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当代耆儒爱新觉罗·毓鋆逝世(三)
本帖已经被作者加入个人空间
毛朝晖
特邀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90671
精华 0
积分 93
帖子 31
威望 62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11-4-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4-18 09:3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当代耆儒爱新觉罗·毓鋆逝世(三)

毓老師與我──悼毓老師

張輝誠/聯合報

   
    我和毓老師並不親近,雖然幾次試圖親近,但大多徒勞無功,因為當時能和毓老師親近的,都是已經跟隨他三、四十年的老同學,情誼如同父子。我這個後生小輩初來乍到,就想親近老師,確實不容易,也很奇怪。但幾天前,得知毓老師過世,獲悉他老人家對我的看法,原本傷心難過之外,又多了一份遺憾。

你們不急,我急!

    民國93年9月20日,我第一次到毓老師奉元書院聽課。當時想進書院上課,必須有人介紹,同校一名同事曾是毓老師學生,說好帶我去,卻遲遲沒有動靜。我只好轉尋別人幫忙,問到電話,便大著膽自己打電話過去,向接電話的張嫂(照料毓老師生活起居的張哥之妻,張哥一家人與毓老同住)表明意圖,張嫂把話筒轉給毓老師。毓老師在電話那頭問:「哪裡人?」我心想應該說出祖籍,可能比較有希望,便回答:「江西人。」(後來才知道老師比較想教台灣人,我阿母是台灣人,若早知道我應該說台灣人的。)毓老師又問:「你在哪念書?」「師大國研所博士班。」再問:「你研究什麼?」「研究詩!」毓老師口氣馬上轉變,說:「我這裡不教詩!」我嚇一跳,趕緊解釋:「老師,我想學中國文化。」毓老師口氣緩和下來,說:「那你來吧!」


    第一次上課時,我就受到極大震撼。當時毓老師已經九十八歲了,聲若洪鐘,抱著病軀猶自精神奕奕講學不輟,不斷激勵學生以天下為己任。忽然之間,我從前讀過的古書上句子,「誨人不倦」、「任重道遠」、「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樂以忘憂,不知老之將至云耳」等話,紛紛在眼前聚集,從平面的文字化為具體的形象,凝結成毓老師的丰姿神采、尊貴氣質、堅毅風骨,以及鼓蕩豐沛的勃勃生命力。
雖然我入門晚,卻極幸運,成了毓老師「關門弟子」,最後一班學生。當時兩年多,上課專教精華,教術、教時、教策、教謀略,全是帝王之學,毓老師希望能再為台灣培養更多人才,上課便常說:「你們不急,我急!我急,是來日無多;你們不急,是來日方長。再三勉勵你們,發憤的目的,就是圖強,給你們打氣的話,老師責無旁貸。你們必得要把古人的智慧串在一起,既然要做人,就做偉人!」又告誡說:「你們怎麼那麼大方?不在意時光!好好為學,不要浪費時間,給人間存精華。人一無所得,就空活一生。再三勉勵你們的,都是為你們的子孫謀。」

