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蒋琦:会馆助新移民融入新加坡收效甚微
阿牛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515
精华 83
积分 12833
帖子 4603
威望 8188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2-1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9-22 10:0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蒋琦:会馆助新移民融入新加坡收效甚微

蒋琦(2010-09-11)

  自从总理在今年国庆群众大会上谈到新移民的课题后,新移民再次成为热门话题。

  各方面,包括政府高官、政府部门、民间组织和个人都献计献策,热烈讨论有关新移民政策、如何接纳新移民和新移民如何融入等课题。这是好事,表达了新加坡政府和人民对新移民的开放和重视,但也希望大家不要只站在自己的立场、以自己的经验和喜好、一厢情愿地决定政策和采取行动,这将得到事倍功半、无效、或适得其反的效果。毕竟,接纳新移民和新移民融入是两方面的事。以本人从中国移民新加坡20年的观察,利用会馆帮助新移民融入新加坡是一厢情愿、或者收效甚微。

  上星期电视8频道的《早安你好》节目、9月10日《联合早报》韩山元先生的“会馆如何向新移民敞开大门”一文,都在单方面地谈如何利用会馆帮助新移民融入新加坡。不知他们是否了解大部分新移民对会馆的看法?否则只能是一厢情愿而已。

  谈到会馆,不得不对会馆的历史和作用作一简述(本人不是专家,所作解释并不精确,请见谅)。

  早期的会馆是由来自同一地区的外地人(或移民),由于在当地无依无靠、生活艰难,而自发地组织的一个同乡集社,以便同乡互相帮助、互相勉励;同一方言、同一习俗也使大家在精神和感情上有所寄托。

  反观中国大陆,自1949年后,因为会馆属于小团体,不利于国家、民族大团结和社会稳定而都被取缔了。政府也采取了许多政策,使来自不同地区的人得到同样的待遇和照顾,单位(即公司)就是你的家,使来自外地的人员并不感得无依无靠,也不觉得需要如会馆一类小团体的帮助(中国目前在这方面有所退步)。会馆在中国已成为了一个历史名词,同乡也成了狭隘小团体的代名词。

  当这些中国新移民来到新加坡,他们大多数受过高等教育,有不错的收入,视野宽阔,都能以华语及英语与人沟通,能在社会上立足。他们并不需要会馆的基本功能:“帮助无依无靠、生活艰难的人,让他们感情上有所寄托”。

  再加上会馆内或会馆与会馆之间的帮派斗争、勾心斗角、闹上法庭的事时有所闻――即使新移民新组织的团体也不例外――作为一名新移民,又何必?这一浑水呢?

  当然,加入会馆的新移民还是有的,有些人需要帮助、有些人寻找商机、也有些人确实想为社团做点事,但与庞大的新移民数量来比,会馆帮助新移民融入新加坡的效果微乎其微,其愿望也是一厢情愿。

  本文的目的并不是要否定大家的热情,而是希望力用在点子上,不要浪费了资源和好心。也希望去多了解新移民;他们的想法、他们的需要。




顶部
阿牛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515
精华 83
积分 12833
帖子 4603
威望 8188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2-1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9-22 10:0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韩山元:会馆如何向新移民敞开大门

韩山元(2010-09-10)

  李显龙总理在今年国庆群众大会上谈到新移民的问题时指出,新加坡宗乡会馆可在帮助新移民融入这方面,扮演积极的角色。作为一名在会馆服务了二十多年的“老兵”,我想谈谈自己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就我所知,近几年来,不少宗乡会馆在联系新移民,争取他们入会这方面是做了一些工作的,而且也有了一定的成绩。例如三江会馆近年来就争取到好几百名新移民加入,有几位还获选为理事,并担任重要职务。李氏总会也吸收了不少新移民中的宗亲,他们担任了青年团队领导职务;还有福建会馆、福州会馆、福清会馆、海南会馆、潮州八邑会馆、南安会馆、晋江会馆、同安会馆、惠安会馆、安溪会馆,漳州会馆、广东会馆属下各会馆,以及南洋客属总会等等(恕不尽录),也都有新移民乡亲加入。宗乡会馆联合总会属下各工作委员会,也有不少委员是新移民。

  新移民加入各会馆是广受欢迎的,因为重视宗情与乡情是会馆的一个十分坚固的传统,不管是新移民还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只要是同宗或同乡,来到会馆大家都深感亲切,绝无排斥或歧视之理。

  就总体而言,在数以万计的新移民当中,加入会馆的毕竟是极少数,各会馆还可以加大争取新移民的力度,这里,我提出几个建议供大家参考:

  一、走出去,请进来:各会馆应采取主动,走出会馆去联系新移民。要做到这一点,首先得掌握相关的情况,知道去什么地方,通过什么途径可以联络到新移民中的同乡同宗。会馆可考虑建立一个讯息库,将在本地的新移民宗亲与乡亲的姓名、通讯处、联络电话记录下来,发信或打电话跟他们联络,如果方便,就上门拜访,未必是要他们入会。俗话说“见面三分情”,即使不能马上争取他们入会,至少是初步建立联系。

