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散文] 丁云作品《赤道惊蛰》研究(8)
本帖已经被作者加入个人空间
丁云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4992
精华 77
积分 7300
帖子 2398
威望 4745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8-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7-1 10:3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丁云作品《赤道惊蛰》研究(8)

《丁云作品赤道惊蛰研究》(8)

槿花在牢中被折磨、被内政部官员强迫招认自己是马共的外围成员,虽然槿花始终不屈服,但是在种种可怕的高压手段“压迫”之下,槿花还是意外的失去了分辨颜色的能力,失去了判断力。在小说中是如此,难道在现实世界不更是如此吗?在“无色世界”这个象征的背后,隐藏了作者对执政者把政治当作玩物,并且透过种种假象把现实社会里的平民百姓玩弄于鼓掌之间的一种批判。
执政者以自身的利益作为出发点,经常对人民说出似是而非的言论。举例来说,就像对待马共分子一样,政府通过政治和传播媒介无所不用其极的打压和抹黑他们,甚至将国家的动荡不安、人民困苦生活等情况的发生都归咎在马共分子的身上,仿佛马共分子就是万恶之源。作者借槿花的父亲——福田叔的口揭露了执政者的伎俩:
“终于有人站起来说出真正的道理了…贫苦农民面对着生活困境,而政府却想尽办法来掩盖事实!但是正如马来谚语所说的:‘簸箕怎能盖住大象的尸体呢’?当穷苦的人示威时,镇暴队就用催泪弹对付!华人农民开发土地,就被指责是受到马共煽动,进行非法活动。现在好了…马来农民也起来示威了,抗议物价高涨,生活困难…难道他们也是受到马共的煽动吗?大学生出来了,声援华玲的农民,难道他们也是受到马共的煽动吗?”父亲(福田叔)显得太激动了,喘口气。“政府就会把什么事都往马共身上推。好像平穷,通货膨胀,树胶价格低落,大人物贪污…都是马共造成的,这是什么道理嘛?”[1]
人民不关注事件的真实层面让执政者有机可乘,得以大肆篡改事实。于是,关于马共的真实情况被执政者有意无意扭曲了,而多数的人民也盲目接受一切的说辞,把马共分子和恐怖分子划上等号。为了能够让读者自行作出正确的判断,作者在小说中为读者提供了另一种视角,即从马共自身出发来论述马共,与执政者做一个对比:

“胡说!我们绝不是恐怖分子。马共的无产阶级革命,绝不是纯粹的恐怖活动。你看看南非、巴勒斯坦、北爱尔兰,我们使用的暴力,其实最少。在一场革命斗争中,总有伤亡…我们不能保证,交战的时候,难免会错杀无辜!”
“还有你不要忘记,马共游击队原是‘人民抗日军’,后来抗战胜利,英国殖民者重新统治这个国家,继续夺掠我们祖国丰富的资源,还宣布了紧急状态,把我们逼入森林。我们的武器没有他们那么精良,军队人数没有他们多,我们是一群弱势者…你问我对历史有什么贡献?我可以告诉你…马共对历史的贡献,就是逼使英国殖民政府,提早放弃统治马来半岛!我告诉你…在建设共产主义理想的革命中,我们没有成功。但在反抗英国帝国主义、反抗日本侵略战争中,我们终究得到胜利,我们的鲜血没有白流…这一点,我希望得到未来的历史学家公正的评价!”[2]
马共在马来西亚的政治当中所扮演的角色是复杂而多变的,当中作者一如他所持定的立场一样没有做出定论。作者并非要替马共分子翻案,一如他说强调的他从不正面书写政治。作者曾这样说过:
我只想为那些处于边疆地区的没有土地的耕农,为世世代代,处于弱势的底层人们,为处于历史夹缝中的反殖民者、革命理想者,说一说故事。《赤道惊蛰》三部曲,无意还历史的真貌,毕竟,这只是部文学长篇小说。[3]

