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锦耀
特邀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15969
精华 0
积分 202
帖子 84
威望 116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14-12-2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4-17 11:0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萧遥法外】死而复生

萧锦耀/文

国父李光耀总理曾经说过:“就算是在病床上,既使将我放入坟墓里,只要我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对劲,我将会起来”。当然,国父这种“死而复生”的说法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可是,他把一生的全部都奉献给国家是一个不可抹灭的事实。他知道在他离开人间后,如果新加坡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他是不可能死而复生,再次现身为新加坡解围的。

因此,在他有生之年,他想尽了办法,设计了种种防范的措施,建立了一个扎实的体制,以确保新加坡能继续的繁荣下去。这或许就是国父所谓的“死而复生”,像一个守护神一样,时时保护着新加坡的用意。今天,我要谈的个案-Tong Djoe @Tong Lian Joo v Hua Ann Brothers Pte Ltd[2002] SGHC 243, 也是同出一辙。讲的是一个有关已经去世的妇似乎“死而复生”,为陷入险境的孩子们解围的故事。这名妇女姓陈,是印尼富商唐裕已故的妻子。


在60至80年代,唐裕是新加坡著名的航运界人士。在他鼎盛时期,拥有200多船队,以此而得到了“船王”之称。除了在商场上,唐裕有着辉煌的成就,他在促进印尼和其它国家的邦交方面更是有着卓越的贡献。或许,唐裕在外交上最大的贡献就是在80年代,牵线让印尼和中国恢复直接贸易。在当时,唐裕可说是风云人物,穿梭在政界和商界两个境界之间,名和利他都有。像他这样的人物,四海之内的朋友肯定是很多的。据说,他为人慷慨,也爱交朋友。在这些所谓的朋友当中,女性自然也不在少数。所以,从他已故太太的角度,唐裕越成功,唐夫人就越没有安全感。唐夫人,也是陈氏,就是因为有着这种不安的情怀,而埋下了今天这个个案种子的开始。

这个案子里,所涉及的公司和人员分别是陈氏在世时所成立的公司-华安兄弟私人有限公司,唐裕,以及他们的5名孩子和家属。他们当中,分裂成两派。唐裕,他的长子和太太以及他最小的儿子,四人为一组。另一边则是唐裕的长女(代表她两个孩子,也就是唐裕的外孙),第二儿子和他的前妻,第四儿子,以及第三儿子的执行人(这个儿子在1991年去世了)。唐裕是原告,而华安兄弟私人有限公司是答辩方。华安兄弟公司虽然是由其公司的清盘人代表出庭,实际上该公司是操纵在唐裕第二儿子的那一派。在华安兄弟公司里,唐裕既不是董事,也不是股东。然而,他其余3个还在世的儿子是公司的股东兼董事。这个案子出动了唐裕所有的家庭成员。那他们之间到底在争什么呢?原来,唐裕要法庭给他两个判决:

(1)让他居住在18 Namly Crescent,一座豪宅的三楼,同时,终生免给租金 (在接下来的文章里,我将把这座豪宅称之为豪宅18号)

(2)申请阻止华安兄弟公司把豪宅18号卖掉的禁止令。


在1973年的时候,我国颁布新的法律条文,不允许非公民拥有,有地的房产,而唐裕和陈氏都不是新加坡公民。所以,过后他们两人就无法以他们的名义买有地的房产了。因此,在1974年的时候,陈氏成立了华安兄弟公司,并且在1975年的时候,她以$120,000把豪宅18号转到华安兄弟公司名下。虽然,陈氏没有向华安兄弟公司要那笔钱,在公司的账簿上却注明她是债权人。在同一年里,陈氏也陆续的把在她名下的其它5个房产转到华安兄弟公司名下。每一个的转让,公司的账簿上都以转让的代价作为标准,注明陈氏是债权人。

问题就出在这里,豪宅18号是注册在华安兄弟公司名下。然而,唐裕却坚持当初买房子和盖房子的钱都是他出的。他才是豪宅18号的真正主人。可是,他第二儿子和他的团队却无法苟同,同声说豪宅18号是华安兄弟公司的产业。双方讲不合,也理不清,所以,唐裕就把已故妻子的公司告上法庭。这个案子也涉及到另外两座豪宅,分别是26 Third Avenue 和61 Grange Road。为了方便讲解,我将把这两座豪宅各别称之为豪宅26号和61号。

在法庭上,双方其中的一个争论点就是到底是谁付了买豪宅18号的钱。事隔了那么长的时间,谁都讲不清楚了,双方也没有任何文字上的证据。针对是谁出钱买地的问题,唐裕的长子说道:“妈妈根本就不可能有买地和建房子的钱。一直以来,她是一名家庭主妇,本身没有什么资源。再来,她一向对爸爸都没有安全感。爸爸是一名非常有名望,而且受人尊敬的商人。他很舍得在朋友身上花钱。很多人也非常愿意结识他,包括许多女人。我的母亲就是很担心爸爸会把钱都给了外人。所以,她很多时候都会找机会尽量向爸爸要钱,有多少就拿多少。”

