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浴火重生----有感于德国对二战的深刻反省
本帖已经被作者加入个人空间
斜桥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58885
精华 115
积分 6222
帖子 2438
威望 3770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4-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18 03:5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浴火重生----有感于德国对二战的深刻反省

德国汉堡市建于公元八世纪,作为欧洲历史悠久的城市,保存了不少名胜古迹,尤其集中在位于市中心的商业区。其中,建造于1886-1897年的市政大厅(德语Rathaus [Rat:议会,Haus:房屋])以其雄伟壮观的建筑风格和高耸的尖顶成为市中心的标志性建筑和汉堡的象征。市政大厅左前方的一侧,沿河而建的是许多咖啡屋,服饰店和旅游纪念品店,店前的屋檐下摆放着一张张桌子。当地人和游客在此品着咖啡小憩,既能眺望不远处的市政大厅,也能观看河畔成群的天鹅,海鸥和野鸭。

顺着屋檐下熙熙攘攘的人潮向市政大厅走去,河畔一座灰色的碑引起我的注意。碑上是一位妇女和在她怀中的孩子,虽然没有文字,但透射着一股悲痛和伤感。出于好奇,我绕到碑的另一面。虽然不清楚德语文字,但碑上的“1914-1918”能够猜测同第一次世界大战有关。我问一位老人碑文上的德语,他解释“Vierzig Tausend Söhne Der Stadt Liessen Ihr leben Für Euch”(Forty thousand sons of the city gave their lives for you,四万汉堡市民献出了他们的生命)。原来,第一次世界大战,约两百万德国军人阵亡,其中有四万士兵来自于汉堡。

这是汉堡为纪念一战阵亡士兵于1931年建造的纪念碑。二战之后,这座纪念碑成为汉堡的一战和二战纪念碑。每年的战争纪念日,市政厅向这座纪念碑献上花圈以悼念一战和二战中死难的军人和民众。不需要华丽的词藻,这座纪念碑以含蓄的手法体现战争的残酷和对战争的控诉。从广义的角度,以人性化的表达方式展现一位失去丈夫的妇女和一位失去父亲的孩子,但这个不幸的家庭不仅仅是一个汉堡家庭,不仅仅是一个德国家庭,也可以是任何在战争中失去亲人的家庭。

如果说战争纪念碑只是呈现了战争的苦难,而St. Nicholas教堂的战争遗迹却体现了德国人民的良知和觉醒。汉堡市中心的St. Nicholas教堂建于1846-1874年,塔高147米,初建时曾经是世界上最高的建筑。二战期间,其高耸的尖塔成为盟军轰炸汉堡的重要的目标识别。1943年7月28日,教堂受到猛烈轰炸,教堂屋顶被炸穿烧毁而废弃。由于艰巨的战后重建工作,汉堡政府无暇顾及重建教堂,更是决定将部分教堂结构拆卸用于加固易北河河堤,只留下了高耸的尖塔。虽然如此,汉堡政府决定保留这片断壁残垣作为战争纪念和警示。由于暴露在风雨中,尖塔受到严重损害,自80年代末,汉堡政府和民间机构开始了一系列保养整修工作。1993年,在尖塔的正面安装了由51个钟组成的钟琴。2005年9月,尖塔内部安装了一部到达75米高度的平台的电梯,能够一览汉堡市容。

今天,当你来到St. Nicholas教堂,开阔的广场曾经是教堂讲经布道的场所,而今只剩下断壁残垣。曾经装饰着美轮美奂的彩色玻璃的窗口空空荡荡,只留下黑色的焚烧的痕迹。依然高耸的尖塔没有任何遮蔽,里里外外任凭风吹雨打,似乎在叙述着昔日的辉煌和所承受的磨难。的确,还有怎样的纪念碑能比这座在战火中幸存的尖塔更能透射战争的残酷?

