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中国文化的转折与开新──百年儒学宣言(下)
本帖已经被作者加入个人空间
毛朝晖
特邀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90671
精华 0
积分 93
帖子 31
威望 62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11-4-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4-18 09:4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中国文化的转折与开新──百年儒学宣言(下)

八、百年儒学的检讨



      如今,中国文化该往何处去?经历了百年国运、百年国史,儒家的角色已大有变化:早四十年是中西文化对峙、论战、比附与寻求建立自己模式的阶段,儒家不甘被丑化、被诋毁,及被逼要承担使中国落后、倒退之罪名,于是起而抗争。这最初可以以梁漱溟、张君劢为代表;其后则有部分学者,如冯友兰、贺麟,采取西方概念、西方思维来诠释中国文化,所谓「旧瓶新酒」,意图改装,并缓和两者的矛盾。但对中国传统有深刻认识的,如熊十力,便不表同意。他一定要确立本体,而且要直贯于工夫;此即所谓「即体即用」,二者不离,以重铸中国哲学体系。到第二阶段,新中国建立,半个世纪以来所追求的民族独立得到实现,但对儒学的态度却是彻底的决裂,使儒学本来是一支「文化民族主义」失去了生存的基础,不但要从政治的意识形态退出,还要从社会退出。儒家精英只好寄身海外,凌空奋斗。而海外则是西方文化进驻之地,儒家在现实上根本无立足之所,难怪被人讥为「游魂」。但正如上文所说,现实的危机愈重,新儒家的斗志愈强,结果反而在学术上有所建树,构作了空前宏大的体系,为儒学争取到广大的精神空间。这种海内外儒学的相反之势,约有三十年;被放逐的儒学没有死,反而在异地坚强地生存下来了。唐君毅先生感慨地把这一情形称为「花果飘零」,但通过「灵根自植」,儒学可以找到自己的根。
    这个「根」是甚么呢?用唐先生的话来说,就是性情。人必须自我体验,才能认识到。不过在现实的功利社会,人应付生存已经不容易,哪有时间(亦无方法)去开发自己和别人的性情?尽管新儒家在学术上贡献巨大,但声音却到达不了民间。近三十年,进入第三阶段,中国开放,重新接受自由市场,并仿效西方的经济运作,利用中国廉价的土地资源与人力资源,参与全球竞争,结果创造出小康局面,成为国际上一个重要的经济实体,国际地位亦跟着上升。但与此同时,西方的功利意识、潮流文化、营商手段、自由放緃,亦汹涌而入。原来比较纯朴的中国社会立即受到污染,原来的体制亦受到冲击;人人都追逐财富,轻视法规,官商勾结,以权谋私,十分严重。中国传统重视道德的精神,几乎没有了。在这种情形下,新儒家的声音,有人听吗?而另一方面,海外虽仍有一批前一阶段培育下来的第三代的新儒家,不断作诠释工作,但困守于学院,一样与社会疏离。


九、知识儒学不能直接解决现实问题



     按理,重建道德规范,重建健康的人格,十分重要。政府和民间都意识到问题严重,十多年前已提出要加强素质教育,以挽救日益沉沦的社会。问题是苦无方法,传统的道德教育已被推翻,今天学校所推行的,是以考试为主导的教育体制,目的在帮助学生升学、谋职,加强他们在市场的竞争能力,非常功利,道德能发挥甚幺作用呢?何况受到西方自由主义与理性主义的影响,现代人都不喜欢接受别人的价值观念和意识形态,都要求独立思考,实际上是自我中心,大家都很难沟通。西方社会所发生的精神孤独问题,在中国已完全出现。正如韦伯所指出:当代的资本主义社会是一个解咒的时代,没有了头上的价值光环,人人都以工具理性相交。这样的社会当然走向虚无。


     这时候即使引入四十年前第二代新儒家的思想也没有用,因为他们着眼于形上体系的建立,已无力回应社会要求。儒学的理性化、系统化虽然十分高妙,但就是不能通向现实。为了迎入西方价值,新儒家可以把科学、民主看成新外王(此义,徐复观先生特加强调)。但是,两个完全异质、不同脉络的文化究竟如何调协?良知如何「曲通」西方的自由、民主?恐怕不是在观念上拨转那么简单。「橘逾淮则枳」,东方民族真要学到西方价值,恐怕还有一段旅途要走。简单来说,新儒家的知识系统、形上结构不能直接对应社会现实问题,尤其是现代人的虚无。他们的观念还要作进一步的转化,才能用于社会。



十、历史给予中国文化再生的机会



      依《易经》说法,一切变化都要看「时」,所谓「天下随时」,君子「待时而动」;「时」不至,虽孔子亦无办法。中国讲身心性命之学两千多年,内圣之学登峰造极,就是外王不理想。这也许是中国文化之优点,但反过来也是中国文化的缺点。西方的器用之学很有成就,科技已成为创造现实价值的武器,其地位已上升至为现代人所膜拜的神,但就是无法平伏现代人的心。这两支文化如能互补,也许正是未来人类的理想之路。但一百多年来,这两支文化都不能平心静气的理解对方,反而争强斗胜,结果两败俱伤。中国吃亏于前,西方如今亦亢龙有悔:在进入后工业社会和后现代社会之后,随着自然生态的破坏,工具理性的横行,人人只知成功和拥有,教育只讲知识,不讲道德,青少年吸毒成风,行为放荡,自由已变质。纵有民主亦无补于事。这是价值的失落、人生意义的失落,社会只有各行其是的自由,却没有整体的、长远的关注。去年发生的金融海啸,便足以说明这种放任的自由主义经济只有闯祸,不可能自我约制,更不要说社会现象在许多方面已经积重难返。美国若还想主导世界,那是痴人说梦。从「天下随时」之角度看,中国文化再生的机会到了。


