鲸,辄拟偃溟渤。以兹悟生理,独耻事干谒。兀兀遂至今,忍为尘埃没。终愧巢与由,末能易其节。”这是说,自己像葵藿倾向太阳,忠于唐朝,这已成为天性,不能改变。看看像蝼蚁那样的渺小人物,只该守着自己的巢穴,为什么要慕大鲸到大海里去,到朝廷上来抓大权呢?自己耻于向当权派有所营求,生活穷困,又不愿效法巢父和许由去做隐士。这些议论同一般的议论不同,它的不同有两点:一,全篇里有很多形象的描写,这些议论是同形象的描写结合着的。正由于诗人具有那样的抱负和遭遇,所以他能够描写出统治者的荒淫和人民的苦难。二,这些议论不是概念的,是通过比喻等艺术手法来表达的,是用诗的语言来说出的,因此它也是诗的。比方说自己倾心唐朝,就用“葵藿倾太阳”来作比,说渺小人物用蝼蚁来比,说小人专权用蝼蚁慕大鲸来比,说不愿隐居用终愧巢由来比。这就同一般议论不一样了。这是古诗中的议论,再看他在近体诗中的议论。

  《蜀相》:“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这诗前四句主要是描写,后四句是议论。在描写中透露出诗人对诸葛亮迫切仰慕的心情。正由于心情的迫切,所以一开头就提到何处寻。寻到后又感叹“自春色”“空好音”,流露出无可追攀的感慨。由于这样描写,便同后面议论紧相呼应,感情强烈。这是一。议论中含有许多故事,具有高度概括性,能唤起读者的许多联想,从三顾茅庐到隆中决策,到扶阿斗和六出祁山,直到五丈原头积劳病死,它跟一般抽象的议论不同。这是二。正由于这些议论表现了强烈的感情,有感动人的力量,所以宋朝宗泽在临死前还念着这诗的最后两句。



  徐州《汉兴歌风台》诗虽多,张安道诗最绝,云:“落魄刘郎作帝归,樽前一曲《大风》词。才如信越犹菹醢①,安用思他猛士为?”(阮阅《诗话总龟》卷十五)

  临潼《朝元阁》诗虽多,唯陈文思二韵首出,曰:“朝元高阁迥,秋毫无隐情。浮云忽一蔽,不见渔阳城。”(同上)

  王安石《登大茅山顶》:“一峰高出众山巅,疑隔尘沙道里千。俯视云烟来不极,仰攀萝茑去无前。人间已换嘉平帝②,地下谁通勾曲天③。陈迹是非今草莽,纷纷流俗尚师仙。”纪昀批:“二冯称此诗为史断④,太刻。必不容着议论,则唐人犯此者多矣。宋人以议论为诗,渐流粗犷,故冯氏有史论之讥。然古人亦不废议论,但不着色相耳。此诗纯以指点出之,尚不至于史论。”(方回《瀛奎律髓》卷一)

①菹醢(zūhǎi租海):切碎剁成酱,即杀死。 ②嘉平帝:秦始皇。秦称十二月大祭叫腊月,秦始皇改腊月为嘉平月。相传茅蒙成了仙,他的家乡茅山歌瑶说:“帝若学之腊嘉平”,即秦始皇倘要学仙,可以改腊月做嘉平。 ③勾曲天:茅山本名勾曲山,有个山洞称华阳洞天。 ④二冯:清人冯班,是老二,称二冯,著有《钝吟杂录》。

  这里引了三首诗,诗里都发了议论。这种议论可以分为二:一是“不着色相”的,一是“着色相”的。“着色相”好比演员登台表演,把容貌长相给人看,也就是作者把他的意思说出来;“不着色相”,作者不把他的意思说出来:前者写得显露,后者写得含蓄。在诗里发议论,冯班称为史论,认为不是诗,纪昀认为还是诗,因为它“不着色相”,不把意思说出来,其实就是把意思说出来,也和史论不同,像上举的例子,还是诗,不是史论。

  王安石的一首,后四句是发议论,反对学仙。秦始皇要学仙,听说把腊月称做嘉平月就可招致神仙,可是他还是死了。传说大茅山的山洞可以通到仙家洞府,可是没有人找到过这个洞府。这些传说都已成为陈迹了,可是世俗还在纷纷学仙。他认为学仙是虚妄的这个意思,没有明白说出。《朝元阁》诗,比喻唐明皇站得高,看得远,在他励精图治时,明察秋毫,臣下不能蒙蔽他。到晚年追求享乐,受到蒙蔽,再看不见安禄山的谋叛了。他的用意,君主一受蒙蔽,就会酿成祸乱,但在诗里没有明白说出。像这样运用比喻如浮云,结合具体的人或物,如嘉平帝、勾曲天来发议论的,跟史论不同,因为它还不离具体的人和物。而用意又比较含蓄,所以还是诗的议论。

