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锦耀
特邀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15969
精华 0
积分 202
帖子 84
威望 116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14-12-2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4-15 08:2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萧遥法外】一肾值千金

萧锦耀/文

在2008年的时候,我国历史最悠久的百货公司诗家董,其前执行主席董伟双因为涉及买肾事件而在人体器官移植法,第131A章下,被提控三条罪状。买卖人体器官的最高刑法是罚款一万元,或坐牢一年,或两者兼施。可是,法庭考虑到董非常虚弱的身体,最终判他坐牢一天,罚款一万七千元。

当时,患上末期肾衰竭的董,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位适合“卖肾”的人,却在最后一刻,事机败露,前功尽弃。正当他绝望之际,死神一天天逼近的时候,幸运女神却从天而降。在2009年时,说起来也真神奇,有一名被正法的死囚的肾恰好适合他,于是董的医生们便马上为他做移植手术。手术非常成功,董就这样被阎罗王打回人间。

据当时的报道,该名把肾捐给董的死囚就是黑帮著名杀手,外号“独眼龙”的陈楚仁。在记者的追踪下,独眼龙的大老婆 (和我同一个姓氏,也姓萧)证实独眼龙生前向家人讲明,自愿把自己的肾捐给董。独眼龙和董素未谋面,也根本不认识对方,但他会在离世前作出这样的决定,是董在2008年被媒体爆出涉及买肾求生这起轰动新加坡社会的案件。董买肾求生感动了独眼龙。

话说董是通过他侄女儿的丈夫,也就是PublicProsecutor v Whang Sung Lin [2009] SGDC 308一案里的被告,认识了一名买卖肾的中介-王锦兴。被告知道董在找适合的人选捐肾给他,于是,便把王的手机号码给了董,并且告诉他王可以帮助他找到卖肾的人。于是,董马上就和王联系上。王告诉董,他可以很快的找到适合的捐肾者,同时,要求新币三十万元为代价。当董问到王那三十万元的付款法时,王告诉他,五万元是寻找适合人选的费用,接下来的五万元是安排捐肾者飞来新加坡的机票,另外十五万元在动手术那天付给捐肾者,最后的五万元是在手术成功后付给捐肾者。听完后,董表示同意。

事实上,三十万元的代价是本案的被告向王建议的。在扣除了给捐肾者和相关的费用,大约在新币十万元左右后,他和王同意根据剩下的二十万元,他们两个人二一添作五平分。而被告的责任就是把王的电话号码拿给董。

当初,当王在第一次和被告通电话的时候,王要被告确认他的太太就是董的侄女儿。然后,王就要求被告介绍他给董认识。被告一开始拒绝了王。被告告诉王他外家的人和董的一家人因为家庭纠纷的原因,两家人不和睦。而且被告声称他和董也不熟。过后,王又联系了被告。这一次,他非常详细的告诉被告有关董的病况。他说董的病况非常严重。如果,他再无法找到一个合适的捐肾者的话,董的时日不多了。他还说董的主治医生是不可以介绍他给我董认识的,必须是由一名家人介绍才可以。就这样,一场跨国的肾脏买卖交易拉开了序幕。

根据法庭的档案记录,我国卫生部是在那段时间收到好几个外国人和董的血型样本被送到那里做对比测验的时候而起了疑心。于是,卫生部便使用人体器官移植法所赋予它们的权力委任一名调查官介入做深入的调查。结果,才揭发了本案的内情。在听完了双方证人的供证后,法官又是如何裁决的呢?