  二、要了解新移民迫切需要的是怎么样的帮助?尽可能帮助他们解决生活上、工作上、婚姻上的难题。先不必要求他们入会,帮了再说,入会不入会完全是自愿的。换言之,会馆不应以入会作为帮助新移民的先决条件,这不符合会馆的历史传统。早年的会馆给“新客”提供援助时,并没有规定他们必须是会员,或必须入会,只要是乡亲或宗亲,就义不容辞伸出援手。

  这里举两个例子:前不久,三江会馆与上海公会就为一个遭遇不幸的同乡家庭提供援助。这个家庭的女主人过马路时为保护自己的孩子而遭汽车撞倒,身受重伤;屋漏偏逢连夜雨,其丈夫又被公司裁退。上述这两个社团知道后即发动会员捐款,帮助他们解决燃眉之急,据我所知,这对来自上海的夫妇,当时都不是三江会馆或上海公会的会员。

  另一个例子是海南会馆设立的“法律诊所”,义务为在新加坡定居或工作的海南乡亲解决涉及法律的难题,还为嫁到新加坡来的海南新娘调解家庭纠纷。这些受援者多数不是会馆的会员。

  三、会馆主办的大型节庆活动,如端午节集会、中秋晚会、新春团拜、春秋二祭、美食节等,应尽量争取新移民参加。

  四、很多成为新加坡永久居民与公民的新移民,具有较高的学历,他们的文化取向也是偏向高雅文化艺术,会馆应提供与他们的兴趣爱好相符的活动,会馆不要给人一种“乐龄俱乐部”和“老古董团体”的印象,这会让新移民望而却步,毕竟,新移民还是青年占多数。会馆需要多些朝气,少些暮气。




顶部
阿牛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515
精华 83
积分 12833
帖子 4603
威望 8188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2-1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9-22 10:1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邹璐:新移民应该有推己及人的思考

邹璐(2010-09-16)

 看到蒋琦发表在《联合早报》交流站的文章“会馆助新移民融入新加坡收效甚微”( 9月11日 ),令我感到不安。

  文章中作者直言不讳:“当这些中国新移民来到新加坡,他们大多数受过高等教育,有不错的收入,视野开阔,都能以华语及英语与人沟通,能在社会上立足。他们并不需要会馆的基本功能:帮助无依无靠,生活艰难的人,让他们感情上有所寄托”。

  她并且说:“再加上会馆或会馆与会馆之间的帮派斗争,勾心斗角,闹上法庭的事时有所闻——即使新移民新组织的团体也不例外——作为一名新移民,又何必趟这一浑水呢?”

  文章因此得出结论,“……与庞大的新移民数量相比,会馆帮助新移民融入新加坡的效果微乎其微,其愿望也是一厢情愿。”

  这里之所以不厌其烦引用部分原文,是因为我希望借此了解文章的例证和逻辑推理,然后尝试阐述我的观点和看法。

需要更正的一些看法

  显然,看待事物的角度不同,因此产生的结论观点也有所不同。如果我们就会馆帮助新移民融入的事实,加以收集、取证、说明,即使不用不胜枚举,也绝非“微乎其微”,这在众多宗乡会馆中早有实践,并记录、传诵,限于篇幅,在此不一一赘述。

  这里需要表明的是,作为会馆,他们秉承传统,守望相助,排忧解难,关爱社会,服务人群,他们对于新移民的联系,帮助和促进融入等等努力是善因种子。这样的用心,即使没有惠及本人,重要的是用心感受。

  我也常想,这样的作为究竟有什么作用和效果。其实,重要的是有所为,只要去做就是结果,空谈无益。

  至于会馆内部有矛盾不必大惊小怪,凡有人群的地方就有矛盾。家庭内部不也有矛盾吗?那就不要家庭了吗?如果因为有矛盾就不参加社团,那是因噎废食。不过,文中提及会馆与会馆之间有帮派斗争,勾心斗角,闹上法庭,这样的指证似乎严重,不符合事实。

的确有新移民不需要会馆帮助

  蒋文中提出新移民与会馆的双向关系。从另一方面,新移民对于会馆活动的参与,为何参与,如何参与,结果如何,相信各人有不同经历和见解;并且,此一时彼一时,看法也会不断改变。

  一位做新移民课题调研的访问学者曾经告诉我,在他访问的众多拿新加坡政府奖学金,在本地读书,毕业后在本地工作成家立业的年轻人,以及其他众多收入稳定的专业人士,他们普遍如上所述,“不错收入,高等教育,在社会立足”。他们也不需要和新加坡人以及新加坡民间社会深入交往,因为他们早有自己的同学或者同乡等的生活圈子,并且由于现代电脑科技进步,交通通讯发达,他们所关注的时政、财经、娱乐、文化等课题,完全可以和中国以及其他国家同步。因此学者指出,这是成熟社会的特有现象,即社会存在相对独立隔绝。他们当然无需会馆的功能及帮助;但这也只是一部分,社会上还有很多需要帮助的人群。

  同时,在我看来,他们装满知识的头脑看待问题却仅仅思考一半,即从自我出发,发现自己什么都有,根本不需要别人帮助,却没有推己及人,再作进一步思考,看看自己拥有什么“功能”、“作用”、“好处”,有什么是可以与人分享,对别人有所帮助的。