在小说中,作者对许多事的发生并没有提出一个绝对的答案,一切需要读者自行思考与分析。透过“无色世界”这个象征,作者从中带出了一个讯息:“人民有必要自我觉醒,表现出自己所要求的政治目的,作为从事政治活动者的指标”[4],而不是被执政者牵着鼻子走。每一个人都需要时刻保持警醒,并且公平公正的原则去分析与判断所处的世界的是非善恶,不要轻易的被假象蒙蔽。若然人不自我觉醒,找回自己的判断能力,选择对事件进行深入的思考,那么将会永远活在执政者所建造的一个“无色世界”——分不清是非黑白的世界当中。




第三节            
在魔幻现实主义的小说里,象征事物的使用可以说是绚烂多变的。作者透过不同的象征承载隐含于小说背后的事物,不仅提高了作品的审美价值,更为读者留下更大的想象空间来细细的体会当中所要带出的意涵。
雨这种自然现象,常给不同的人以不同的感受:细雨如温柔的倾诉、暴雨像痛快的宣泄。而借着不同的描写,雨能渲染不同的意境,因此雨也成为历代诗人作家十分钟爱的象征之一。在《赤道惊蛰》这部魔幻现实主义的小说中也不例外,作者不仅借笔下的“雨”渲染魔幻的氛围,更借“雨”来述说现实。
马来西亚处于赤道之上,属于热带雨林的气候区,终年高温多雨,因此雨的出现是非常正常的自然现象。然而,小说里的“雨”却被作者给魔幻化了,通过《圣经》故事中上帝连续四十昼夜降雨、洪水灭世[5]的原型挪用,让原本平凡的“雨”被赋予了一种神秘的、能控制生死的力量。作者借此隐喻了“雨”其实象征现实世界的政治力量,因两者都具有可怕的生杀权利。
雪兰莪州突然间下了七天七夜连绵不绝的淫雨,河水暴涨,低洼淹水,并造成多处地方土崩。[6]
七天七夜连绵不绝、诡异降下的雨水渲染了雨的魔幻性,暗示了它的特殊。从小说的行文当中,可以发现“雨”这个象征早已和马来西亚的政治紧密连接在一
[1]丁云:《赤道惊蛰》,页137

[2]丁云:《赤道惊蛰》,页260-261

[3] 附录三:丁云<长篇的诞生--《赤道惊蛰》三部曲写作点滴>

[4] 朱子存:<政治不是政客的玩物>,《多元种族政治及其他》,吉隆坡:十方出版社,1990年2月,页105。

[5]上帝连续四十昼夜降雨、洪水灭世:关于上帝降雨灭世的事被记录在《圣经创世纪》当中。根据圣经的记载,因为神所造的世界在神面前败坏了,因此神就要用洪水灭世。挪亚在神面前是一个义人(义人:全心全意的爱神和顺服神的人),因此神命令他造一座“方舟”(即使“诺亚方舟”;Noah’s Ark)以保存挪亚一家八口和其他生物的性命。在挪亚进入方舟七天之后,洪水便泛滥在地,上帝降了四十昼夜的雨在地上。水势非常的浩大,凡是在地上的生物都死了。
相关的《圣经创世界》经节:看哪!我要使洪水泛滥在地上,毁灭天下。凡地上有血肉,有气息的活物,无一不死。(617)耶和华对挪亚说,你和你的全家都要进入方舟,因为在这世代中,我见你在我面前是义人。(71)因为再过七天,我要降雨在地上四十昼夜,把我所造的各种活物,都从地上除灭。(创7:4)四十昼夜降大雨在地上。(创7:12)水势在地上极其浩大,天下的高山都淹没了。(创7:19)凡在地上有血肉的动物,就是飞鸟,牲畜,走兽,和爬在地上的昆虫,以及所有的人都死了。(创7:21)凡地上各类的活物,连人带牲畜,昆虫,以及空中的飞鸟,都从地上除灭了,只留下挪亚和那些与他同在方舟里的。(创7:23)(摩西:<创世纪>,《圣经》(灵修版),页21-23。)

[6]丁云:《赤道惊蛰》,页168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1-18 00:18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9383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