乘坐电梯来到75米高的平台俯视汉堡全景,市政厅和海港一览无余。除此之外,平台上一张德语和英语注解令我驻足长久,俨然忘记了寒风凛冽。这个题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对汉堡的破坏》的说明,叙述了汉堡在二战期间受到同盟国的轰炸,以及轰炸对城市和居民的毁灭性打击。但是,字里行间所表述的却没有任何强词夺理,没有任何怨天忧人,更没有任何狡辩,而是德国人民的坦诚,反省和自责,以及对纳粹德国的暴行的深刻认识(见附上的原文和译文)。虽然注解客观地质疑盟军轰炸居民区的合法性,但德国人民更多地从自身寻找责任,反省纳粹德国对世界各国人民带来的灾难,反省德国空军对欧洲城市的毁灭性轰炸,更是反省以希特勒为领袖的国家社会党在当时绝大多数德国人民的支持下夺取政权,并将德国以及世界各国人民引入战争深渊。

记得1970年12月7日,德国总理Willy Brandt访问波兰,在向华沙起义纪念碑献花圈后,在世人瞩目下跪在纪念碑前。Willy Brandt的令世界震惊的举动,反映一个国家元首对纳粹德国的危害的深刻认识,以及以国家元首的身份对纳粹德国的暴行的忏悔。事实上,Willy Brandt本人曾受纳粹迫害追捕,并被纳粹剥夺德国公民权。作为一个德国人,他完全可以问心无愧。但作为国家元首,他却有着道义的责任,更是非凡的勇气代表德国人民向所有受纳粹迫害的世界各国人民表达深深的忏悔。

同样,2010年俄罗斯为庆祝二战胜利65周年而举行的红场阅兵仪式,令我惊讶的不是首次出现在阅兵队列中的英美法波(兰)军队,也不是首次参加阅兵式并站在梅德杰耶夫总统身后的胡锦涛,而是应邀参加阅兵观礼的德国总理默克尔。我相信,正是德国政府和人民对二战和纳粹的深刻检讨,默克尔总理才能坦然应邀并出席阅兵观礼。默克尔总理的出现,不是谢罪,不是耻辱,而是体现了正义和道义的胜利。的确,德意志民族是一个自强不息的民族,在二战后的废墟中建立起一个经济强国。但同时,德意志民族也是一个勇于承担责任,悔过自新的民族,是一个永远值得尊重和敬佩的民族。

反观日本军国主义思维,无论在民间还是在政府都阴魂不散,而且更有越演越烈之势。无耻的狡辩,抵赖和推卸责任,更有自我美化侵略行为,非但不会得到深受日本侵略者蹂躏的国家和人民的谅解,更会激发仇恨。虽然日本时时刻刻不忘向世人展现广岛长崎的核灾难,但日本从未深刻反省为何受到原子弹的轰炸,而且从未有过勇气承认所谓的广岛长崎“平民”正狂热地为天皇效忠,为“圣战”而忘我地工作。在我看来,广岛长崎根本没有“平民”,而都是敌人。如果不是因为原子弹爆炸而投降,一旦盟军登陆日本,每一个广岛长崎的“平民”都将成为持枪的敌人。美国飞行员Paul Warfield Tibbets Jr.在广岛投下第一颗原子弹,在他以后的生涯中,他坚持认为“我从不为自己能够杀死8万人而骄傲……但我从不后悔我所做的一切。”这样的话语足以让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在黑暗中颤栗。(Paul Warfield Tibbets Jr.于2007年去世,享年92岁。)

纳粹达豪(Dachau)集中营遗址,一座纪念碑上有一句用英法德俄希伯来文书写的话:“Forgive,but never forget”(宽恕,但永不忘记)。由于德国政府和人民对二战和纳粹的深刻认识和反省,无论在口头还是行动,才使宽恕成为可能,成为今天的现实。但对于日本在二战的暴行,宽恕还言之过早。

日本忏悔了吗?