  写歌风台的一首,对刘邦直接提出批评。像韩信和彭越那样的大将之才,都把他们杀了,还说什么“安得猛士兮守四方”!作者的批评明白说出,写得比较显露,但还是和史论不同。史论是作者结合史实来发议论,他的议论有一个前提,在议论中作者往往离开史实来说明这个前提,再根据这个前提来评论史实。比方王安石的《读孟尝君传》,他就提出一个立论的前提,“得一士焉,宜可以南面而制秦”,根据这个前提来评论孟尝君手下的都不是“士”。诗中议论,离不开事实,结合事实来发议论,“信越犹菹醢”是事实,“思他猛士”也是事实,把这两件事实对比起来,提出批评,但作者的论点和立论的前提都没有说出,可以供人体会。像从这个批评里可以想到。刘邦这时候才认识到,他的国家的最大敌对者是匈奴,而他手下的将领没有一个人可以抵当匈奴的,所以在思壮士,刘邦经过了白登之围,几乎逃不出来,这才懊悔不该杀了韩信、彭越;帝王的杀功臣,往往会给自己带来不利的后果等;这些意思,都可从这两句诗里去体会出来。那末它的批评虽然明显,通过他的批评还可供我们体会,里面还含有不少意思,所以还是诗而不是史论。

http://sgwritings.com/bbs/viewthread.php?tid=11971&extra=page%3D1.htm
顶部
月下踏歌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116
精华 71
积分 5298
帖子 2127
威望 3170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7-1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6-4 13:02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身赴黄泉空万事,人生得失总归零。

我个人认为上句和下句意思重复了, 应当修修上句, 在下糊涂之言, 先生休恼~~~~~~```问好!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6-4 13:5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月下踏歌 于 2010-6-4 13:02 发表
身赴黄泉空万事,人生得失总归零。

我个人认为上句和下句意思重复了, 应当修修上句, 在下糊涂之言, 先生休恼~~~~~~```问好!

然也。“身赴黄泉剩何事?人生得失尽归零。”——仅供参考。
顶部
李升祥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54177
精华 73
积分 4158
帖子 1562
威望 258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9-12-3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6-5 12:0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 马夫 的帖子

看得透彻,活得潇洒。
顶部
罗贤生 (罗子贤生、hansen)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市井爱诗人


UID 4480
精华 103
积分 15731
帖子 6990
威望 8693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13
来自 深圳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6-5 18:38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人生得失总归零——马翁经典!




随笔南洋心对月,寄情北斗自吟诗。

顶部
马夫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879
精华 31
积分 3927
帖子 1587
威望 233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6-6 07:0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近日敝体微恙,未曾上网,迟复为歉!感谢诸位诗友的鼓励和宝贵意见。
顶部
马夫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879
精华 31
积分 3927
帖子 1587
威望 233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6-6 07:0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月下踏歌 于 2010-6-4 13:02 发表
身赴黄泉空万事,人生得失总归零。

我个人认为上句和下句意思重复了, 应当修修上句, 在下糊涂之言, 先生休恼~~~~~~```问好!

月下好!感谢都来不及,高兴都来不及,哪能会“恼”呢?
顶部
马夫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879
精华 31
积分 3927
帖子 1587
威望 233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6-6 07:1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0-6-4 13:58 发表

然也。“身赴黄泉剩何事?人生得失尽归零。”——仅供参考。

李老先生好! 如果改为“身赴黄泉剩何事”,是否于平仄格式有违,成为“仄仄平平仄平仄”,似犯孤平之误。不知对否?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6-6 08:0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马夫 于 2010-6-6 07:10 发表

李老先生好! 如果改为“身赴黄泉剩何事”,是否于平仄格式有违,成为“仄仄平平仄平仄”,似犯孤平之误。不知对否?

马老先生早安!

