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晚凉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508
帖子 232
威望 27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5-5 14:5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特务小说 鹰鹫战争1。

华文翻译本 特务小说 鹰鹫战争1a
第一部,第一篇,史提护。

一九三九年九月二十八日。
布宜诺斯艾利斯[阿根廷的首都Buenos Aires]

September midnight inthe La Boca district; cobbled streets and a cold fog rising from the river. Theman in the grey overcoat waited in a doorway, looking back down the streetbehind him. Looking for shadows, hidden in the night.
这是拉护卡区,九月份的一个午夜;外面是鹅卵石铺的街道和从河里冒出来的冷雾。那个穿着灰色大衣的男人在门边等待着,不时地回看背后的马路。他在寻找在这夜色里藏匿着的黑影。

The street was dark andempty, except near the corner
除了比多罗街转角之处,一间咖啡座里有一丝灯光泄露出来之外,街道是黑暗而且空荡无人的。这个穿大衣的男人所须要做的,只是走进那间咖啡座,把一枝香烟递给一个陌生人,一个“yanqui[美国人],接着在无人知觉的情况之下离开。真的没什么事。有呢就只是他怕黑暗,同时有人想要杀他。

那天,较早时候有下过雨,路旁行人道上的积水和明亮的电车轨道反映着电灯讯号。有人把洗过的衣服打横掠在巷子里,衣服湿透、虚脱,像败军的旗帜。人家紧关着窗户。有一户人家开着收音机,播放着一些意大利语的节目。这个邻区住着很多意大利移民。日间,这里的街道生气蓬勃,穿插着很多工人和闲话讲个不修的女人,空气里也充斥着煎油和蒜头的气味。可是,在晚上,拉护卡不会忘了它属于码头地区,酒吧地区,探戈舞厅之所在地和它的窄巷。有时有人呼喊求助,喊声自行消失。警察呢,他们在天亮之前是绝对不会来的。

05/05/2015待续。。。






[ 本帖最后由 晚凉秋 于 2020-1-12 07:09 编辑 ]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386
帖子 2459
威望 2892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1 17:1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华文翻译本 特务小说 鹰鹫战争1b。

发表于 2015-5-6 07:06

华文翻译本 特务小说 鹰鹫战争1b。
第一部,第一篇,史提护。
04/2011。

一架孤零零的汽车驶过来,车头灯照射着湿漉的鹅卵石街道,使到它闪闪发光。车要走过的时候,那个人往门里一缩,看着那车头灯扫过空墙上那张还遗留着的陈年选举海报。它叫人投Yrigoyen的票;那个Yrigoyen这时候都已经死了很久了。海报底下横向涂抹着一件新很多的项目,那是一个德国卐字标志和“处死犹太人”的字样。等那辆车转了弯,走了,那个男人开始走向路角。他的脚步踏出吱喞水声;他倾听后面是否有声音跟着来。

他迅速行动;不是走,不过比一般的步行要快。他的手在裤袋握成一团,就像士兵要跟上仪仗队伍那样。这晚天气冷,这里弥漫着码头地区的气息。雨又来了,淋湿了的叶子被风刮了下来,像死鱼似地搁在地上。一间面包店的门旁搁着空的,散布着面粉的盒框。他停下来,看着黑暗了的窗户,从反影里查看背后街道有没有异样。一片静寂。有的只是街灯在雾气里发出迷曚的光。接着他看见了。马路对面的一道门户里那根红色的香烟屁股。

他想咽一口气,但是不行,后面还有跟踪他的人呢。他该怎么办?他开始涉及这件事情的时候,阿乜兜(阿乜兜。卡尼纳斯;Amadeo Cardenas)并没有就任何像这样的情况警告过他。

阿乜兜在赌场楼上,他的办事处里有说过:“那真不过只是一点简单的事情罢了,朋友之间举手之劳的小意思”,桌灯照亮他那一头耀目的头发。“大约每隔几个星期,你打个电话,跟着把东西交出去。你把它放在一个公众的地方:譬如墙上一块松脱的砖头,电影院里椅子的底下。你完全不用和任何人会面。”

