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锦耀
特邀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15969
精华 0
积分 202
帖子 84
威望 116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14-12-2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4-5 15:1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萧遥法外】蛇鼠一窝

萧锦耀/文

在我国,“自由”是一个非常热门和富争论性的课题。我不想被卷入到这个热门的“自由”辩论里。不过,我却想谈一个比较冷门的“自由”法律课题,一个和市场自由竞争相关的个案。我在[“萧”遥法外]里有大略的谈到阿姨被人利用她公司的抬头纸去“围标”的事。那试问“围标”到底是犯了我国的什么法呢?

大家都知道新加坡是有着一个非常开放式的经济体系。在这种体制下,商业透明度和自由竞争是主要的市场运作精神和原则。换一句话,大家都在一种透明的环境里,各显神通,自由竞争,争取出线。谁最有本事,谁就是赢家。所以,任何有破坏自由竞争原则的小动作,一律违规。而负责维持这方面次序的官方单位就是竞争管理局。顾名思义,竞争管理当然就是管理竞争的问题。

在2008的时候,新加坡竞争管理局就侦破了一个 “围标”的集团 -Re CertainPest Control Operators in Singapore [2008] SGCCS 1。此案所涉的企业是六家消灭害虫服务的公司,而他们所串通“围标”的工程有6个之多。不过,今天,我只选其中的一个来谈。当时,我国著名的莱佛士酒店需要一家消灭害虫服务的公司在酒店的周围铺上一层防白蚁的保护膜。于是,酒店通过一家独立的咨询公司协助招标的工作。那家咨询公司就发了招标书给四家消灭害虫服务公司。虽然他们当中只有三家应邀出席实地考察的活动,最终,四家消灭害虫服务公司都有呈上他们的投标书。

在招标截止日期后,那家独立的咨询公司就开标研究个别的投标书,而赫然发现其中一家的投标书里有一份三家公司之间“串通”的邮件。甲公司给乙和丙公司的电子邮件的主要内容如下:

“大家好,谢谢你们的支持。我明天将把我公司的报价电邮给你们。”

乙公司回复如下:

“抱歉,我们今天没有出席实地考察。我们把这个项目和另一个给混淆了。我们将等你的价格后再报价。”

隔一天后,甲公司的董事再发另一个电子邮件给乙和丙公司的代表。电子邮件的主要内容如下:

“两位好,针对酒店需要用Agenda灭白蚁的产品来处理整个周围的地面,你们是否可以报$120,000以上?再来,有关酒店安装诱导白蚁的设施,你们是否可以报$48,000以上?谢谢你们所给予我们的协助。

乙公司的董事回复如下:

“好的,我们会照办。朱丽叶将会负责这次的报价。如果她需要更多的详情的话,她会和你联系。祝你好运。”

丙公司的总经理回复如下:“彼得,有关Agenda我们只会报$120,000。我们将不会报诱导白蚁的设施,因为我们没有没有那个产品。“

从以上的对话,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三家公司在做各自的投标书前都相互交换他们的价格,同时,“串通”,使用“障眼法”,只有一家公司的报价是真实的。这么一来就触犯了竞争法,第50B章,第34条规  -也就是非法制定价格的行为。在这里,有三点需要补充:

(1)莱佛士酒店一直以来都是甲公司的客户。

(2) 以上所提到的Agenda灭白蚁的产品一家德国的跨国大公司的发明。这个产品在新加坡只有一家本地公司全权代理。而这家公司时常举办产品推介会或例常会议的时候都会安排他们的分销商在一起开会。以上所提到的三家公司都是产品的指定分销商。早在2002年的时候,同行之间就已经非常熟络了。根据总代理商和分销商之间的会议记录,总代理商设定了产品的最低的售价。所有的分销商同意不会报任何低过于总代理商所设定的价格。同时,总代理商还要求分销商之间在他们的客户要求报价时,不要相互竞争。由那个相关的分销商报实际的价格,而其它的分销商“逢场作戏”,随便报一个大数就好。

(3)莱佛士酒店在发现投标有舞弊的行为后便把整个工程取消掉。尽管如此,新加坡竞争管理局并没有停止他们侦查那三家消灭害虫服务的公司的工作。竞争管理局指出即使莱佛士酒店的工程被取消了,可是那三家消灭害虫服务公司所涉以及串谋扰乱自由市场运作行为的证据确凿。而他们的行为完全符合了竞争法,第34条规所不允许的非法制定价格的行为。后来,在竞争管理局进一步的调查后才发现除了以上所提到的三家公司外,还有另外三家同样的服务公司也私底下有串谋的协议。这六家公司代表了的我国主要的六家消灭害虫服务业的公司。这可不是任何官方单位能坐视不理的。