  从这一点看来有些人精神上还依然贫穷,社会道德软弱无力,他们依然是社会存在中的被动弱者,只想到自己是否需要得到别人帮助,没有想到自己也足够富有并有余力。如果他们还振振有词,为自己不需要会馆帮助而自鸣得意,只会让我感到他们的自私冷漠。

小政府大社会中的民间团体

  中国与新加坡的社会环境的确有很大差异,中国作为老牌高度中央集权的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党一贯为他们的人民包揽几乎所有问题;甚至很多年前,据说找婚姻对象,家庭纠纷,闹离婚等这样的家庭琐事,党或相关组织都会帮助解决;单位不仅定期分发洗衣粉、肥皂,还包括避孕套,可谓无微不至。

  今天的中国全面走向市场经济,但是它的庞大官僚体系却不是说改就能改的。因此,在中国,自由公民意识,公共知识分子难于培养形成。大家都是有组织有单位的人,在无形庞大的社会主义官本位体系中,作为自由精神、公众意识、社会力量的民间社团组织,相对比较缺乏;即使有,也孱弱无力。在这样环境成长起来的人,很难深刻理解宗乡会馆社团组织以及国外民间团体真正的社会作用和作为。

  新加坡的会馆组织,在它们早期形成历史中,的确是同乡同宗之间守望相助精神的实践。同时,作为早期移民,受两千多年“君臣父子”儒家思想灌输的中华子民,他们在别人殖民地土地上,没有自己的政府和皇帝,也没有西方民主思想启蒙后的独立自由精神,他们自然把社团组织看做是民间政府,家族聚力中心,族群利益核心等,普通百姓对其有归顺向往;同时,社团组织也的确扮演了“大家长”角色,对其会员有所帮助,对本地社会有所贡献,渐渐在社团组织的基础上形成其社会福利、民间慈善力量,并产生有益的良性循环。曾经贫穷落魄者在此得到帮助,有朝一日,飞黄腾达,命运改变,他也以感恩之心,在会馆组织中有所奉献和回馈,以帮助后来的贫穷落魄者,如此施与、得到、努力、改变、感恩、回馈的事迹广为流传,代代传承,形塑并奠定了社团组织的真正功能,社会地位和作用。

  由此看来,社团组织具有的精神内涵是感恩和奉献。以民间慈善为宗旨、以公益服务为主业、以志愿参与为特征,是小政府大社会之间有力的民间力量。今天,很多新加坡社会事业有成、财力雄厚或者学识丰富的企业家、专业人士等,他们的事业和个人生活。与会馆的实际存在相去甚远,但他们为什么还能够热心参与其中?主要原因,就是借助社团组织这一平台更多服务社会,造福人群,帮助其他有需要的人。

  政府也非常鼓励和善于利用这些民间团体,每年颁发公共服务奖章给那些对社会有贡献者,在诸如公共福利、慈善事业、文化、艺术、体育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的民间团体。

  所以个人觉得,在新加坡已经生活超过十多二十年的新移民朋友,应该更多扪心自问,你在新加坡生活得好吗?你得到了什么?你对这个社会有怎样的贡献和帮助?

  无可否认,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商业社会直接简便的法则之一就是等价交换,无论是你选择了新加坡,还是新加坡选择了你,你以学识才能兑换金钱、财富、住房、家庭和某种社会地位等可以物化量化的拥有,但是千万不要忘记,人是物质的,但人的可贵在于精神与情操,精神和情操应该更大程度上体现出对于社会文明的参与和贡献,这才是人的真正价值。




顶部
阿牛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515
精华 83
积分 12833
帖子 4603
威望 8188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2-1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9-22 10:1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对邹璐《新移民应该有推己及人的思考》一文的回应

● 蒋琦
  首先,谢谢邹璐女士对本人9月11日在《联合早报·交流站》发表的《会馆助新移民融入新加坡收效甚微》(以下简称“蒋文”)一文的兴趣。这里要澄清的是,蒋琦是他,而不是她。

  本文的回应是针对9月16日《联合早报·言论》刊登的邹璐女士《新移民应该有推己及人的思考》一文(以下简称“邹文”)。

  本人在“蒋文”中提出的主题是“会馆助新移民融入新加坡收效甚微”,并提出了几点本人认为是事实的论点:

  一、会馆的历史功能对新移民作用不大。

  实际上,会馆的历史功能对新一代的新加坡人作用也很小,这可从会馆的青黄不接中得到论证,这与新移民无关。摘录一位新加坡朋友对“蒋文”的看法作助证:“对几乎不谙中文(从儿子口中得知,他的多数同学的华文只是学来应付考试,过了就忘!)的年轻一代,会馆更是遥不可及!或许会馆不跟新移民扯上关系,很快也会消失在烟雨中了”。

  “邹文”并没能为否定这一论点提出一个有力的助证。

  二、新移民加入会馆人数很少。

  这是本人的观察,也能从9月10日《联合早报·言论》刊登的韩山元先生《会馆如何向新移民敞开大门》一文中得到助证:“就总体而言,在数以万计的新移民当中,加入会馆的毕竟是极少数”。