如果日本忏悔,日本不会巧立名目,将战争罪犯作为神灵敬奉。日本有权纪念战争中死难的士兵和民众,但必须认识到日本死难者也是日本军国主义政策的受害者。而对于制定和实施军国主义侵略政策和对占领国人民犯下滔天罪行的战犯,日本政府和人民应该有勇气予以谴责和批判。

如果日本忏悔,日本不会狡辩是否30万平民死于南京大屠杀。虽然日经指数10000,5000或1000足以引起波及世界的经济大地震,但是,无论是1000,还是1万,还是10万,还是30万平民死于南京大屠杀,都无法减轻日本军国主义的暴虐。

如果日本忏悔,日本不会狡辩慰安妇是否“自愿服务”日军。不可否认,战争期间有狂热的日本妇女为鼓舞士气而“劳军”,但无论以欺骗性手段还是胁迫甚至掠夺占领国妇女“劳军”都是不可饶恕的罪恶。

如果日本忏悔,日本不会刻意篡改教科书和历史,美化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行为。日本下一代必须了解日本的二战历史,只有深刻的反省才能杜绝军国主义的死灰复燃。

日本之所以能够“逍遥法外”,在于冷战的高潮和地缘政治的需要,使美国对日本“网开一面”。虽然美国利用驻军等一系列措施作为驾驭日本潜在军国主义思潮的缰绳,但美国始终没有吸取当年资助训练以本拉登为代表的圣战者组织的教训。对于日本,则必须认识到其对于美国的利用价值尚在,但不可能永久。而日本更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德国对战争的深刻忏悔,基本消除了欧洲大陆再次发生大规模战争的可能性。而日本的军国主义思潮,迟早将日本拖入战争的炼狱。日本是世界上第一个受核武器轰炸的国家,也应该是最后一个和最后一次。

我相信,战后德国没有争辩被纳粹屠杀的犹太人是六百万还是五百万还是四百万。

我相信,战后德国没有争辩是否纳粹对欧洲非洲国家的侵略的目的在于“驱赶列强”和“解放”人民,建立一个“大日耳曼共荣圈”。

我相信,战后德国没有对国民的二战历史教育进行粉饰和狡辩。不仅仅将一切罪恶归咎于纳粹,归咎于希特勒,更是从自身寻找罪恶的源泉。今天的德国人民没有回避德国民众对战争和纳粹暴行所负有的责任。

These images of destruction remind us of the cruelty which Nazi Germany spread all over Europe with its war of aggression and annihilation. It has been rightfully pointed out that the carpet bombings of residential areas were in breach of international law, cruel, and not the right instrument for breaking the German masses’ loyalty to Hitler. However, the fuse of the firestorm was lit in Germany. The German air-raids on Guernica (1937), Warsaw (1939), Coventry and Rotterdam (1940), London (1941), and many other cities in Western and Eastern Europe preceded the destruction of Hamburg.

The original catastrophe occurred ten years earlier, in 1933, when then the National Socialists with the support of large parts of the elite and the population abolished democracy and the rule of law within a matter of weeks. This catastrophe was to bring on all other tragedies that followed, such as the air-raids and later the expulsion of the German population from Eastern and Central Europe as well as the partition of Germany. Ultimately, the dead, injured and homeless of the air-raids, too, were victims of Nazi Germany’s politics of aggression, its claim for world domination and its barbarization of war.
”(译文见下一页)

站在75米高的St. Nicholas教堂的尖塔,这段文字不能不令我震惊和感慨。我能够理解为何这座废墟如此“不和谐”地站立在市中心,毕竟这个尖塔依然是汉堡第二高的建筑。我能够理解为何德国人民将这座废墟完好保存而不是重建以抹去战争的伤痕。也许,不仅仅是理解,更是感动。这是一个民族在经历战火的磨难,在满目苍痍中的重生。


[ 本帖最后由 斜桥 于 2012-10-18 12:39 编辑 ]




顶部
斜桥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58885
精华 115
积分 6222
帖子 2438
威望 3770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4-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18 04:2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St. Nicholas教堂的注解《第二次世界大战对汉堡的破坏》

