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上海科学技术大学忆旧
zhudi80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49772
精华 1
积分 248
帖子 101
威望 146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09-10-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2-9 12:0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上海科学技术大学忆旧

科大忆旧
—为上海科技大学50周年校庆作
        今年5月19日,是上海科技大学诞生50周年的校庆。18日,我们建校初期的部分校友,在嘉定科大原校址举行了一次纪念性座谈会。会上己有现上大领导和原科大若干部门的负责人作了发言,因时间关系,不能使更多的与会者尽倾情愫,畅所欲言。这里,我只想借《校友通讯》的篇幅,谈一点我在科大建校初期的亲历和体会。
        上海科大酝酿建校是在1958年的夏季,当时我在中科院上海分院生物化学所工作。有一次,分院召开全院工作人员大会,会上有人建议要倾分院全院之力在上海办成一所高等学校的问题,立刻得到很多科学家的响应。因为听说北京己经这样做了,且已取校名为中国科技大学。既然首都可以这样办,上海为什么不能办?再说,铁道部、交通部、纺织部,都可以有部办大学,为什么科研系统不能办自己的院办大学呢?
        时值“大跃进”期间,各行各业都要跃进,办大学也不例外。事实上,就在当年5月19日那天,国务院聂荣臻副总理到了上海,和当时的上海市委柯庆施书记等共同研究决定,要在上海创办一所多科性的、理工结合的新型大学—上海科技大学。建校工作由中科院上海分院和各个研究所负责,具体分工是“院办校、所办系”。
       可是,办校的筹备工作需要有一段时间。等到筹备初步就绪,这一年的高校招生考试己经过去。但在那个大跃进年代里,什么奇迹不能发生?经过市里和分院领导的努力,终于在上海高校招生列车的后面加挂了一节车厢。这一年以“中国科技大学上海分校”的名义,在上海高校新生录取名单中添加了488名学生,送到复旦、上医、浙大等校去代培,这就是我校的第一批1958级学生。
       学校正式选定校址和以上海科技大学这块招牌挂出去招生,是在1959年。我是那年笫一批从中科院被分配到学校去任职的教师。当时人们办学的热情很高,很多科学家都担当了院系领导的重任。如年高德劭的上海分院副院长、冶金所所长周仁老先生担任了校长,硅酸盐所所长严东生先生担任了硅酸盐化学与工学系主任,有机化学所所长汪猷先生担任了元素有机化学系主任,生物化学所所长王应睐先生担任了生物物理化学系主任等。连学校最早成立的基础课教研组—化学教研组,也是由生化所派出的著名生物化学家沈昭文先生担任组长的。当时我也是这个教研组的一名成员。时值暑期,欧阳路新校校址还在装修,为了使我们有一个清静凉快的备课环境,学校特地租用了南昌路科学会堂的一间会议室作为我们的工作室,后来担任学校党委副书记的刘芳同志那时还特来为我们指导工作和安排生活。总而言之,上面对我们这所草创时期新大学的工作是十分重视的。
        科技大学建校之所以受到重视,与其说是形势需要,还不如说是出于科学家们本身合乎实际的要求。爱国的科学家们要求释放能量,他们不满足于小小研究室内靠几个人手把手地传授的工作方法,他们要求有以批量训练方式的年轻人接他们的班。在此以前,生化所己有过探索,他们曾办过两届高级生化训练班,使未入门或入门不久、本所或兄弟所的初级研究人员得到有效的培养。这是个良好的例子,他们想把这种工作方式推广,因此对办大学特别起劲。自欧美留学归来的研究人员都认为,研究和教育简直是分不开的,尤其是理科方面的学术研究,国外通常都是在大学里进行的。大学教师既搞教学,又做科研,教学与科研相长,这是十分有效的途径。药物化学家嵇汝运先生在一次大会上说,科学家自然是要既研究又教书育人的。举例说,国外同行写信给生化所王应睐所长,信封上写的都是“王应睐教授收”,没有写“王应睐研究员收”的,他们不明白研究员是什么东西,人家不了解你的职称或职务是什么研究员,人家只承认你是教授。一席话说得大家都热烈鼓掌。还有人(我己记不起是谁了)说,研究人员搞教学,可以时常梳理你头脑里的知识,使你的学识系统化逻辑化,可以发现你研究中的漏洞,提高你的研究水平,研究人员何乐而不搞教学乎!这些话也同样引起了与会人们的赞赏。
       我国在建国初期,学习苏联四十年代的做法,把科学院和高等学校的任务分割开了,弄得双方都有不满情绪。时任科学院院长的郭沫若先生和高教部部长的杨秀峰先生,在争聘归国留学生时,时有争论。因郭、杨二人都有耳背的毛病,所以时人曾有“二龙(聋)抢珠”的谑语。现在中科院提出办科技大学,郭院长又当仁不让地兼任了校长,不知他对过去的“抢珠”一事作何感想?时势总是沿着规律性方向演化的,也许科技大学的出现,己经预示着中国要在科教机构方面走院校携手共进的道路了。
       自从北京、上海两地出现了科技大学,全国各地相继出现了许多科技大学,考其用意,似乎非“科技”二字不足以表示其所办学科的先进性。又因为先进科技之广为采用,又有哪一个大学不标示其先进性要求的。因此之故,大学之贴上“科技”标签似乎也是不必要的了,上海科技大学此后隐其大名而并入于上海大学,此亦其缘由之一欤?
   值兹上海科技大学诞生五十周年之际,缅怀往事,谈一点当初办学初衷的管见,以及其后大浪淘沙的趋势,对于我们总结过去和展望未来,也许是不无益处的。

作者:朱振和教授。1931年生。江苏常熟人。195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化学系。先后服务于中国科学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生理生化研究所与上海科技大学(現上海大学)。1992年退休,退休前为上海科技大学化学系教授。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2-9 19:21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4818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