  根据最新统计数字,新加坡新移民有100万。与100万相比,加入会馆的“极少数” 新移民用“微乎其微”并不过分。

  “邹文”并没能为否定这一论点提出一个有力的数据。

  三、受教育、背景的影响,中国新移民对会馆的看法不同于新加坡人。

  “邹文”的内容也支持了这一论点。

  四、会馆的内斗。

  远的不说,大家对于今年初的“新加坡海南会馆爆发严重分裂”应该记忆犹新吧?请参见《联合早报》和《联合晚报》的相关报道。

  网友令狐冲在今年4月18日“联合早报网”上谈到:“海南会馆这几年来,派系之间不断的争权,自己人都不能包容,就别谈到外人!”

  “邹文”也承认会馆内部、会馆与会馆之间存在矛盾这一事实。介不介意是见仁见智的。

探讨要在同一个范畴内

  五、大多数新移民并不需要会馆的基本功能。

  尽管“邹文”对这一现象表示不满,但也承认了这一事实的存在。

  本人欢迎批评和探讨。但是批评要摆事实、讲道理,探讨要在同一个范畴内。

  “蒋文”的论点只是基于存在的事实,并没作“逻辑推理”,更不作妄加推测。而事实本身的对与错与“蒋文”无关,也不是“蒋文”要讨论的。邹璐女士如果不同意“蒋文”的论点,需要有事实来助证自己的论点来证明“蒋文”的论点是错的(而“邹文”的一些内容刚好助证了“蒋文”的论点的存在),而不是讨论事实本身的对与错,这与“蒋文”无关,可另起一文,避免读者误解为本人的错。

  “蒋文”讨论的范畴是“会馆帮助新移民”,“蒋文”并没有否定会馆的“秉承传统,守望相助,排忧解难,关爱社会,服务人群”,也没有否定会馆的历史功能。“邹文”随意扩大“蒋文”的讨论范畴,再加以评论有误导读者以为“蒋文”所为的嫌疑。

  如同“蒋文”的结尾所指出的,“蒋文”的目的是让大家知道实际情况,要大家把热情用在点子上,去多了解新移民的想法和需要,好过一厢情愿,到头来认为新移民不领情。实际上,公平、理解是让新移民融入的最佳法宝。

  邹璐女士是一位自由撰稿人,应有基本的逻辑思维和判断能力。我无法理解“邹文”如何从“蒋文”基于事实的论点中“逻辑推理”出“他们装满知识的头脑看待问题却仅仅思考一半,即从自我出发,发现自己什么都有,根本不需要别人帮助,却没有推己及人……从这一点看来有些人精神上还依然贫穷,社会道德软弱无力,他们依然是社会存在中的被动弱者,只想到自己是否需要得到别人帮助,没有想到自己也足够富有并有余力。如果他们还振振有词,为自己不需要会馆帮助而自鸣得意,只会让我感到他们的自私冷漠”。

  这种从“不需要会馆的基本功能”变成“不需要别人帮助”到“没有推己及人”进而得到“自私冷漠”的荒谬逻辑,这种毫无事实根据的言论是对认为不需要会馆帮助或不想加入会馆的人的侮辱。

作者是技术行业经理人员




顶部
阿牛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515
精华 83
积分 12833
帖子 4603
威望 8188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2-1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9-22 15:3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李承璋:会馆的发展与新移民的融入

李承璋(2010-09-21)

  进入21世纪,由于电脑科技和手机的普遍化,人的精神面貌起了根本的改变,过去的传统、习俗,不得不跟随时代而作出某些让步,重新“包装”,以适应现代社会的需要。会馆等民间组织也不能例外,在时代的冲击和感召下寻找新的定位,新的出发点,否则,只好自生自灭。这是残酷的事实,却也是一个自我更新的契机。

  正如邹璐所说:“作为会馆,他们秉承传统,守望相助,排忧解难,关爱社会,服务人群,他们对于新移民的联系,帮助和促进融入等等努力是善因种子。这样的用心,即使没有惠及本人,重要的是用心感受”。传统并不是一成不变,新时代有新的想法和作法。会馆的“传统”是既定的基本信约,这有其历史背景,是秉承先辈创立和发扬会馆的传统精神。现今会馆的新任务除了“秉承传统”外,也间接或直接配合政府的移民政策,在这方面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这不是对错的问题。我们都知道,会馆走到今天,已出现青黄不接的现象,当老一辈会员相继离世,会员数目不断减少,新加坡的年轻人对会馆组织和活动普遍不感兴趣,这就给会馆的生存带来不可估量的问题,一些小会馆就因为这样而不得不解散。我们承认一部分会馆内部时有纷争,但这不是决定会馆生死的问题,培养接班人的问题才是。吸引新移民加入会馆,一方面填补这个空间,一方面能借助新移民的力量、高素质的学养和高水平的文化背景,给会馆带来一股新的动力,这是会馆在21世纪新的任务之一。