成事業,絕不可爭功

    當時有件事很讓毓老師開心。──老師得了金牌獎。
    這事得從「永陵」說起。永陵,位於遼寧撫順永陵鎮,是毓老師直系祖先努爾哈赤上五代的祖陵,葬有孟特穆(肇祖)、福滿(興祖)、覺昌安(景祖)、塔克世(顯祖),以及努爾哈赤兩位叔伯禮敦和塔察篇古,始建於明萬曆26年(1598年),毀於日俄戰爭(1904)。兩岸開放,毓老師回永陵,發現永陵片瓦無存,他設想出一個法子,讓永陵順利重修。重修期間,當地人見毓老師在此散步,好奇問:「您老是外來人吧?」毓老師回答:「永陵是我的老祖宗!」中國民族委員會派來修陵的人,半夜不敢外出,怕見鬼,毓老卻時常夜出,別人問,他答說:「我很願意晚上遇到他們!」永陵修好後,毓老師把祖宗遺物一樣又一樣捐給一旁新設立的滿學研究院和博物館。2004年,也就是我進書院那年,永陵被聯合國列入世界文化遺產。老師開心極了,用他的話就是「得了金牌獎」。過一段時間,他又提到此事:「世界文化遺產通過了,今年卻沒回去,為什麼?不去分功。成事業,絕不可爭功。老子曰:夫唯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
    永陵成功,讓毓老師非常開心,他說:「盡責任,犧牲享受,享受犧牲。一輩子沒有享受過,只有得到世界文化遺產這件事,開心。精神的愉快比什麼都快樂。」然後毓老師又開始興奮地計畫起下一個十年,他說如果還有十年的話,還想辦投資公司、辦基金會、辦養老院,來救濟貧苦百姓。有時又感嘆:「再活十年太受罪了,御醫說我沒病,就是老了!」有時又說:「蔣宋美齡活到一百零六歲,怎能輸她!」有時又說:「我今天特別開心,電視新聞說有一個人瑞,活到一百二十五歲,我聽了開心!活到一百二十五歲,能做多少事啊!」
    毓老師在母親故去後,發願手繪千幅觀音菩薩像。老師說:「我畫畫是修頤和園的畫工教的,只要夜裡睡不著覺,就起來畫觀音,已經畫四百多張。」毓老師學問是小時候母親所教,十三歲前背完五經,母親還罵他沒出息,因為當初皇子們大多十二歲就背完了。二次大戰後,審理滿洲國戰犯,皇族中只有毓老師不是漢奸,母親告訴他:「過去就過去吧,痛定思痛,你以後就改字慰蒼(安慰蒼民)。」毓老師覺得慰蒼責任太大了,擔當不起,只敢先用「安仁」。母親要他信佛,他就信佛,並且在我進到書院上課這一年,遇上母親節,毓老師特地到新莊剛開幕的慈濟醫院,為了迴向母親功德而去作義工,待了一整天。回來就告訴我們:「為什麼大家錢都捐給慈濟?就是有誠、有信。我告訴你們,人必得去做,證嚴只有高中畢業,以她的程度能有這種成就,了不起!沒有般若妙智,能有今日成就?我告訴你們,證嚴就是活觀世音菩薩。」接著又說:「但是證嚴是用『慈』濟,救患救苦於既形;我們要用『道』濟,聖人者,貴除天下之患,防患於未然,咱們把患都先除了,慈濟還有患可以救嗎?」

想寫《新浮生六記》

    毓老師上課時也時常提到師母,說:「這一百年都是狗打架,現在倒想寫《新浮生六記》,寫和老太婆認識經過,年輕時候剛到台灣倒不想,老了才想得越仔細。」接著又說師母是蒙古格格,自幼兩人訂婚,皇族婚姻自六歲就不讓見面,要結婚時已經亭亭玉立。六歲時也得離開父母,不與父母同住,和嬤嬤住,所以和嬤嬤最親。跟母親什麼都不敢講,和嬤嬤什麼都敢說。毓老師日夜盼望格格能過府來玩,自忖:「不知道是不是長得蒙古臉?」終於有一天過府來玩,毓老師想從書房偷看,宮女把格格團團圍住,完全看不見。最後嬤嬤只拿來一幅畫,說是格格畫的。毓老師負氣說:「我不看!」嬤嬤就說:「先看看再說吧。」一看,竟畫得比毓老師還好。毓老師又回憶說:「想當年我也很會唱戲,結婚以後,老太婆過門聽見,就說:『五音不全,天天唱。』我就不唱了,這不讓她占先了?老太婆最會唱『窩窩頭戲』,唱得最好是《三娘教子》。什麼叫窩窩頭戲?票錢全拿來救濟北京窮人,讓他們冬天買窩窩頭吃!」
    毓老師十三歲赴日本讀書。毓老師在男校,師母在女校,日本人派一女祕書終日隨行,師母對毓老師說:「乾脆納了吧?」老師正色說:「胡扯什麼?」毓老師回想這段往事,就說:「滿人習慣,王爺娶一個福晉(親王正室),可以再納三個側福晉,單禮親王府,三代不納妾。」又說:「日本人想升堂入室啊!」
    到了民國36年,毓老師被蔣中正軟禁至台灣,從此夫妻兩人五十年未能相見,但是毓老師五十年如一日,未曾再婚,沒有緋聞,專情專意,堅定不移。有一回,老師忽說師母家學是《昭明文選》,從小熟背,兩岸開放後,師母寫來的情書,就用四六駢文寫成,說完後老師便一逕默誦起信上文字。我當時很想整段抄錄下來,但駢文用字艱澀,不容易聽懂,只聽出其中兩句,「兩地相思,一言難盡」。我當時感動到無以名狀,老師把師母的情書居然讀到都默背下來了,其中款款深情,不言可喻。