“那是什么,药品?金钱?”
阿乜兜摇摇头。“是更加容易携带,但又更加值钱的东西。那是情报”,边说边点着一枝美国香烟。他用法国方式抽烟,把烟从嘴巴吸入,从鼻孔泄出。[怎么说是法国方式呢?任谁都一样,难道是从鼻孔吸入,从嘴巴泄出?]
“我不喜欢这样做,”他、劳鲁(Raoul de Almayo劳鲁。阿玛约)说。
“不喜欢,”阿乜兜同意他的看法。“但是你会去做的。”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508
帖子 232
威望 27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2 07:3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华文翻译本 特务小说 鹰鹫战争1c


发表于 2015-5-7 11:47
华文翻译本 特务小说 鹰鹫战争1c
第一部,第一篇,史提护。
04/2011。

劳鲁站起来,走向阿乜兜有镜子的酒吧柜台。他倒了一杯加冰的仁酒。冰块在杯子里碰撞发响,他举起杯子显示出他的手在颤动。

“你看,”他说。“我不是做这种工作的材料。这场在欧洲打的仗是政治性的事情,对不对?”他咬自己的嘴唇。“或者有一些别的我可以做的事情。”

阿乜兜看着他。他的眼睛像爬虫一般拱起来。从眼神可以看得出他是个嗜毒的人;要睡,又高度地危险的疯狂。

“劳鲁,你欠我们的钱,”他说。“你的那班不切实际的朋友们,那些瓦伽人,布朗伽人和那些混蛋家伙们,你和他们走在一块是很化钱的,”他说着,意带训斥地摇摆着他的手指。“Muy Costoso,”他的黑眼睛像蛇眼一样地闪着光。茱莉亚 (茱莉亚。哇珈斯Julia Vargas)有说过,他把他的利钱全都化在海洛英之上,弄到钱不够用。

劳鲁神经质地舔一下他的嘴唇。
“是那一边的?”他终于低声地问。“最低限度让我知道这一点。卡士迪罗 (Castillo)还是喔迪士 (Ortiz)?英国人?纳粹?”
阿乜兜耸一下肩头。他说“有什么差别吗?”

阿乜兜有说他自己要去和那个美国人碰头,可是那是今晚之前的事,也是那个德国人走上来之前的事。

那个人来了,是脸颊有疤痕,说话带德国腔的人。在电车里,他走来坐在劳鲁的身旁,问他要一枝香烟。那下子他知道他已经掉进圈子里去了,整个人没在里面了。那是因为事物的交换是排定在批度棉多沙的咖啡座里进行的,不是电车里。东西要交给一个美国人,不是德国人。而且来人要先问他是什么时间,之后等他回敬香烟。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晚凉秋 于 2020-1-12 07:40 编辑 ]
顶部
晚凉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508
帖子 232
威望 27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2 07:5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华文翻译本 特务小说 鹰鹫战争1d。


发表于 2015-5-8 10:53  

华文翻译本 特务小说 鹰鹫战争1d。
第一部,第一篇,史提护。
04/2011。

他有问过阿乜兜:“如果我交不出去那怎么办?如果有些什么事情发生了,那怎么办?”阿乜兜用耸起的眼睛看着他,劳鲁想象那是蛇看着老鼠的时候的眼神。
“那么不要回来,就让他们杀了你。那样对你会好一些。”阿乜兜有自言自语地说过。
他这下子用发抖的手递出一枝香烟给那个德国人,不是有做过记号的那一枝。香烟是在哦苗历,第九道的一个贩卖机买的。那个德国人注意到他的手在发抖,几乎微笑起来。

“Nein, danke,我要整盒。bitte。”

劳鲁用微笑稍微回应,脑子里电转。那个德国人是伪装的。他须要离开他。可是他现在不知道如何脱身。那个德国人动手要拿那包香烟,另外的那只手在大衣的袋子里握着一件东西。劳鲁开始恐慌,觉得自己输定了。电车这下子停了下来。事情发生得太快了,但是他还是觉得那是慢镜头。这些种种事情他似乎是用另外一个身份看的:电车里的灯光,外面街道上黯淡的背景,在车窗上反映出的他自己的形象,那个年轻女子和她买的杂货,那个站起来要下车的小女孩,还有那个微笑着的德国人…他的手还是藏在大衣的袋子里。