  会馆除了在生活上帮助老会员(老移民的后代)之外,也在其它方面如教育、文化等发挥作用,经济的考量早已不是话题,在寻求文化认同这方面,可以跟新移民配合。我们看到,由于新移民的加入,很多会馆和民间组织,在文化的推动上已卓有成效,正在形成百花齐开的局面,新加坡人对新移民在文化上的表现是激赏、肯定和认同的,反而有些新移民却不以为然,这是颇令人费解和疑惑的。在塑造新的文化形象方面,新移民的付出和奉献是不可抹杀的。

  蒋琦在《会馆助新移民融入新加坡收效甚微》一文中说:“接纳新移民和新移民融入是两方面的事。以本人从中国移民新加坡20年的观察,利用会馆帮助新移民融入新加坡是一厢情愿、或者收效甚微”。这样的说法不符事实,这只是他“从中国移民新加坡20年的观察”,20年的时间不算短,但他究竟“看”到了什么?“感受”到了什么?20年的时间尚且无法融入新加坡社会,更别说那些初来乍到,或仅仅在新加坡生活三五年的“新移民”。相当一部分新移民对新加坡社会、国情、世俗缺乏认知,并采取冷漠的姿态。为什么蒋君在新加坡生活20年,还会认为“新移民融入新加坡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呢?理由很简单,他仍然放不开新移民的身份,不愿意“融入”,而采取冷眼旁观的姿态。如果每个新移民都能像邹君所说“用心感受”,融入不是问题。会馆不是政府的工具或应声虫,不是被有关当局“利用”来“帮助新移民融入”,而是一种自觉的行动,大家都看得到的事实,一旦会馆出现“断层”,会馆的命运也就“注定”了。

新移民对会馆亦有贡献

  蒋君似乎把会馆内部之间的纷争当成是主要的,当成是新移民融入会馆的绊脚石,他说:“作为一名新移民,又何必蹚这一浑水呢”?言下之意,似乎新移民也卷入了会馆内部的纷争,这一说法有失公允。会馆内部的纷争,在一百多个会馆组织当中,只不过占了极其微小的数量,这样说有一竹竿之嫌。如果蒋君的逻辑推理可以成立,今天的会馆早成了斗兽场,大家拼个你死我活,哪还有闲暇去搞什么文化活动?更别说帮助同乡同宗。

  我们要如何了解新移民?搞几个对话会就能了解吗?能促进彼此之间的关系吗?会馆(包括联络所等)无疑在这方面起了积极的桥梁作用。对一个新移民来说,他要花多少时间,用什么方式去了解新加坡社会?如何与周围的新加坡人建立良好、融洽的关系?单靠个人的交往,收效是“微乎其微”的,而选择加入会馆,一方面能在这个大家庭与本地人接触,一方面能发挥自己在文化上的优势、长处和天份,与新加坡特有的文化环境融合,进而带动、引领新型的新加坡文化,形成另一种别具风味的新中文化特征的内涵。这对我们国家的未来,对下一代人格的塑造,对会馆的发展,对文化的推动,肯定是积极乐观的,绝对不是像蒋君所认为的“一厢情愿”。

  针对这样的现象,邹君一针见血指出:“有些人精神上还依然贫穷,社会道德软弱无力,他们依然是社会存在中的被动弱者,只想到自己是否需要得到别人帮助,没有想到自己也足够富有并有余力。如果他们还振振有词,为自己不需要会馆帮助而自鸣得意,只会让我感到他们的自私冷漠”。确实,众多新移民当中,有多少人愿意把他们“足够富有并有余力”奉献出来?这个社会不是只有新加坡人生活,它还包括新移民。对这个社会,我们都是精神意义和经济意义上的“得益者”、“获取者”,同时我们也是“奉献者”、“付出者”,两者之间其实并没有矛盾。不管你来新加坡的理由是什么?你在新加坡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这块土地与你我都是休戚与共的,除非你选择有朝一日再度移民或回家。当新加坡付出与奉献时,受惠的不只是新加坡人,为什么在新加坡生活了“20年”,还是舍弃不了新移民的认同?为什么不把新加坡这块土地当成自己的家?如果是自己的家,就愿意付出和奉献吗?说穿了,这就是如邹君所说的“自私冷漠”。邹君的逻辑并不“荒谬”,站在坚实的事实的基础上来论断,并不是蒋君所说的“对认为不需要会馆帮助或不想加入会馆的人的侮辱”。蒋君的言论太过偏激了。加不加入会馆纯粹是个人的选择和意愿,邹君并没有“强迫”他人之意,她只是根据自己的观察和感觉作出这样精辟的推论,这是从大方向着眼,有它的客观性。身为老移民后代的新加坡人,我不能苟同蒋君的说法,其观点显然是为“自鸣得意”、“自私冷漠”的新移民(也包括一部分新加坡人)寻求保护伞。

  从大量事实可以看到,很多会馆的活动,都有新移民的参与,在某种程度上,提升了会馆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和形象,也增进了彼此的了解,并塑造了文化艺术的新形象。新移民也纷纷成立自己的“会馆组织”,慢慢地从个人的奋斗走向群体的结社,带来一股新鲜的和谐与互动。在新加坡这同一个天空下,我们拥有的是同一个梦想。如果我们只懂得向这个社会索取资源,以满足个人的欲望,无论在新加坡生活多久,也依然是“自私冷漠”的。我们对先辈的开拓精神,对现今会馆的开发姿态,理应感恩。




顶部
内山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9
精华 47
积分 21758
帖子 10506
威望 1115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0-1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9-22 16:52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阿牛 于 2010-9-22 10:01 发表
不知他们是否了解大部分新移民对会馆的看法?否则只能是一厢情愿而已。

蒋琦先生又是怎么了解大部分新移民对会馆的看法呢? 有人选举他代表新移民了吗?