第九节 平厌的特殊形式 
  9.1 这里所谓平仄上的特殊形式,指的是五言b式的第四字或七言b式的第六字该仄而平,和五言a式的第四字或七言a式的第六字该平而仄。因为五言的第四字和七言的第六字是重要的节奏点,平仄不合,似乎是大大的违犯了平仄的规律,不合于“二四六分明”的口诀,所以我们称为平仄上的特殊形式。为便于叙述起见,我们把前者叫做子类特殊形式,后者叫做丑类特殊形式。
  9.2(一)子类特殊形式是把那本该用“平平平仄仄”的五言句子改为“平平仄平仄”,又把“仄仄平平平仄仄”的七言句子改为“仄仄平平仄平仄”。换句话说,就是腹节的两个字平仄互换;本是“平仄”,现在改为“仄平”。在这种情形之下,头节上字以避免仄声为原则。(若不避免仄声,则以用普通形式为宜*)例如:
  言陪柏梁宴,新下建章台。(王维《奉和圣制》)
  垂银棘庭印,持斧柏台纲。(苑咸《送大理正摄御史》)
  阊门折垂柳,御苑听残莺(李颀《送人尉闽中》)
  落花满春水,疏柳映新塘。(储光羲《答王十三维》)
  乡园碧云外,兄弟渌江头。(常建《江行》)
  朝游茂陵道,夜宿凤凰城。(李嶷《少年行》)
  愁来理弦管,皆是断肠声。(崔亘《春怨》)
  小园足生事,寻胜日倾壶。(杨颜《田家》)
  停车傍明月,走马入红尘。(王諲《十五夜观灯》)
  犹闻有知己,此去不徒然。(周万《送沈芳谒李观察》)
  宁知武陵趣,宛在市朝间。(祖咏《题韩少府水亭》)
  长江一帆远,落日五湖春。(刘长卿《饯别王十一南游》)
  檐飞宛溪水,窗落敬亭云。(李白《过崔八丈水亭》)
  朱实初传九华殿,繁花旧杂万年技。(崔兴宗《和王维敕赐百官樱桃》)
  山压天中半天上,洞穿江底出江南。(王维《送方尊师归嵩山》)
  欲问吴江别来意,青山明月梦中看。(王昌龄《李四仓曹宅夜饮》)
  闻说桃源好迷客,不如高卧眄洞庭。(裴迪 《春日与王右丞过新昌里》
  寒树依微远天外,夕阳明灭乱流中。(韦应物《自巩洛舟行入黄河》)
  日色悠扬暎山尽,雨声萧飒渡江来。(白居易《百花亭晚望》)
  蜀客帆樯背归燕,楚山花木急啼鹃。(李郢《江亭春雾》)

http://www.sgwritings.com/bbs/vi ... page%3D1&page=2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6-6 08:0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0-6-6 08:04 发表

马老先生早安!

第九节 平厌的特殊形式 
  9.1 这里所谓平仄上的特殊形式,指的是五言b式的第四字或七言b式的第六字该仄而平,和五言a式的第四字或七言a式的第六字该平而仄。因为五言的第四字和七言的 ...

9.3这种特殊形式多数用于尾联的出句,这也是诗人的一种风尚。在上面所举诸例中,崔亘、周万、祖咏、王昌龄、裴迪都是用于尾联的;下面再录一些整篇的诗,以见全貌:
  奉使朔方赠郭都护 李华
  绝塞临光禄,孤营佐贰师。
  铁衣山月冷,金鼓朔风悲。
  都护征兵日,将军破虏时。
  扬鞭玉关道,回首望旌旗。
  
  观王美人海图障子 梁锽
  宋玉东家女,常怀物外多。
  自从图渤海,谁为觅湘娥?
  白鹭栖脂粉,赪鲂跃绮罗。
  仍怜转娇眼,别恨一横波。
  
  奉陪郑驸马韦曲二首 杜甫
  其一
  韦曲花无赖,家家恼杀人。
  绿尊虽尽日,白发好禁春。
  石角钩衣破,藤枝刺眼新。
  何时占丛竹?头戴小乌巾。
  (“占”同“佔”,去声。)
  其二
  野寺垂杨里,春畦乱水间。
  美花多映竹,好鸟不归山。
  城郭终何事?风尘岂驻颜?
  谁能共公子,薄暮欲俱还!
  
  岁日见新历因寄都官裴郎中 刘长卿
  青阳振蛰初颁历,白首衔冤欲问天!
  绛老更能经几岁?贾生何事又三年?
  愁占蓍草终难决,病对椒花倍自怜。
  若道平分四时气,南枝为底发春偏?
  
  咏怀古迹五首(录二) 杜甫
  其一
  支离东北风尘际,漂泊西南天地间。
  三峡楼台淹日月,五溪衣服共云山。
  羯胡事主终无赖,词客哀时且未还。
  庚信平生最萧瑟,暮年诗赋动江关。
  其二
  群山万壑赴荆门,生长明妃尚有村。
  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
  画图省识春风面,环珮空归月夜魂。
  千载琵琶作胡语,分明怨恨曲中论!
  