劳鲁站起来,把那个女子推到一旁,杂货满地散飞。刚在他撞开门的时候,枪声急速地连响,非常地响亮。他听到后面有人高声尖叫。当他跳落地面,百忙中回头一看的时候,见到那个女子被车门夹住,头下脚上地吊着,长头发在轨道上拖曵着;那个小女孩睁大眼睛看着,尖细高调鬼叫;那个德国人把她摔过一旁,把门扯开,在女子身上跳过,跳落街上;女子的衣服在腰部缠做一团,她岔开的两脚在车灯里裸露和惊人地洁白。劳鲁没有时间再看些什么,因为他要拼命地跑,跑到喘不过气来。正当他拐了一个弯,走下一列黑暗的街道和满地垃圾的后巷的时候,枪声又响了。他左闪右躲地拐弯,不再停步回望,终于在预约会合地点的附近,找到一个黑暗的门洞,躲起来喘气。

“天啊,天啊,天啊”,他想。德国人!他把自己拖到那里去了?他想到阿都络有一次说过的话:“在德国人来说,杀人是一种宗教。那是他们对不理解的事情的处理方法。”当然,在阿都络来说,讲那句话,如果不是出于妒忌便是赞赏。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508
帖子 232
威望 27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2 08:1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华文翻译本 特务小说 鹰鹫战争1e。


发表于 2015-5-9 10:36

在敬仰作者才学高超的同时,我把原文翻译过来。这是消闲的动作,敬请版权主原谅和宽容。

华文翻译本 特务小说 鹰鹫战争1e。
第一部,第一篇,史提护。
04/2011。

街道的对面,一个看门的人把要踩熄的香烟屁股先往上抛起。劳鲁不再躲藏,他发脚奔跑。

血液在他的耳朵里猛力碰撞使到他不知道有没有追踪的人。到了转角处他慢下来。他在咖啡座前走着,装成偶然看一眼迷曚的窗子,像任何一个过路的人都可能会做的那样。开始的时候,他没有见着那个美国人。咖啡座里几乎没人,有就只得一对年轻男女在那里缠绵。还有就是那个侍役,他把头埋在报纸的运动栏页里。接着,他见到他就坐在角头上的桌子边;他穿绒布夹衣,神色似觉无聊。劳鲁想,只要一跨进去,他就要被困住了。心里盘算着看要如何处理法。咖啡座太单纯、太暴露了。他需要灯光和人群。愈多愈好。他还需要一条可以溜出去的通道。

最后的一辆电车驶经蒙挪沙道,发出响亮的金属碰撞声,窗口亮着灯,像一艘客船似的。它在转角处煞车,有一个妇人走下车来。她是个上了年纪的人,矮而胖,穿着一件厚衣,提着一个上市场用的篮子。电车开走了,铁轮在转弯处发出响声。她快步向他走过去,劳鲁小心地注视着她,任何人都不可以相信。她的篮子里有些什么?他放在大衣袋子里的手紧握着,似乎拿着一把枪,但是她在走过他身旁的时候,甚至完全都不曾看他一眼。他看着她走远,她肩头低垂着,就像是自从诞生以来就一直提着重的东西。人们把这叫做生活。那晚劳鲁听说到露西亚妇女杂志的时候,那个老牧师就有这么地说过。那个牧师!他是不是也在这个圈子里面?

Madre de Dios, 他怎么啦?要像这样地怀疑每个人?他扭转身躯,听着她的脚步声愈走愈远,在夜里独自响着。接着他听到另外一套脚步声,较为匆忙,错过了她,向他走来。他须要离开了。说不定他一动身…而且他须要一把枪。他开步走向尼达街,那是电车刚才走的方向。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晚凉秋 于 2020-1-12 08:20 编辑 ]
顶部
晚凉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508
帖子 232
威望 27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2 08:2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华文翻译本 特务小说 鹰鹫战争1f。


发表于 2015-5-10 15:53   

华文翻译本 特务小说 鹰鹫战争1f。
第一部,第一篇,史提护。
04/2011。

街道的对面和这边都有餐厅,还有两间约会旅店左右毗邻着,一间有一个女子站在门洞里向他微笑。他踌躇一下,她笑得又再明朗一点。她那么地背着灯光站着,他可以看出她没有把什么东西藏在衣服里。他想,或者行啊,一面冒险地向后面瞥了一眼,他的膝部几乎软化了。