[ 本帖最后由 斜桥 于 2012-10-18 04:27 编辑 ]


图片附件: DSC_0996S2.jpg (2012-10-18 04:27, 99.73 K)



图片附件: DSC_0995S2.jpg (2012-10-18 04:27, 115.72 K)





顶部
斜桥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58885
精华 115
积分 6222
帖子 2438
威望 3770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4-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18 04:3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The Destruction of Hamburg during World War II

Hamburg is one of the cities that were most affected by air-raid during WWII. Most momentous among the aerial attacks on the city were the bombings that occurred between25 July and 3 August 1943. The Royal Air Force bombed Hamburg’s residential areas for several nights in a row, aiming to demoralize the German population, while the US Air Force attacked U-boat shipyard and armaments factories during the day. “Operation Gomorrah” reduced large parts of the city to ashes.  35,000 people died in the flames, among them thousands of slave labourers who had been deported to Germany from other European countries and over 5,000 children. Around one million of its inhabitants fled the city, and the number of injured people is estimated at over 120,000.

Hamburg’s eastern areas were especially hard hit. The three districts of Hammerbrook, Rothenburgsort and Hammsüd were completely destroyed by the firestorm and had to be declared prohibited areas. Prisoners from Neuengamme concentration camp were forced to recover the bodies, clear the rubble and defuse unexploded bombs.

In total, the bombing completely destroyed 255,691 flats. At the end of the war, 902,000 inhabitants of Hamburg have lost all their belongings and another 265,000 had lost parts of their property, most of them during “Operation Gomorrah”.

These images of destruction remind us of the cruelty which Nazi Germany spread all over Europe with its war of aggression and annihilation. It has been rightfully pointed out that the carpet bombings of residential areas were in breach of international law, cruel, and not the right instrument for breaking the German masses’ loyalty to Hitler. However, the fuse of the firestorm was lit in Germany. The German air-raids on Guernica (1937), Warsaw (1939), Coventry and Rotterdam (1940), London (1941), and many other cities in Western and Eastern Europe preceded the destruction of Hamburg.

The original catastrophe occurred ten years earlier, in 1933, when then the National Socialists with the support of large parts of the elite and the population abolished democracy and the rule of law within a matter of weeks. This catastrophe was to bring on all other tragedies that followed, such as the air-raids and later the expulsion of the German population from Eastern and Central Europe as well as the partition of Germany. Ultimately, the dead, injured and homeless of the air-raids, too, were victims of Nazi Germany’s politics of aggression, its claim for world domination and its barbarization of war.

第二次世界大战对汉堡的破坏

汉堡是二战期间被空袭破坏最为严重的城市之一,尤其是发生在1943年7月25日至8月3日的空袭。在10天中,英国皇家空军为打击德国民众的斗志而连续数晚对汉堡居民区进行了轰炸,与此同时,美国空军在白天连续轰炸潜艇工厂和军火工厂。这个代号“Gomorrah”的行动使城市绝大多数地区成为废墟。共有35,000人在大火中丧生,其中包括数千从欧洲其他地区强征的劳工和5,000儿童,另有12万人受伤,大约一百万居民逃离汉堡。汉堡的东部地区受损最为严重,其中三个地区被大火完全毁灭,成为无人区。集中营囚徒被命令在废墟中搜寻人员,清理碎石和引爆没有爆炸的炸弹。战争结束时,汉堡共有255,691个房屋毁坏,902,000汉堡居民失去所有财物,265,000汉堡居民失去部分财物,而这一切大多发生在“Gomorrah行动”期间。

这场灾难时时提醒后人纳粹德国对整个欧洲的侵略和毁灭。也许有人质疑(同盟国)对居民区的地毯式轰炸是违背国际法的残酷行为,而且轰炸并没有削弱德国大众对希特勒的忠诚。但是,我们不能否认纳粹德国的暴行是(同盟国)地毯式轰炸的导火线。德国空军对西欧和东欧城市的毁灭性空袭,如1937年西班牙格尔尼卡,1939年波兰华沙,1940年英国考文垂和荷兰鹿特丹,1941年英国伦敦,都发生在汉堡空袭之前。