台灣必得從立本開始

    我寫這些,看起來都像小事,其實不然,這些都是毓老師嚴於律己、孝悌追遠、躬身實踐的實證。毓老師一一做到,然後他才說:「台灣必得從立本開始,孝悌也者,其為人之本歟!本立而道生。入孝,出悌,謹信,泛愛眾,親仁,行有餘力,則以學文。」又說:「什麼是文?政治家就是文,經天緯地謂之文,文人智周萬物,道濟天下!」
    我進奉元書院兩年多,毓老師因為身體不舒服,上課斷斷續續,我便去得少,後來就沒再去了。隔了兩年,我仍時時想念毓老師,有一天突然想起毓老師一生傳奇,卻沒有學生膽敢寫出關於老師的文章,覺得實在可惜。當下不知從哪冒出的傻膽,居然就開始動手寫,重新整理上課筆記,翻遍手邊所能找到的滿洲國、清末史、清王府各種資料,花了一個月時間,字斟句酌,寫成〈毓老真精神〉一文。報紙刊登後,我特地剪報寄給毓老師,但不敢打探任何消息。後來似乎也沒有傳出遭罵的消息,於是每隔一段時間,我把思念老師的心情再轉化成另一篇描寫他老人家的文章,刊出後,再剪報寄給老師。──從頭到尾,戰戰兢兢,誠惶誠恐。去年底,網路上看見有學生回書院,貼出與老師合影的照片。我羨慕極了,抱著回去被罵的準備,我寫了一封信給老師,希望可以再次拜見老師。信寄出去後,準備打電話,但之前的手機壞了,存在裡頭的老師家電話號碼也跟著不見了,輾轉問了幾個老同學,都沒有。無法打電話先問候,拜見的可能性就微乎其微,這件事就此作罷了。
    前幾天,3月20日中午,我在喜來登飯店開會,意外接到張嫂電話,告知毓老師過世消息,一時如雷轟頂,大驚大慟。稍稍鎮定之後,我小心翼翼問張嫂:「怎麼會通知我呢?」張嫂說:「你寫在報紙上的文章,老師都看到了。」我又小心翼翼問:「老師有生氣嗎?」張嫂說:「老師沒生氣,他很開心,還要大家看。」聽完張嫂的話,我的眼淚就掉下來了。
    毓老師,對我而言,或者對所有他的學生而言,是嚴師,也是嚴父;既慈祥,又嚴格,他永遠告訴學生要己立立人,己達達人,要以先知覺後知,以先覺覺後覺,他從不灰心喪志,他有無窮無盡磅礴壯闊的大氣魄、大力量、大精神,縱身大時代當中,挽狂瀾於既倒,繼文化於斷絕,他的聲音、他的形象、他的風骨、他的神采,過去不曾消逝,現在也不會消逝,將來更不可能消逝,因為他會活在每一本經書,每一句經文之中,昂昂然獨立,昂昂然永存。






六經責我開生面。——恭錄船山夫子聯句自箴。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2-6 13:55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3096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