一个穿雨衣的男子,在歇了业的报纸贩卖亭旁边站着,阅读亭上贴着的一则新闻头条。他长得肩膀宽阔,脸藏在暗影里,手在雨衣下握着一件东西。他握着的、不知何物的东西是体大的,劳鲁压制放腿捨命狂奔的念头。他叫他自己:“想。想。”只因为他的雨衣之下有东西,不能就说他一定是那些人的一员。可是那个人并没有看他。他似乎全神贯注地看着那则新闻头条。文字说的是“华沙失守了”。第二条文字说:“德国潜水艇攻击下,生还的雅典人讲述当时的苦难”。“阿根廷的货币在巨额交易之下泻落”。但是,要读完一则头条须要化多少时间?那个人就是那么地呆着。

什么事情滞留着劳鲁?这点他不解。他很须要离开,但是他想到一转背就会挨上一枪,是那念头把他牵住了。不过,来了,刚才那个女人走过的时候,劳鲁伸手到袋子里,那个男的见到,可能他以为劳鲁也有枪。这样劳鲁有了主意,他开始向尼达街快步走去。后面有脚步声追上来。

那间蒂丽喔探戈舞厅离开这里只有一座屋子的距离。屋子里亮着耀眼的灯光,门前的行人道上有游人,也有贩卖香烟和parrillada的摊子,食物在炭炉上烧烤着。楼上的窗门开着,乐队的声浪在街道上回响着。一辆德士驶到门前停下,一对穿着晚装的男女下车,走到屋子里。劳鲁听得见后面追上来的脚步声,他快步向前跑去。他在人叢中推开一条路,钻进探戈舞厅。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晚凉秋 于 2020-1-12 08:33 编辑 ]
顶部
晚凉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508
帖子 232
威望 27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2 08:5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华文翻译本 特务小说 鹰鹫战争1g。


发表于 2015-5-11 10:16   

华文翻译本 特务小说 鹰鹫战争1g。
第一部,第一篇,史提护。
04/2011。

矮子替诺站在门边,劳鲁把一个硬币溜到他的手里。他又向衣帽间的侍女摔一下头,表示他不放下衣帽。他走进楼上的舞蹈厅。那里洋溢着乐声和人群的嘈杂话声。空气里充斥着香烟味、廉价香水的气味和人体上发出来的汗味,还有不可蔑视、冲击性欲的麝香气息。覆盖梯级的红地毡已经破损,绒毛脱出,散落一旁。墙纸上画着舞蹈者的侧影,瘦到离谱而且没有表情。在顶端,他回望楼梯口,不曾有人跟着来。在短暂的一刹那里,他真的以为他有了机会。可是他踏进舞蹈厅,穿着夜会便服,头发短剪、柔滑,像个小男人的那个茜茜(茜茜。巴剌伽;Ceci Braga)走上来,说曾经有一个人找过他。

“劳鲁,你做过了些什么事?”茜茜问。边说边递出一枝香烟给他。劳鲁不要,她给她自己点燃一枝。
“茜茜,是正当交易”。劳鲁说着,一面四处张望。
“你是说傻子的交易?”
“你怎么那么说?”

她耸一下肩头,这下子很像是个女人。因为在想象中,探戈舞厅并不比妓院清高了多少,同时也因为她具有性的潜质,她的家庭已经把她摈弃了。虽然她支撑他、她们的生活用度,还是没有谁会跟她讲话。

有过一个晚上,劳鲁问她:“你觉得怎样?茜茜。”那时候所有的人都走了。两个人都已经喝了很久的仁酒和抽过了很多的可可因。茜茜把沙哑的威士忌嗓音压低得像在耳语,没办法再说及茱丽亚(茱丽亚。哇珈斯;Julia Vargas。)的事情了。

“觉得怎样,guapo?[guapo很可能是甚么样子的男人,譬如说笨蛋的意思]不公平?哈!女人相信有天堂和人间,聪明走错了方向。”她有那么地说过,说得眼皮沉重,脸色苍白,像死人一样。
“是孤单、寂寞,茜茜。你怎么样忍受得了那孤单、寂寞?”
“啊,guapo。”她有说过,把手贴在他的面颊上。“我身处孤单寂寞的行业,你不知道吗?”现在,她就像当时那个样子,把手贴在他的面颊上。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晚凉秋 于 2020-1-12 08:56 编辑 ]
顶部
晚凉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508
帖子 232
威望 27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2 09:0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华文翻译本 特务小说 鹰鹫战争1h


