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诗一
新手上路
Rank: 1


UID 69816
精华 0
积分 48
帖子 18
威望 30 点
阅读权限 3
注册 2010-8-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2-9 17:4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廉价劳工

《廉价劳工》



(一)

“请问能订工吗?”
“对不起,这周的都满了。”
……

在这里,我并非完全洞悉了人间冷暖,但也算晓生活苦辣。从前从未想过自己会为了几块几毛钱的薪水去打工赚钱,勤工俭学这类字眼更是离我无比遥远。在那个高考后的夏天,听说昔日的同学们都纷纷去体验生活了,我坐在电脑前悠哉的和老友颇有共鸣般的说:在家有吃有喝的多好!干嘛去受那罪?

然而今非昔比的现实,总非当初想象的样子。虽是不固定的兼职工作,每次也不乏熟悉的面孔,久了也认识不少同时独自在外打拼的祖国同胞。我们这些人大多都是没有身份的(没有绿卡,更不是公民),或年少时只身一人出来闯荡,或毕业后出来继续深造。虽说着不同的方言,那也是同祖同根般亲切的乡音。

“你来新加坡多久了?”
“一个多月吧。”
“才一个多月就出来打工啊?”
“没办法,学费太贵了啊!”

学费太贵了,我们何尝不是有着同样的感慨。那些整日游手好闲的本地学生,每月个位数的学费还满腹抱怨。若非有个金山银山,每月几百新币学费,几百住宿费,再加上生活所需的其他大小费用,乘上日渐增长的汇率,我们谁花的心安理得?纵使锦衣玉食,那些价钱都懒得还的公子哥,也多少学会了货比三家。或者有时并不是缺钱,只是习惯了去做一件差事,与其对着电脑虚度光阴,真不如做有酬劳的差事活的充实。

“你多大啊?”
“今年21了。”

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似乎我们还停驻在犹豫该叫他们叔叔阿姨还是哥哥姐姐的年龄。只是岁月不饶人,原来我和身旁这些二十刚出头的90后一样,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怎么跟年龄小点的人在一起时,还觉得自己和他们一样还是未成年呢!

穿惯了休闲鞋的脚被惯坏了,一个个不会化妆不会穿高跟鞋的女生们,也慢慢驾驭了中介买来的又磨又累的高跟皮鞋。男生也抱怨皮鞋穿久了脚站的生疼,连脚趾也像爸爸的一样往里并了。有钱走出国门,谁又能比谁家境差多少?曾经被家人捧在手心的少爷公主不说十指不沾阳春水,那也是有瓶子倒了都懒得扶。习惯了自己一亩三分地的乱中有序,却看在钱的份上把宴会厅的餐具摆的鳞次栉比。远方的春节气息正浓,既然回不去,就无所谓过不过年了,打破头的抢有额外酬劳的节假日工作,笑脸相迎的端茶上菜,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

也许离开家的那天起,我们就注定比别人更迅速的成长。在众人的期许和羡慕中背上“留学生”的美名,心中冷暖自知。

此刻,中介领工资和订工的柜台前皆排起了长龙。



(二)

“今晚到几点?”
“说是十二点,OT(over time 加班)的话可能两三点了吧,不过明天要上学,我肯定不OT。”

一小时七元的兼职工,薪水实属不错了。又是这蕞尔小国新开的集餐饮、住宿、赌场、观光等于一提的综合性酒店,环境好,伙食好,待遇是其他酒店无可比拟的,纵使中介暗地里吃了回扣,工资也一样高出其他地方。这大概就是其麾下有几千乃至上万兼职工的原因吧。



在员工通道、更衣室、工作岗位上,有着数不胜数的中国面孔,说着地道的东北话。他们不过也才二十出头,只身来到国外。不同的是我们拿的学生证来求学,顺便赚点生活费,他们则持为期两年的工作准证,拿底层劳动人民的微薄工资,在这里奉献一段青春年华。不论怎样,我们都一样用时间和体力来换钱,这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薪水足够收买人心了。况且,于我们而言,这又是个快速提高英语的好地方。



有时候我常想,我们这些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兼职工,究竟给这里带来的多大的效益?我们能拿到的又能是其中的几百分之几?一千多人的宴会,怕是一张桌的费用就能打发我们所有了吧!是的,仔细想想看我们就是这么廉价,却依旧乐此不疲的继续做廉价劳工。就像是因为吃到一颗糖而开心许久的孩子一样。但是孩子不用努力获取一箱糖,也不会知道他吃到的只是其中的一颗。



或许于此就够了,我不该想的太多。可是穿梭在这个城市的中国面孔越来越多。也许变了说话的语调,也许变换了妆容,但内心总有一种无法被同化的东西,我不知道该怎样描述。移民、留学、工作…出国的机会越来越多,高质量生活、学历、金钱,我们各求所需。但踏着外人的土地,我们又流走的多少淝水?说我们地大物博物产丰富,这占世界总比例并不多的物产却近乎出口到每一个角落;说我们劳动力丰富,这丰富且廉价的劳动力在各个地方给外国人创造着不可估量的财富…



活在当下,很多心知肚明的事,似乎不适合刨根问底,也许只用做好眼前该做的,把最后几个碟碗端去后厨就足够了。有人会把餐具洗干净,厨师会准备好餐后甜点,我们只需要把它端上桌,熬过一个小时就能多拿一小时的钱。或许我们并不满足于此,但谁都无力一手改变世界。

“Who wants to OT?”经理问。
大多数人果断的举起了手。





逝去的不只是流年。

顶部
丽珣 (ahu)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56880
精华 0
积分 243
帖子 121
威望 122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10-3-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3-18 12:08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是的,仔细想想看我们就是这么廉价,却依旧乐此不疲的继续做廉价劳工。就像是因为吃到一颗糖而开心许久的孩子一样。但是孩子不用努力获取一箱糖,也不会知道他吃到的只是其中的一颗。”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苦过之后对甜的感受才会更细致、更具体。当下那么多仍然在“瓶倒了懒得扶”状态的孩子,以后还是一样要经历生活的风雨;早一点知道生活的不易,对青少年来说更有意义。恭喜楼主现在明白了:)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2-15 16:19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2448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