顶部
内山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9
精华 47
积分 21758
帖子 10506
威望 1115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0-1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9-22 17:03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阿牛 于 2010-9-22 10:01 发表
  当这些中国新移民来到新加坡,他们大多数受过高等教育,有不错的收入,视野宽阔,都能以华语及英语与人沟通,能在社会上立足。他们并不需要会馆的基本功能:“帮助无依无靠、生活艰难的人,让他们感情上有所寄托”。
...

蒋琦这句话虽然是事实.....但结论却是错误的. 他在逻辑上犯了两个错误......

1) 他假设会馆除了基本功能外, 就无法提供其他功能了......这是荒谬的. 据我所知, 很多本地会馆很有财力, 只要他们愿意, 其实可以开发很多功能......就看他们如何定位, 愿不愿意扮演帮助新移民融入的角色了.

2) 他假设新移民在不需要会馆的基本功能后, 就不会有任何其他需要了......但我们都知道, 人总是有需要的. 在基本需要被满足后, 还会有更高的需要.




顶部
内山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9
精华 47
积分 21758
帖子 10506
威望 1115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0-1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9-22 17:10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阿牛 于 2010-9-22 10:16 发表
  “蒋文”的论点只是基于存在的事实,并没作“逻辑推理”,更不作妄加推测。而事实本身的对与错与“蒋文”无关,也不是“蒋文”要讨论的。邹璐女士如果不同意“蒋文”的论点,需要有事实来助证自己的论点来证明“蒋文”的论点是错的(而“邹文”的一些内容刚好助证了“蒋文”的论点的存在),而不是讨论事实本身的对与错,这与“蒋文”无关

这段话显示这位蒋先生很没逻辑......

论点当然要基于事实(论据), 否则是站不住脚的. 但是从事实到结论, 是必然要通过逻辑推理或分析的. 没有逻辑推理, 论据本身不可能自己变成结论.

我还没有见过一个如此可爱的论者, 竟然否认自己作过“逻辑推理”. 既然如此, 那还论什么呢?




顶部
韩山元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436
精华 361
积分 33674
帖子 14491
威望 1902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5-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9-22 21:4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必须纠正蒋琦的几个错误

作为在会馆工作了20 多年的老兵,过去当记者又是长期负责采访与报道华人社团活动,我想自己对会馆与华人社团的了解不会比蒋琦差。蒋琦不很了解会馆的情况,却敢于针对会馆大发议论,我首先得钦佩他的勇气。其次,不得不指出他的错误,以正视听;

我还是照录蒋琦的原文,以免他说我“歪曲”他的话。

蒋琦这样说:“再加上会馆内或会馆与会馆之间的帮派斗争、勾心斗角、闹上法庭的事时有所闻――即使新移民新组织的团体也不例外――作为一名新移民,又何必蹚这一浑水呢?”

我要严正指出:“蹚浑水”是比喻跟着别人干坏事。请问:加入会馆或新移民组织是跟着别人干坏事吗?这样的指责太严重了!在中国受教育的蒋先生的华文水平不会比我差,“蹚浑水”的意思他不会不明白。(请查《现代汉语词典》2002年增补本1227页)

再说,新加坡宗乡会馆有两百多间,内部虽然有矛盾(这有什么稀奇?)但是闹上法庭的有多少?我数来数去不到10间,能用这极少数将内部纷争闹上法庭的会馆当作所有会馆的代表吗?

第三,会馆内部有纷争,但是现在会馆与会馆之间哪有什么“帮派之争”?有听说海南会馆与福建会馆,或客属总会与潮州八邑会馆有“帮派之争”吗?好多年前,茶阳会馆与茶阳励志社有过纷争,但那是大埔人自己的纷争,不是“帮派之争”,何况那场纷争早已平息了。

有道是: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可是新加坡就这么奇怪,有些人可以不调查,不了解情况,却可以大发伟伦,指责别人,我必须说:此风不可长!

[ 本帖最后由 韩山元 于 2010-9-22 22:56 编辑 ]
顶部
焚琴煮鹤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672
精华 63
积分 17799
帖子 8072
威望 9493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9-22 22:5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韩先生好:

趟浑水,一般实际使用当中意思是1,卷入很复杂的事情中,2,没事找事,自找麻烦。

例句1:散户就不要来趟这趟浑水了,旁观股价直线向下吧!
http://guba.eastmoney.com/look,000404,7007815507.html

例句2:不当主帅不是怕蹚浑水。
http://sports.sdnews.com.cn/2010/9/16/946305.html

例句3:
女法官郭彩云就不怕“趟浑水”,彩云善断家务事。
http://www.nen.com.cn/77970767572107264/20071008/2322687.shtml

这里面都没有做坏事的意思。




各位中秋快乐!