追根溯源,在10年前的1933年,当国家社会党在绝大多数社会精英和民众的支持下,在短短几周内推翻了民主和法制的那场浩劫就已经为汉堡的灾难埋下伏笔。正是1933年的那场浩劫,引发了以后12年的战争和灾难,以及二战之后东欧和中欧德国居民的被迫迁徙和德国的分裂。我们必须承认,汉堡空袭中的遇难者,受伤者和无家可归者同样成为纳粹德国的侵略和野蛮战争策略的受害者。


[ 本帖最后由 斜桥 于 2012-10-18 04:36 编辑 ]




顶部
斜桥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58885
精华 115
积分 6222
帖子 2438
威望 3770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4-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18 04:4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注:毕加索名作Guernica(《格尔尼卡》)反映了1937年德国和意大利空军对格尔尼卡的毁灭性轰炸


图片附件: PicassoGuernica.jpg (2012-10-18 04:40, 100.94 K)





顶部
斜桥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58885
精华 115
积分 6222
帖子 2438
威望 3770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4-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18 04:4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战争纪念碑


图片附件: DSC_0885S2.jpg (2012-10-18 04:43, 139.97 K)



图片附件: DSC_0890S2.jpg (2012-10-18 04:43, 199.32 K)



图片附件: DSC_0892S2.jpg (2012-10-18 04:43, 153.01 K)





顶部
斜桥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58885
精华 115
积分 6222
帖子 2438
威望 3770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4-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18 04:4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St. Nicholas教堂的断壁残垣(一)


图片附件: DSC_0980S2.jpg (2012-10-18 04:46, 147.96 K)



图片附件: DSC_0977S2.jpg (2012-10-18 04:46, 141.55 K)



图片附件: DSC_0974S2.jpg (2012-10-18 04:46, 173.01 K)



图片附件: DSC_0972S2.jpg (2012-10-18 04:46, 180.44 K)





顶部
斜桥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58885
精华 115
积分 6222
帖子 2438
威望 3770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4-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18 04:4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St. Nicholas教堂的断壁残垣(二)


图片附件: DSC_0968S2.jpg (2012-10-18 04:48, 183.72 K)



图片附件: DSC_0969S2.jpg (2012-10-18 04:48, 166.37 K)



图片附件: DSC_0970S2.jpg (2012-10-18 04:48, 164.81 K)





顶部
斜桥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58885
精华 115
积分 6222
帖子 2438
威望 3770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4-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18 04:5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St. Nicholas教堂的断壁残垣(三)


图片附件: DSC_0971S2.jpg (2012-10-18 04:50, 197.19 K)



图片附件: DSC_0975S2.jpg (2012-10-18 04:50, 198.9 K)





顶部
斜桥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58885
精华 115
积分 6222
帖子 2438
威望 3770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4-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18 04:5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St. Nicholas教堂的断壁残垣(四)


图片附件: DSC_0973S2.jpg (2012-10-18 04:52, 155.7 K)



图片附件: DSC_0982S2.jpg (2012-10-18 04:52, 197.23 K)



图片附件: DSC_0981S2.jpg (2012-10-18 04:52, 207.37 K)





顶部
斜桥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58885
精华 115
积分 6222
帖子 2438
威望 3770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4-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18 04:5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St. Nicholas教堂的断壁残垣(五)

[ 本帖最后由 斜桥 于 2012-10-18 05:14 编辑 ]


图片附件: DSC_0984S2.jpg (2012-10-18 04:53, 158.37 K)



图片附件: DSC_0985S2.jpg (2012-10-18 04:53, 167.46 K)



图片附件: DSC_0992S2.jpg (2012-10-18 04:53, 144.24 K)