发表于 2015-5-16 11:50  

华文翻译本 特务小说 鹰鹫战争1h
第一部,第一篇,史提护。
04/2011。

“因为那个要找你的人,说我以前不曾听过、最差的、带着浓重德国腔的西班牙语。你小心了,在德国人来说,那是来真的,不是正当交易。”
劳鲁把她的手臂捏得那么紧,她用力扯回去。
“听着,茜茜。这个人,他有说他要的是什么没有?”
茜茜耸耸肩开口说话。但是,那下子乐队刚好换过一支探戈,她的嗓音在音乐里给湮没了。那些双双对对出动,挤满了舞池,跟着小提琴的韵律起舞。灯光调低了,天花板上的玻璃球反映出光线的飞蛾,照过舞客们的脸庞。劳鲁看着那些舞客们,也用眼角注视着入口处。刚才在报纸贩卖亭边站着的那个男人还没有出现。但是人群里会有些什么就说不定了。

他、她们大多是从拉护卡和善特末来的本地人,但是型类繁多。有年轻工人,穿着他们最漂亮的衣服,烟枝夹在两唇之间随着步伐悠扬挫顿,和穿着紧身硬底衣的女人跳舞;她们的丈夫们不来这里是明智之举。当他站在那里的时候,他看见安婷娜。卡士德罗(Athena de Castro),和她的新配搭,一个比她年轻二十岁,还在中学读书,名叫朱历峨(Julio)的人。安婷娜在那么透明的珠袍之下,什么都没有穿…[这一段里有些R(A)限制级文字,白种人书生可以不经意地说出,要用中文写,那却是不便形之于笔墨的。],她从旁边舞蹈走过,向着劳鲁喜悦地扬手。劳鲁点一点头,像一个兵士那样地僵硬。他没有时间了啦。

茜茜在他面前半闭着眼睛,跟随着音乐适时地摇摆着。
“和我跳舞,guapo。这是一支递瑟波罗探戈。人家演奏他的乐曲的时候,我是非跳不可的,你知道吗?”。她嘴里喃喃自语,身体便向他挤过来,劳鲁拥抱她一下子,心里在转念头。
“这个人,茜茜,他还在这里吗?”

“和我跳舞啦,笨蛋。他正在注视着你”,她吱吱地说,空气从她的舌头和上颚之间通过,一面把他推向舞池。他们脸向着脸,用原姿势站在那里,等待着节拍,接着开始起舞,换步,形象一如茱莉亚 (茱莉亚。哇珈斯 Julia Vargas) 所说的在斗气的情侣。他把茜茜扭转过来,她的裙脚翩飞之间,他举目四顾,在人群中寻找可疑人物。他那就见着他了,他在酒吧柜台边依傍着。那是一个大型的人,头发紧贴地剪短,狭窄的眼睛像是嵌在青铜打造的脸庞上。那是一张高声吵架的人的脸,如果是在酒吧柜台上相遇着,你会移坐那另一端的人。老天,来了多少个啦?
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386
帖子 2459
威望 2892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2 11:3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华文翻译本 特务小说 鹰鹫战争1i。

发表于 2015-5-17 07:25  

华文翻译本 特务小说 鹰鹫战争1i。
第一部,第一篇,史提护。
04/2011。

这个人直线地看着劳鲁,不在乎隐藏意念。他们向他合拢过来了。
劳鲁错移一脚,几乎站立不稳。茜茜瞪着眼注视他。有人出来唱歌,那一双一对腰贴着腰地锁着、挫身的舞伴们,配合着音乐扭动。

劳鲁把她放沉下去,和她面颊贴着面颊,低声问道:“这里有没有后门可以走?”
她旋转、回仰和他贴近,豹皮斑纹似的反光掠过她的脸。
“Oiyee, hombre,”她柔声地说。“你真的有麻烦,是不?”他点一点头。
“走这边,”她说,引导他穿过那些舞客,来到一间没灯,用绒布遮掩着的小室,他们闪到帐幕后的门前,她从袋子里掏出锁匙开门钻进去。门内是一座狭窄的楼梯,门一开,有一股凉风迎面而来,拂得帐幕微荡一下。她摔头做个姿势叫他走。
“你会因此招致麻烦的,你知道吗?”他说。她耸一下肩头。
“听着,”她说。“我不很喜欢德国人。英国人令人觉得无聊,不过他们比较有礼貌。你去罢。”她指向楼梯。“我去叫一个女子勾搭那个德国人。”一面说着就走了。

