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方汀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06.gif


UID 433
精华 58
积分 16314
帖子 7677
威望 8494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2-12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6-25 14:11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我在大陆看陈致中


陈致中在台湾,由于替他父亲阿扁洗钱,做伪证,被判了刑,台湾的法律竟然不抓他进监狱,让他学他老爸的伎俩,逗特侦组玩儿.。今天说要汇回海角七亿,明天说给瑞士银行写信,特侦组光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现在,老爸老妈都判了重刑,趁三审未定的机会,又买高档轿车,又宣布竞选高雄市议员,竟然闹得满城风雨。这样的事真让生长在大陆的人们摸不着头脑。难道民主政体就是这样子?这不是秃子打雨伞,无法无天吗?。

议员是不是可以是刑事犯呢?号称政体最民主的美国,其参众两院也没有该服刑的刑事犯做议员的吧。台湾的《六法全书》在若干年前粗粗浏览过,只觉得和无产阶级专政的法律不能同日而语,那种人本主义和追求公平公正的精神让 我为之震撼。但就没有注意到,下台,并被追诉贪污罪的前总统,竟然有那么多的优待。比如至今陈水扁还设办公室,开销由纳税人负担。下台总统的礼遇外甥打灯笼——照旧。陈水扁是押在看守所的未决犯,却允许家属,亲戚,朋友,党内人士来探望,这在中国大陆,很难 理解。他的儿子,是他的同案犯,竟然可以去监狱探望他。这个儿子从他爸爸被押起,就不断抵赖,耍花招,和特侦组捉迷藏,一到关键时刻,就答应要汇回海角七亿,(都是法院裁定阿扁能不能解除羁押的时候)事情一过,马上变卦。拖到现在,有二年了吧。现在二审定了,就等三审了。难道陈氏一家的罪行还不够昭彰的吗?还怕民进党或什么狗屁阿扁俱乐部控告“司法不公”吗?陈致中都能够当议员,那议会会做出什么决议,代表谁的利益,就可想而知了。这样的民主可叹也夫!

陈致中如果在大陆,摊上一个刮地皮的爸爸,几乎就要被吐沫淹死。况且自己就是他爸爸的跟屁虫,把他父母搜刮的地皮钱用自己的名义偷偷存进外国银行,那简直就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行为。绝对没有宽容他的道理。如果他在读书,恐怕受不了同学的白眼,不得不退学回家。如果他在某公司工作,老板也不能容忍他继续为自己工作。如果他胆敢组织什么阿圆阿扁俱乐部,首先就得戴上钢盔,防止老百姓砸他的脑袋。至于当地方的人大委员或政协委员,那是做梦也做不到的。对于他,最好的出路,是要求回监狱,由狱警保护他的人身安全。

这个陈致中,据说还是美国什么大学法律系毕业,成绩如何,我们不知道,但从面孔上看,百分之百是白痴相,面无表情,笑容僵硬,不知道民进党当年为培养这位太子爷,派去几个刀笔吏,为他毕业做枪手。那时陈家大事不好,狐朋狗党纷纷献策,陈致中记忆力不好,很快忘记了。多亏他老妈提醒他:你一问三不知就是了。他大摇大摆的带着媳妇回台,在媒体的麦克风前嘟囔些什么,就到特侦组“做客”。多亏检察总长递颜色,绷住了神,没有说走嘴。可是,案情终于大白,陈家招架不住,陈致中熬不下去。于是一会要认罪,一会要具保,最终还是被判了刑。不过没到最后阶段,还没有被关进大牢,品尝铁窗风味。

现在又充大尾巴狼,去竞选高雄市议员。据台湾时事评论员分析,只要有一万多票,他就能当选。台湾就有一拨人,至今还不顾事实,捧陈水扁臭脚。抢着为陈水扁殉葬。他们认为陈水扁差不多等于驾鹤归西了,太子黄袍加身是理所当然的。把陈致中弄进议会,早晚也会像他爸爸那样,搞台独,去中国化,他们从来不想,其实陈家在台湾大刮地皮,绿营的人们也都受害。

[ 本帖最后由 方汀 于 2010-6-25 14:15 编辑 ]




芳苑绿汀 春日迟迟
http://www.sgwritings.com/433

顶部
内山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9
精华 47
积分 21758
帖子 10506
威望 1115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0-1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6-25 14:43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这不能不说是台湾民主的特殊现象......




顶部
SG00001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28900
精华 16
积分 9550
帖子 4482
威望 5048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8-8-5
来自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6-26 13:47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Yahoo!
我想大陆人应该没这个脸面、更没有资格去评论陈家事件。

在大陆,连官员财产公开的制度提了20年都实现不了。
在民间,人们的一般共识是无官不贪,随便一个小官都可以贪污几亿,更何况大官,这样的状况怎么有资格去评论台湾?

[ 本帖最后由 SG00001 于 2010-6-26 13:52 编辑 ]
顶部
符懋濂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4917
精华 237
积分 17133
帖子 7230
威望 9839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6-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6-26 17:3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SG00001 于 2010-6-26 13:47 发表
我想大陆人应该没这个脸面、更没有资格去评论陈家事件。

在大陆,连官员财产公开的制度提了20年都实现不了。
在民间,人们的一般共识是无官不贪,随便一个小官都可以贪污几亿,更何况大官,这样的状况怎么有 ...

奇怪的逻辑:大陆人“没有资格去评论陈家事件”,因为大陆也有贪官污吏?
      同理,新加坡人也没资格批评台湾议会民主,因为新加坡不如台湾自由民主?
      这成什么话?

除非楼主是贪官,或为大陆贪腐辩护,不然他就有评论陈家事件的自由权利与资格!
顶部
方汀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06.gif


UID 433
精华 58
积分 16314
帖子 7677
威望 8494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2-12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7-2 17:12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回复 #4 符懋濂 的帖子

这位SG零点几先生一定是阿扁的拜把子兄弟。绿鞋绿帽,不许别人碰陈家丑事。




芳苑绿汀 春日迟迟
http://www.sgwritings.com/433

顶部
符懋濂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4917
精华 237
积分 17133
帖子 7230
威望 9839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6-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7-3 09:4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方汀 于 2010-7-2 17:12 发表
这位SG零点几先生一定是阿扁的拜把子兄弟。绿鞋绿帽,不许别人碰陈家丑事。

原来如此!

“绿鞋绿帽”?
顶部
飞鹰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41
精华 0
积分 387
帖子 183
威望 189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06-10-2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7-5 03:39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回复 #1 方汀 的帖子

好贴!支持
顶部
飞鹰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41
精华 0
积分 387
帖子 183
威望 189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06-10-2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7-5 03:40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方汀 于 2010-7-2 17:12 发表
这位SG零点几先生一定是阿扁的拜把子兄弟。绿鞋绿帽,不许别人碰陈家丑事。

妙!
顶部
妥了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59954
精华 5
积分 2178
帖子 894
威望 127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4-1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7-5 16:2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方汀 于 2010-6-25 14:11 发表

陈致中在台湾,由于替他父亲阿扁洗钱,做伪证,被判了刑,台湾的法律竟然不抓他进监狱,让他学他老爸的伎俩,逗特侦组玩儿.。今天说要汇回海角七亿,明天说给瑞士银行写信,特侦组光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现 ...

绿营是需要这样的人为他们卖命
顶部
妥了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59954
精华 5
积分 2178
帖子 894
威望 127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4-1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7-5 17:3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这不能不说是台湾民主的特殊现象......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10-17 17:48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5869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