无可否认,陈氏一直以来都有获得唐裕的经济支持。陈氏所存入到华安兄弟公司的钱都来自唐裕。可是,所有华安兄弟公司的记录根本就没有注明唐裕是提供者的记录。同时,陈氏也没有免费的把钱放进公司的账户里。每一个款项都注明她是债权人。从一个客观的角度来说,唐裕是吃了一个哑亏。法律是讲证据的,而他又拿不出任何实际的证据来证明付给第三方的钱都来自于他。同时,夫妻之间钱财的流动在很多时候也说不清。因此,唐裕给陈氏的家用和额外的钱,在法律上都被视为“礼物”。是要不回来的。


陈氏不但对丈夫不放心,她对孩子们也不信任。当她在世的时候,成立华安兄弟公司的意图不仅是为了保护她家庭的财富,也是为了她四名儿子。所以,公司虽然以她的名字命名,可是却加上了“兄弟”这个字眼。而“兄弟”指的就是她的四个儿子。然而,现实的情况又是怎么样的呢?当陈氏还在世的时候,她告诉她的4个儿子他们是公司的股东和董事。她和唐裕在公司里都没有名份。不过,她要每一个儿子都签一份信托契约讲明公司股票的受益人是她。同时,她也要儿子们签一份授权书,授权她有公司董事所有的执行权。由此可见,在华安兄弟公司里,陈氏既是武则天,一手遮天,也是老佛爷,垂帘听政。所有公司的运作,以及豪宅18号的一切事物都是由陈氏掌控。她从来都不需要通过唐裕或得到他的同意。陈氏才是华安兄弟公司的真正老板,也是豪宅18号间接的业主。

双方最后的论点是有关唐裕一直以来都居住在豪宅18号的说法。他坚持豪宅18号是他长期固定的住家。可是,呈堂的证据却和他所说的情况完全不一致。在豪宅18号还没有完成前,唐裕和陈氏是居住在豪宅26号的。豪宅18号建好后,他们夫妇倆是有一段时间居住在豪宅18号的三楼。可是,当他的太太去世后,唐裕大部份的时间是住在豪宅26号的。他的长子和媳妇也证实了这一点。他们一直都是住在豪宅26号和61号的。后来,每当唐裕在新加坡的时候,陈氏就会坚持家人每个星期天集合去教堂后到豪宅18号聚餐。可是,当陈氏去世后,唐裕就很少到豪宅18号了。家人也很少在豪宅18号聚餐了。唐裕的大媳说道: “当我嫁进唐家后,我婆家的一家人一直都是住在豪宅26号的。”

另外,唐裕的二媳妇,也是答辩方的证人之一说道:小叔和他的太太从美国回来后,他们没有地方住。刚开始的时候,他们是住在小叔太太的娘家。后来,他们要生小孩才搬到豪宅18号三楼的。当我的前夫(也就是唐裕的第二个儿子,也是答辩方证人之一)通过公司议案要他们搬出去的时候,小叔就给了借口说爸爸和他一起住在豪宅18号三楼的。其实,他是利用爸爸的名义,继续住在那里。” 其实,唐裕根本就没有在豪宅18号那里居住。在豪宅26号被迫卖掉后,只有唐裕的众多古董是收藏在豪宅18号。他本身是住在他公司大夏的阁楼。这也是为什么唐裕的身份证上始终没有列豪宅18号为他的住址。

最后,法官的总结是:

(1)当陈氏在世的时候,只要她有要求,唐裕不时都有给她大笔的钱作家用。在平衡双方所提供的证据后,买豪宅18号的钱,虽然不是全部,唐裕也是提供大部份资金的人。

(2)可是,唐裕和他太太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协议,让唐裕在有生之年免租的住在豪宅18号。

(3)他们之间也没有任何协议,讲明豪宅18号是他们家庭的产业,不可以出售。

(4)豪宅18号是华安兄弟公司的产业。

(5)公司所有的支出,包括豪宅18号的建筑费,的债权人是陈氏。

(6)最后,唐裕不是一个可怜的老人家被孩子们赶出家门而失去居住的地方。豪宅18号一直以来就不是他固定的住家,也不是他的产业。

同时,尽管法官认为唐裕的第二个儿子非常的傲慢,不孝和虚伪,法律是需要唐裕针对他所作的诉讼提出有力的证据的。可是,法官并不认为唐裕有做到这一点。结果,唐裕败诉。他和第二个儿子的关系也破裂。从今天的个案,我们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尽管陈氏已经入土三丈,然而在紧要关头的时候,她却“死而复生”,牢牢的抓住豪宅18号。

richard_siaw@juseq.com.sg|+65 6506 6489

[ 本帖最后由 锦耀 于 2016-7-3 09:40 编辑 ]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2-14 16:14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2777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