[ 本帖最后由 焚琴煮鹤 于 2010-9-22 23:04 编辑 ]




点一下,看看我的部落格

顶部
韩山元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436
精华 361
积分 33674
帖子 14491
威望 1902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5-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9-22 22:5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希望将这场辩论引向深层思考

这场关于新移民与会馆的辩论如果能引向深层次的思考,这将很有意义。我们当然要厘清一些错误的推论(如上述蒋琦的话),但我很想知道:

为什么会出现蒋琦这样的人?
为什么他会把参加会馆当作“蹚浑水”?
为什么还有人为他摇旗呐喊助威?
为什么会有人把人家建议新移民参与文化与社会服务说成是没有必要的?
顶部
任我行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2091
精华 4
积分 1712
帖子 816
威望 896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7-1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9-23 08:06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回复 #11 韩山元 的帖子

韩先生质问:

"为什么会出现蒋琦这样的人?
为什么他会把参加会馆当作“蹚浑水”?
为什么还有人为他摇旗呐喊助威?
"
(1)为什么会出现蒋琦这样的人?

首先,我比较不明白的是 - 蒋琦这样的人怎么了?他是犯了什么罪吗?

他唯一冒犯韩先生的事,大概就是写了篇文章不同意会馆帮助新移民融入的功能而已。怎么到了韩先生的笔下,变成了“这样的人?”

难道在韩先生的笔下,和自己意见不合的人就变成了“另类”不成?

(2)为什么他会把参加会馆当作“蹚浑水”?

每个会馆都有派系,好一些会馆的领导人物也是本地有名的企业家。冲着会馆的财政资源,在里头试图捞点好处的情形一直都有。小到给会馆提供一些服务做生意,或者利用会馆的资源以考察的名义免费旅游,大到利用会馆的人脉和资源来搞集资,都有。

因为有利益冲突,所以有斗争。有的闹上了法庭(如海南会馆),有的是内部解决但反目成仇。有人不愿意参加会馆,正是因为如此。

比较起单纯的民间社团如校友会,因为没有财政资源,自然也没有利益可以争取,所以斗争就少。

(3)为什么还有人为他摇旗呐喊助威?

这句话就更扯了。会馆能否帮助新移民融入,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认为会馆有这么大的功能帮助新移民融入,当然要举出数据来说明。蒋琦以他自身的经验认为会馆在这方面的收效不大,也有他的依据。

赞成蒋的观点的人,就变成了“为他摇旗呐喊助威”的喽罗?


最后,我必须指出,当蒋琦写出:

“邹璐女士是一位自由撰稿人,应有基本的逻辑思维和判断能力。我无法理解“邹文”如何从“蒋文”基于事实的论点中“逻辑推理”出“他们装满知识的头脑看待问题却仅仅思考一半,即从自我出发,发现自己什么都有,根本不需要别人帮助,却没有推己及人……从这一点看来有些人精神上还依然贫穷,社会道德软弱无力,他们依然是社会存在中的被动弱者,只想到自己是否需要得到别人帮助,没有想到自己也足够富有并有余力。如果他们还振振有词,为自己不需要会馆帮助而自鸣得意,只会让我感到他们的自私冷漠”。

  这种从“不需要会馆的基本功能”变成“不需要别人帮助”到“没有推己及人”进而得到“自私冷漠”的荒谬逻辑,这种毫无事实根据的言论是对认为不需要会馆帮助或不想加入会馆的人的侮辱。”

我是赞同的。

邹路自己爱参加会馆,那是她的选择。把没有兴趣参加会馆的人说成是自私冷漠,那是一种侮辱。

韩先生这样的把不同观点的人归入另类,我认为非常不妥。

顺带问一句 - 韩先生自己的家人朋友之中,可有多少人是参加了会馆,而且是在会馆里头很活跃的?难道他们没有加入会馆,就成为邹路笔下的“精神上还依然贫穷,社会道德软弱无力,他们依然是社会存在中的被动弱者,只想到自己是否需要得到别人帮助,没有想到自己也足够富有并有余力。如果他们还振振有词,为自己不需要会馆帮助而自鸣得意,只会让我感到他们的自私冷漠”?

顺带说一句,我还是本地某会馆的终身会员。从儿童时代就开始参加会馆的活动。

[ 本帖最后由 任我行 于 2010-9-23 08:36 编辑 ]




天地任我行

顶部
冷风细雨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8856
精华 26
积分 10530
帖子 5000
威望 5436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9-1-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9-23 08:2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韩山元 于 2010-9-22 22:53 发表

为什么会出现蒋琦这样的人?

...

这个也太怪了吧。。怎么会出现?难道谁能出现还是应该是韩先生决定的?
顶部
韩山元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436
精华 361
积分 33674
帖子 14491
威望 1902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5-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9-23 09:3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蒋先生是犯错,怎么变成犯罪?

我只说蒋琦没有把情况弄清楚,就对会馆说三道四,犯了错误,我可没有说他“犯罪”,怎么到了任我行的笔下,就变成了“犯罪”?这样歪曲别人的话,能够被接受吗?