  西湖留别 白居易
  征途行色惨风烟,祖帐离声咽管弦。
  翠黛不须留五马,皇恩只许住三年。
  绿藤阴下铺歌席,红藕花中泊伎船。
  处处回头尽堪恋,就中难别是湖边。
  
  晓过伊水寄龙门僧 司马札
  龙门树色暗苍苍,伊水东流春恨长。
  病马独嘶残夜月,行人欲渡满船霜。
  几家烟火依村步,何处渔歌似故乡?
  山下禅庵老师在,愿将形役问空王!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6-6 08:1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0-6-6 08:09 发表

9.3这种特殊形式多数用于尾联的出句,这也是诗人的一种风尚。在上面所举诸例中,崔亘、周万、祖咏、王昌龄、裴迪都是用于尾联的;下面再录一些整篇的诗,以见全貌:
  奉使朔方赠郭都护 李华
  绝塞临光 ...

9.4唐人这种特殊形式,宋人深深地体会到了;尤其是用于尾联的妙处,宋人领略得最到家,所以也用得最多,几乎可说是青出于蓝。例如:
  (甲)用于首联者。
  微躯定谁恨,清啸不知劳。(刘敞《蝉》)
  南山半云雨,天气杂暄寒。(刘敞 《独行》)
  春风取花去,酬我以清阴。(王安石《半山春晚即事》)
  游人出三峡,楚地尽平川。(苏轼《荆州》)
  凭高散幽策,绿草满春坡。(徐玑《凭高》)
  危栏散湮郁,已暮亦登临。(陈鉴之《暮登蓬莱阁》)
  (七言首句多入韵,故特殊形式罕见。)
  (乙)用于颔联者。
  山桥断行路,溪雨涨春田。(欧阳修《离彭婆值雨》)
  星辰竞摇动,河汉湛虚明。(刘敞《月夜》)
  浮云帝乡外,落日古城边。(刘敞《临雨亭》)
  纵横一川水,高下数家村。(王安石《即事》)
  云阴下斜谷,雨势落褒城。(文同《凝云榭晚兴》)
  楼台见新月,灯火上双桥。(贺铸《秦淮夜泊》)
  潜鱼聚沙窟,坠鸟滑霜林。(陈师道《宿济河》)
  人声隐林杪,僧舍绕云根。(陈师道《游鹤山院》)
  田园一蚊蝶,书卷百牛腰。(周孚《赠萧光祖》)
  云分一山翠,风与数荷香。(周紫芝《雨过》)
  吾行正无定,魂梦岂忘归?(杨万里《和仲良春晚即事》)
  排云数峰出,漏日半江明。(杨万里《明发新涂晴》)
  奇哉一江水,写此二更天!(杨万里《宿兰溪水驿前》)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林逋《山园小梅》)
  稳去先应望庐岳,暂来谁复见龙泉?(梅尧臣《送少卿张学士知洪州》)
  日脚穿云射洲影,槎头摆子出潭声。(梅尧臣《和韩钦圣学士襄阳闻喜亭》)
  栽种成阴十年事,仓皇求买万金无。(苏轼《傅尧俞济源草堂》)
  云捧楼台出天上,风飘钟磐落人间。(杨蟠《甘露上方》)
  久矣归心到乡国,依然水宿伴鱼。(苏过《偕陈调翁龙山买舟待夜潮发》)
  晚木声酣洞庭野,晴天影抱岳阳楼。(陈与义《巴邱书事》)
  到得我来恰君去,正当腊后与春前。(杨万里《辛亥元日送张德茂》)
  仗外诸峰献松雪,霜前一雁度宫云。(杨万里《赴文德殿听麻仍拜表》)
  地僻芳菲镇长在,谷寒蜂蝶未全来。(朱熹《春谷》)
  (丙)用于颈联者。
  开窗置尊酒,看月涌江涛。(刘敞《秋晴西楼》)
  沂水弦歌重曾点,菑川故旧识平津。(苏辙《送龚鼎臣谏议移守青州》)
  醉任狂风揭茅屋,卧听残雪打蓑衣。(王庭珪《题郭秀才钓亭》)
  更着好风堕清句,不知何地顿闲愁。(杨万里《和昌英叔久雨》)
  (此类最少。)
  (丁)用于尾联者。
  方今圣明代,不敢话辞荣。(张咏《县斋秋夕》)
  东辕有遗恨,日日物华清。(宋祁《中秋新霁》)
  思君正怊怅,黄叶更翩翩。(余靖《晚至松门僧舍》)
  依依半荒苑,行处独闻蝉。(欧阳修《雨后独行洛北》)
  悲欢古今事,寂寞堕荒城。(苏舜钦《和解生中秋月》)
  余非避喧者,坐爱远风清。(梅尧臣《夏日晚霁》)
  张衡四愁意,历历起登临。(刘敞《观鱼台》)
  天风拂襟袂,缥缈觉身轻。(周敦颐《游大林》)
  还应笑黄卷,寂寂守儒官。(司马光《送郑推官戡赴邠州》)
  归来向人说,疑是武陵源。(王安石《即事》)
  留连一杯酒,满眼欲归心。(王安石《欲归》)
  遥怀寄新月,又见一棱生。(文同《凝云榭晚兴》)