法官说针对被告说王贷款给他两万元的说法是无法相信的。他接着说,警方从王的家中所破获的证据都清楚列明王付给被告佣金的记录。王还在相关的记录旁边注明这笔款项得从被告所该获得的十万元佣金里扣除。如果,王和被告之间没有协议的话,王根本无需做那么详细的记录。法官也注意到王两次开支票给被告的时候都是在王拿到董的钱之后不久。所以,法官不认为王给被告的那两笔款项是贷款,而是给被告佣金的预付款。

被告说他外家和董的关系不好。他是在王的劝说下才去了解董的病情。他处处表现出对董的怜悯。然而,董却说被告之前完全都没有去探望过他。在2008年四月份的时候,被告曾经打电话到公司找他,可是他当时不在新加坡。在五月二日,他回国后便打电话给被告。就在那次的电话交谈中,被告就已经把王的号码给了董。被告是完全知道董的病况,他根本不需要到董的家了解实情。被告也无法解释董为什么会抵赖被告没有到他家的说法。董当时的病况已经非常严重了,只要是能帮到他的任何事情,他都会积极的去争取。单单在电话上把王的电话给他就足以让董马上打给王了。

再来,被告还说他完全不知道王向董索要三十万元。他是事后听王提起才知道的。在被检控官盘问的时候,被告说当王要给他十万元时,他感到惊讶。这个说法很难让人信服。因为,王不会没理由的主动送被告一笔钱。尤其是被告推说王是在他把王的电话给了董之后的一段时间告诉他的。最后,法官认为控方两个证人的供词比较可信。他们两个人在本案前已经被提控,而且都认罪了,根本都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讲假话。  

结果,法官判被告罪名成立,入狱八个月。被告不服判决,上诉到高等法院去。到了高等法院,被告的辩护律师,既是已故得苏峇士先生极力游说法官被告根本没有教唆双方做买卖肾的协议。法官接受苏峇士大律师的见解,于是把提控被告的原来控壮从协助性的教唆改为蓄意性的协助。尽管如此,法官还是认为被告的罪行依然成立。事实证明苏峇士先生的努力是没有白费的。法官同意苏峇士先生所提出被告应该得到减刑的理由。苏峇士先生说被告的参与仅仅是把王的电话拿给董吧了。整个事件的罪魁祸首是王。是王穿针引线,设计了整个买卖肾的交易。而且,王所面对的是多项买卖人体器官的罪壮,被告只被提控一项罪行,因此,他所应得的刑法应该远远比王来的低才是。法官最后是把被告原来八个月的监刑减到四个月。

众所不知的是,在董的事件发生前,也有一名新加坡的肾病患者需要做移植手术。这名患者也是通过王,花了新币五万六千元向一个叫“东尼”的印尼人买了他的一颗肾。后来,当王找到一个叫苏莱曼,也是印尼人,决定把他的一颗肾卖给董时,王就招募了东尼做苏的“全陪”,全程带领。

原来,东尼和苏都是棉兰的人。他们都是可怜的劳动族。东尼是一名倒垃圾的工人,而苏则是一名普通的劳动工人。在一天,当地的市长换了人后,东尼和他的同事一夜间就莫名奇妙的失业了。苏则因为有一天病倒后也丢了工作。当时,他每个月的工资是新币约一百二十元。当他失去工作后,他的家庭马上就陷入困境,而他又是家中唯一挣钱的人。所以,当王答应给他新币约两万三千元买他一颗肾的代价时,他马上联想到这等于是他未来十六年半的工资!于是,他不假思索的就答应了王。对苏而言,新币2万3千元已经是天文数字了。是能够让他孝顺父母亲,让他们过好日子的本钱了。

尽管他们的身世可怜,我国的法律是严明的。在人体器官移植法下,无论是买方或卖方,甚至是给予协助,都是有罪的。结果,他们两个人因为董的卖肾事件,罪名成立,被判入狱两周到三个月不等。至于董,由于他的健康问题,法庭便象征似的判他坐监一天。回想起来,董千里迢迢,托人四处找捐肾者。然而,他一直在寻找的求命恩人,却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而且,得来全不费功夫。

richard_siaw@juseq.com.sg|+65 6506 6489

[ 本帖最后由 锦耀 于 2016-7-3 09:40 编辑 ]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2-12 09:05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4333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