任我行先生说“每个会馆都有派系,好一些会馆的领导人物也是本地有名的企业家。冲着会馆的财政资源,在里头试图捞点好处的情形一直都有。小到给会馆提供一些服务做生意,或者利用会馆的资源以考察的名义免费旅游,大到利用会馆的人脉和资源来搞集资,都有。”

任我行先生,在您的笔下,会馆的负责人是假公济私的小人,会馆简直一片黑暗,您不觉得这样的指责非常严重吗?我想请问您:好多会馆理事们经常为会馆的各种活动出钱又出力,而且避免动用公款,这点您能否认吗?就拿最近潮州八邑会馆与福清会馆的会庆,顾问、理事们有的捐十几万元,有的捐好几万元,他们有拿到什么好处?会馆领导人这种奉献精神难道您能否认?

说到海南会馆,我可以告诉您,我们代表会馆到外地出席活动,用的是自己的钱(包括机票、酒店住宿费等)要给外地同乡团体致贺仪才用到“阿公”的钱,这点我本人可以负责任的讲。

蒋先生说会馆与会馆之间有“帮派之争”,我已经指出他的错误,不知任我行先生有何高见?

我的亲友当中参加会馆的不少,我的两个兄弟都是海南会馆的会员,当然,我不认为只有参加会馆才能为社会人群服务,我注意到的是:有些人鼓励大家多参加社会服务,包括会馆及其他社团活动,并没有特指会馆。

[ 本帖最后由 韩山元 于 2010-9-23 09:34 编辑 ]
顶部
蔚蓝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73199
精华 0
积分 602
帖子 300
威望 30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9-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9-23 11:50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韩先生好!
我非常同意您的建议,“将这场辩论引向深层思考”。对于楼上的大篇幅论述,我以为己经深入到了各个精神层面了。
但是我想表达,作为一名公众,我认为辩论应该就事论事,对于参与辩论的人应予以尊重。
谢谢楼主把文章放在一起,便于阅读,胜过读报纸。
顶部
韩山元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436
精华 361
积分 33674
帖子 14491
威望 1902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5-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9-23 14:2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会馆与新移民的“双程交通”

感谢蔚蓝网友的理解和支持。关于这场讨论的深化,我先想到几点:

一、会馆与移民的关系是“双程”的,而不是单程的,会馆需要引进新血(包括新移民)来进行自我更新,带来朝气,而新移民可以通过参加会馆的活动来扩大自己的生活圈子,服务社会人群,这也有助于融入新加坡社会。当然,不参加会馆也可以参加别的社团与基层组织来服务社会。我只说“可以”,并非“必须”。总之新移民参加会馆的活动,是互惠互利的事。

二、会馆目前存在的青黄不接的问题,不能单靠引进新移民就能解决,但对问题的解决有一定的帮助,这点也不能否认。

三、会馆为什么难吸引年轻人(包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年轻人和新移民)呢?会馆常有纷争,是唯一的原因吗?这是需要深入全面研究的问题。

四、会馆的领导层要有宽阔的胸襟和远大的眼光,多些人文关怀与文化思考,应在文化上多些建树,主办各种活动,无论多么热闹,最后能留下来的是具有文化内涵的东西。会馆要在文化上有更大的成就,新移民可以扮演积极角色,因为他们当中文化素养高的人不少。
顶部
内山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9
精华 47
积分 21758
帖子 10506
威望 1115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0-1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9-23 15:29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2 任我行 的帖子

任我行此贴......在在说明了他的中文理解和表达能力不及格.




顶部
内山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9
精华 47
积分 21758
帖子 10506
威望 1115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0-1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9-23 15:37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韩山元 于 2010-9-23 09:31 发表
我只说蒋琦没有把情况弄清楚,就对会馆说三道四,犯了错误,我可没有说他“犯罪”,怎么到了任我行的笔下,就变成了“犯罪”?这样歪曲别人的话,能够被接受吗?

任我行一贯如此.....韩先生大可不必跟他较真.

我觉得, 应该象是小学语文课, 教导华文理解能力那样.....应充满爱心, 耐心和仁慈之心, 来尽量纠正他的错误.




顶部
内山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9
精华 47
积分 21758
帖子 10506
威望 1115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0-1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9-23 15:39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蔚蓝 于 2010-9-23 11:50 发表
但是我想表达,作为一名公众,我认为辩论应该就事论事,对于参与辩论的人应予以尊重。

在网上辩论, 要做到这一点是很难的.  这里很多人都辩了几年了, 谁是什么风格, 都清楚......不奇怪啦.




顶部
内山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9
精华 47
积分 21758
帖子 10506
威望 1115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0-1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9-23 15:45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冷风细雨 于 2010-9-23 08:26 发表

这个也太怪了吧。。怎么会出现?难道谁能出现还是应该是韩先生决定的?

您能理解成这样.....倒是有点奇怪了.

韩先生不过是在问, 为什么会出现有这种想法的人...因为这想法是蒋琦发表的, 所以问成, 为什么会出现蒋琦这样的人? 有什么错吗?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9-19 20:54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2434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