可是,在商场,搞小动作,尔虞我诈们的行为一定是有的。大家一起定下协议各互不相残,保持大家的底线,那有什么不对呢?这和新加坡励志要成为国际一个领先的经济,金融,商业和贸易的城市有着密切的关系。我国体积小,没有任何的天然资源。要在周围都是泱泱大国里生存和立足的话,我们就必须要有一个非常健全和强胜的经济体系。只有通过吸引外资和蓬勃的经济,我们才能制造足够的经济条件来维持国人的生活。因此,我国政府在建国以来所积极推行的经济模式就是建立一个高度开放的,高度透明的,高度诚实的,与国际经主流经济体制紧密合作的超级经济强国。而这样的一个经济体制的主要支柱就是市场自由竞争的原则。因此,市场自由竞争是我国的主要的经济策略之一。

从消费者的角度来讲,一个市场自由竞争让他们可以享有更多的选择,低廉的价格,更好的产品,以及优良的服务。对新加坡整体的发展有起着提高生产力的作用,资源也更有效的分配和运用。在这样的一个宏观的发展前题下,新加坡的自由竞争法的主要宗旨是提倡市场运作的效率,以及通过一些反市场自由竞争和扰乱市场次序的条例,来加强我国的竞争条件。因此,新加坡的自由竞争法主要对付的反市场自由竞争的商业活动有以下三个:

(1)所谓的“第34条规禁令”。这一条禁止令所要管制的非法活动就是今天本案提到的一群“志同道合”的商家,私下协商好串通使用商业手段操控市场。这些商业手段“五花八门”,如,统一制定价格或控制某主要材料的供应等等。这些商家扰乱市场次序的手段是不利于消费者的。因为,消费者所得到的价格是“虚构”的,而不是根据商家之间各别的成本而定的。这无疑对消费者是很不公平的。不但如此,宝贵的资源也没有得到妥善的,以最有效益的安排进行分配。同行之间的合作和相互交换讯息当然不是犯法的行为,然而,如果他们之间相互交换讯息,而没有根据商家自己本身的成本或情况而统一制定一个价格,那就违背了市场自由竞争的原则了。商家之间如果没有相互的竞争,那消费者就无法享有自由竞争所带来的合理价格。更何况在本案里,只有一家公司报的是实价,而其他的同行却是“放水”,充数吧了。结果,这六家消灭害虫服务的公司,罪名成立,各别被罚款四千元到九万元不等。

(2)第二种禁止令称为“第47条规禁令”。这一条禁止令所要管制是商家借它们在市场庞大的势力,为所欲为,一手遮天,把市场玩弄于掌中,漫天开价的非法行为。独裁是非常可怕的是事。如果一家商家在市场上占有很大的比例时,而滥用它们的势力,做出扰乱市场次序的行为,那消费者就永远受制于那个商家。消费者就无法自由的享有其它的选择。就好比在2006至2009年间,售票公司 -SISTIC利用他们在市场一枝独秀的实力,和我国19家的演出场地和举办单位,签订了独家的协议。在他们的协议里,只允许举办单位通过他们一家售票。这么一来,消费者就被牵着鼻子走,任由SISTIC开价,宰割。

(3)第三种禁止令和第二种禁令有一点关联。这个禁令所要管制是阻止两家同行的大公司合并,然后,一手遮天,操纵市场的非法行为。这第三种禁止令就称之为“第54条规禁令”。刚才,我们提到如果让一家大公司独裁操纵市场的话,那消费者就永不见天日了。当然,某一些企业由于运作成本非常巨大,除非他们有独家的经营权,否则的话,过高的成本反而会变成由消费者来承担。这方面的讨论就涉及到经济学了,而我这个板块是“萧”遥法外,讲的是法律。所以,有关经济方面的课题我在这里就不多说了。

总之,一个市场是否有自由竞争的环境是非常重要的。市场自由竞争不但是让一个经济体系健康的成长和运作关键性的元素,对于保障消费者的福利更是一个重要的机制。所以,我国政府在2003年的时候就意识到我们必须要有自己的一套竞争法与国际衔接,同时,保护国民和企业。在结束今天的文章前,我试问大家是否有注意到本案商家的丑行是他们当中有一家的投标书里放了他们之间不可告人的串谋电子邮件才曝光的呢?

我们自然会提问当时这样的一个“失策”是相关职员的疏忽呢?还是,他们有意“喊贼”,引起有关当局的注意呢?我不知道。然而,有一点是清楚的。那就是,如果本案的商家们如果非常有默契的话,新加坡竞争管理局要粉碎他们蛇窝,将他们一网打尽,可不是是一件容易的事。因此,为了鼓励知道内情的人出来举报,或者是“不想再玩下去”的非法集团的企业主动出来举报,竞争管理局有一个豁免的奖励计划。在这个计划下,那些主动出来举报的企业如果成功的协助竞争管理局取缔非法竞争行为的话,那个举报的企业将被赦免,无需缴付罚款。

最后,自由尤其好,然而,凡事都要有一个度。

richard_siaw@juseq.com.sg|+65 6506 6489

[ 本帖最后由 锦耀 于 2016-7-3 09:42 编辑 ]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2-13 13:46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2727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