  谁怜远游子,心旌正摇摇!(贺铸《秦淮夜泊》)
  朋从正相远,梅信为谁开?(贺铸《江夏遇兴》)
  南荒足妖怪,此日谩桃符。(唐庚《除夕》)
  乾坤满群盗,何日是归年?(汪藻《己酉乱后》)
  鸬鹚莫飞去,留此伴新凉。(周紫芝《雨过》)
  南阶两三菊,极意作今年。(吕本中《九日晨起》)
  云移稳扶杖,燕坐独焚香。(陈与义《放慵》)
  西冈夕阳路,不到又经年。(陆游《小舟游西泾》)
  东风好西去,吹泪到泉台。(杨万里《虞丞相挽词》)
  从知爽鸠乐,莫作雍门哀。(朱熹《登定王台》)
  端如退之语,江远共蒹葭。(王十朋《过三叉》)
  安得乘槎更东去,十洲风外弄潺湲!(徐铉《京口江际弄水》)
  若许他时作闲伴,殷勤为买钓鱼船。(徐铉《送郝郎中》)
  副使官闲莫惆怅,酒钱犹有撰碑钱。(王禹偁《寒食》)
  闻说秋来自高尚,道装筇竹鹤成双。(王禹偁《寄献润州赵舍人》)
  回日期君直西掖,当阶红药正开花。(王禹偁《送罗著作》)
  安得君恩许归去,东陵闲种一园瓜。(王禹偁《新秋即事》)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尊。(林逋《山园小梅》)
  堪笑胡雏亦风味,解将声调角中吹。(林逋《梅花》)
  我独空斋挂尘榻,遗编时读子云书。(欧阳修《苏主簿挽歌》)
  使者徘徊有佳兴,高吟不减谢宣城。(梅尧臣《和韩钦圣学士》)
  自笑低心逐年少,只寻前事捻霜毛。(曾巩《上元》)
  况是清明好天气,不妨游衍莫忘归。(程伯子《郊行即事》)
  欲把新诗问遗像,病维摩诘更无言。(苏轼《竹阁》)
  长与东风约今日,暗香先返玉梅魂。(苏轼《复出东门仍用前韵》)
  何日芦轩下双榻,满持尊酒洗尘机。(贺铸《怀寄寇元弼》)
  万里归船弄长笛,此心吾与白鸥盟。(黄庭坚《登快阁》)
  愿藉微官少年事,病来那复一分心!(韩驹《和李上舍冬日书事》)
  此去腾骧吐虹气,何由来伴老夫闲!(张元干《奉送晁伯南归金溪》)
  岁晚无人吊遗迹,壁间诗在半灰埃。(周紫艺《凌歊晚眺》)
  记取晴明果州路,半天高柳小青楼。(陆游《柳林酒家楼》)
  归路迎凉更堪爱,摩诃池上月方中。(陆游《宴西楼》)
  却笑飞仙未忘俗,金貂犹着侍中冠。(陆游《题丈人观道院壁》)
  已把痴顽敌忧患,不劳团扇念寒灰。(陆游《余年四十六入峡》)
  待把衣冠挂神武,看渠勋业上凌烟。(杨万里《辛亥元日送张德茂》)
  墨客区区感荣遇,岂知深意在彝伦!(吕祖谦《贺车驾幸秘书省》)
  (此类最多。)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6-6 08:1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9.4唐人这种特殊形式,宋人深深地体会到了;尤其是用于尾联的妙处,宋人领略得最到家,所以也用得最多,几乎可说是青出于蓝。

六年前我把这一段擅自概括为“始于唐盛于宋的特殊律句”。
顶部
虫儿1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4663
精华 86
积分 11619
帖子 5096
威望 6488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0-1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6-6 08:1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马夫 于 2010-6-6 07:10 发表

李老先生好! 如果改为“身赴黄泉剩何事”,是否于平仄格式有违,成为“仄仄平平仄平仄”,似犯孤平之误。不知对否?

仄仄平平平仄仄 ——是可以变通成“仄仄平平仄平仄”的。这句没有错。也不是“孤平”。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6-30 06:35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4162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