顶部
斜桥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58885
精华 115
积分 6222
帖子 2438
威望 3770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4-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18 05:1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德国总理Willy Brandt在华沙起义纪念碑(1970年12月7日)


图片附件: Willy Brandt01.jpg (2012-10-18 05:13, 39.63 K)



图片附件: Willy Brandt02.jpg (2012-10-18 05:13, 80.86 K)





顶部
符懋濂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4917
精华 237
积分 17129
帖子 7229
威望 983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6-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18 09:3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3 斜桥 的帖子

图文并茂的好文章,应转贴在日本人能读到的报刊、网页上。
它对不断为法西斯招魂的政客,即使不能产生作用,但对年轻一代的日本人,应该是很有意义的!
顶部
符懋濂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4917
精华 237
积分 17129
帖子 7229
威望 983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6-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18 10:1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当年英美法等国,为了反共反苏的需要,而纵容法西斯主义在德日意兴起,所以他们对二战也得负起部分的历史责任。美国理应从中吸取经验教训!

令人遗憾的是,如今日本军国主义阴魂不散,美国则是始作俑者!

[ 本帖最后由 符懋濂 于 2012-10-18 11:28 编辑 ]
顶部
韩山元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436
精华 361
积分 33674
帖子 14491
威望 1902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5-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18 11:4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下跪的德国总理比站着的日本人高大!

非常好的参考资料,文虽长,仍需看。

记得在1970年德国总理威利布兰特在华沙波兰人民蒙难纪念碑前下跪忏悔,有一家报章刊出一句震撼世界的话:

跪着的德国总理比站着的日本人高大!

[ 本帖最后由 韩山元 于 2012-10-18 11:48 编辑 ]
顶部
符懋濂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4917
精华 237
积分 17129
帖子 7229
威望 983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6-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18 13:3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4 韩山元 的帖子

“跪着的德国总理比站着的日本人高大!”

这句话的确非常经典、震撼人心!
顶部
天涯走马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8296
精华 3
积分 508
帖子 215
威望 285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9-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18 15:18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今年8月15日,身为首相野田佳彦内阁的国土交通相羽田雄一郎(左二)参拜靖国神社。羽田雄一郎参拜是民主党执政以来首次有阁僚参拜靖国神社,舆论普遍认为此举违背了野田近日禁止内阁不要参拜靖国神社的要求,也打破了民主党执政以来在位阁僚不参拜的惯例。


图片附件: 参拜靖国神社01.jpg (2012-10-18 15:18, 63.63 K)

顶部
天涯走马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8296
精华 3
积分 508
帖子 215
威望 285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9-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18 15:20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羽田雄一郎(右),是前首相羽田孜长子。按照惯例,由自民党、民主党、国民新党、大家党等组成的日本超党派议员联盟“大家一起参拜靖国神社国会议员会”,每年都会有议员参加。


图片附件: 参拜靖国神社02.jpg (2012-10-18 15:20, 58.76 K)

顶部
天涯走马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8296
精华 3
积分 508
帖子 215
威望 285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9-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18 15:22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日本国家公安委员长松原仁当天早上也参拜了靖国神社。


图片附件: 参拜靖国神社03.jpg (2012-10-18 15:22, 65.83 K)

顶部
天涯走马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8296
精华 3
积分 508
帖子 215
威望 285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9-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18 15:23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参拜者还包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之子日本国会议员小泉进次郎。


图片附件: 参拜靖国神社04.jpg (2012-10-18 15:23, 44.57 K)

顶部
天涯走马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8296
精华 3
积分 508
帖子 215
威望 285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9-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18 15:28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日本右翼在靖国神社举行仪式,为军国主义招魂。


图片附件: 靖国神社01.jpg (2012-10-18 15:28, 107.69 K)



图片附件: 靖国神社02.jpg (2012-10-18 15:28, 104.48 K)



图片附件: 靖国神社03.jpg (2012-10-18 15:28, 64.06 K)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5-26 10:13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1352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