十一、儒学历史使命:向生命回归、向教育回归



    但再生不是为了争霸,而是证明我们的文化有其真知灼见:从一开始就是要塑造一个有道德、有文化、有修养的社会,以改变人的原始野蛮和野心,这才是真正的文明,而不是享乐和占有。这是生命儒学,扣紧生活、人伦和文化的实践而言,由此所开出的外王社会和现代西方的便很不同,不会有能源危机、生态危机、社会价值危机和生命危机。问题是如何把这种「外王」开出来?这就需要教育:人性教育;亦即孔子所做的开发性情的教育、变化气质的教育、生命成长的教育。化民成俗,让美好的价值不是停留于概念,而是深入生命,帮助每一个人成为君子:自觉、自动、自律、自行,而不是只靠客观规范和法律。
    我们认为:这就是我们当代儒者该做的事。这是生命教育,生命成长的教育,而不是知识化或系统化了的心性之学、本体之学,也不是僵化了的、概念化了的道德教育。固然,心性之学可以成为教育行动的超越的前提,由形上概念直贯到人生,「体用不二」,十分圆满。但这是构作理论之路,而非实践之路。若是实践之路,反而是要从现实说上去,而不是「从上面说下来」。我们认为:人能反省自己、真诚面对自己,才能体会到自己的性情;只有性情活转,学问才有意义。这是由内而外;必先自己有得,才能与别人交流。重开师友讲习之门,互相砥砺,这才是真正的生命儒学。此中关键,不是先作理性化、系统化的表述,那是专业学者,或哲学家之所为,不可能深入社会。社会已病,我们更需要的是对生命的光明有体会的人,对历史文化有信念的人,由他们来担当生命教育的老师,才有说服力。张载说:「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儒学的精神正是要帮助后来的人认识自己,找到自己的方向。生命不可错认,生命的价值尤须珍惜。我们幸而生而为人,便要知道做人的庄严使命。
     我们认为:这才是新一代儒者的外王事业。改造社会,不能只看政治改革、经济改革;更不能只向西方学步,一味要求和西方接轨。在全球危机出现之际,如何高瞻远瞩,知己知彼,培养有识见、有承担力的人才,「以涉大川」,才更重要。
      兹乘「百年儒学」会议之便,把我们的意见写出,向大家请教。五十年前,有新儒家的《中国文化宣言》,当时是为中国文化争一席之地;今天已经不须争,反而须要的是实践。直承孔子,作生命成长的教育,在学院之外,进行社会教化。这是社会儒学,或公民儒学,使社会成为一有教养的、文明的、合理的、正义的社会,但归根究柢,必须从每一个人的性情的开发开始。这是行动,这是生命儒学,以开发性情为先,并落实到每一个人身上。用古  人的话就是成人、成德,用现代人的话就是生命成长。只有人成长了,人的精神健康了,外王才不会空说。这也就是说,只有社会的整体质素改善了,人类前途才有希望。总之,儒学不只是限于儒学团体的,它是属于社会的、家庭的、每一个人的生命的,同样,它属于世界。人人都要了解自己,面对自己,知道自己该做的本分和使命,然后努力达成、提升自己。孔子说:「为仁由己」,十分正确。


因此我们郑重呼并吁,希望所有关心民族前途和人类前途的人明白和参予:


一、儒学是一个开放性的体系,我们除了继承前人所作的理论完善工作,吸收当代西方资源,及其它优秀文化传统,全方位参予社会各阶层、各领域的建设之外,还须要回到生命,回到具体的个人,培育参予主体、行动主体,把儒学的理想付之实践。我们相信:是甚么人就会做甚么事,这是人的志气、眼光、胸襟、修养问题,因此不须求作事上的齐一,只须心同。大家的心一致,社会质素才能改善,每一个人质素才能提升;


二、每一个人质素的提升在于进行生命成长的教育,在于每一个人的性情能够得到开发;从根上起教,才是万世之基;


三、要开发人的性情不能只用概念,或知识性的话语,该更多的采用启发性、引导性、文学性、艺术性的语言,深入到对方的心,才能共鸣。换言之,这是一种与知识教育非常不同的教育方法:以生命呼唤生命,以性情感受性情。教者必须先有体会,才能掌握;


四、中国传统文化原来最善于开发人的性情,最能尊重每一个人的特殊性,然后依之而施。如孔子之进退学生,宋明儒者之开拓心量、致良知,甚至禅宗大德之棒喝,把错认直翻到底,今天都可以再师其神髓。但老师自己必须先有突破经验,才能浑身都是手眼;


五、推动性情文化、性情教育是社会性、历史性的大工程,欲达到家庭温暖、社会和谐、人类和平的目的,要有大批师资。因此要有培训师资的计划,在现行的教育体制中适量加设;然后社会文化加以配合,宣扬健康向上的人生观;


六、鼓励社会团体、文化团体、企业团体、宗教团体参予分担,这是社会责任、文化责任、历史责任。没有人希望我们的社会质素日渐向下,没有人希望我们的孩子在污染的环境下长大。人人尽力,人人呼应;如此,社会风气很快可以得到改善,不求功而立不世之功。




注:本文转自“新加坡南洋孔教会”网站,“联署者”姓名略。








六經責我開生面。——恭錄船山夫子聯句自箴。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2-16 03:04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3887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