“等一下子,”他说。“你有枪没有?”
她的眼睛在他的脸上扫描一下。“Pobrecito。那么地凶险吗?”[“在德国人来说,那是来真的”,怎么你还这样问?]他没有说什么。
她摇摇头。“我没有,不过我可以去问安蒂娜。她通常都会在钱包里藏一支。在这里等着。”说着就走了。

他在这幽暗的小地方等着,注视着帐幕脚下的碎乱灯光等着。像他原先所知道的那样,往年的感觉几乎马上就回复了。是那要抄拢过来的感觉。它以在他颈项背后针刺开始,转作在喉咙里哽着的感觉。他开始要加力呼吸,摸索着要解开衣领的钮扣,汗从眼皮垂下来。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荷塘 于 2020-1-12 11:34 编辑 ]
顶部
晚凉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508
帖子 232
威望 27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2 11:4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华文翻译本 特务小说 鹰鹫战争1j。


华文翻译本 特务小说 鹰鹫战争1j。
第一部,第一篇,史提护。
04/2011。

他以前是小孩子的时候,他母亲晚上出门,经常把他锁在衣橱里。“免得你捣乱。”她会那么说,他则高声啸叫。“别关我,妈妈,我什么都不摸。我答应。我不喜欢呆在黑暗的地方。”但是她就把他整个晚上留在那黑影之中,在她的衣服丛中蹲着,有时直到第二天。有一次,她衣服上的香气,丝料的凉意,想要走近她的欲望等等冲击他,他穿上她的一件衣服,是一件短的黄衫。当她见着他的时候,她笑到几乎滚倒在地。“我要一个女儿。看啊,我有个什么啦!”她尖声地喊出来,眼泪溜下面颊。“说笑话!穿着黄衫的笑话!”就只是那一次他见过他妈妈笑。

她要他从此穿着那件衣服;在街上穿着,下沿拖过地面;也穿去上学直到校长发出一张便条给她为止。天啊,茜茜给什么事情羁绊着了啦?

他这下子汗流得很利害。随时都可能有个德国人轰进帐幕里来。这些种种都为着那根香烟。那会是什么?他不知道。他要把那包香烟掏出来,但是又即时停止了。他不想知道是什么。

乐队的声浪一个旋转,把音韵加快,加速。他觉得地板在他脚下震动,不知道从这个地点他可以走得到什么地方。回家,他想。他可以在家里设置屏障,打电话给阿乜兜,看看他有没有办法把这几只大猩猩支开。一回到家里…他打抖。他不可以走回他的住家,他们正好在哪儿等着他。如果他们知道他在做的事情,如果他们知道他来到这里找茜茜,他们怎么会不知道他住在什么地方?他尝试想想看有个什么其他的地方可以去。或者他妈妈的住处?赌场?不可以去?除非这是阿乜兜为他设下的圈套。可是,为什么?他举目四顾,像只鸟那样,愚笨地眨着眼睛,盯着墙壁和帐幕。他中了别人的机关了,他没有地方可以去了。

帐幕移动,他整个人几乎从皮肤里跳了出来。但是来的只有茜茜。她惊讶地看着他。“怎么啦?你苍白得像只鬼。”“没事,有吗?”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晚凉秋 于 2020-1-12 11:47 编辑 ]
顶部
晚凉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508
帖子 232
威望 27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2 11:5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华文翻译本 特务小说 鹰鹫战争1k

发表于 2015-5-19 10:56

华文翻译本 特务小说 鹰鹫战争1k
第一部,第一篇,史提护。
04/2011。

“看,”她说。把手枪交给他。它是一支.25口径自动手枪,不会比他的手掌更大,镶着鎳片,有个贝壳把柄。一把女人用的手枪,做酒会谈笑的资料比实用更为切贴。但是,他把它在手里掂了一下之后,他的呼吸就平顺了一点[平顺了?有子弹没有?]。最低限度他有一点东西了。他把手搁在她的肩头上,说:“谢谢,茜茜。”

她的脸在阴影里,他只在帐幕缝隙露出的光线里见着她的眼睛。[这么写,通常是草蛇伏线,用以挑出下文的事故的。如果茜茜已经给德国人收买了,她对劳鲁袖里藏刀,另有图谋,这样写是对的。]

“你去罢,guapo。我想露露面对那个德国人,她没有多少胜数。”

“告诉安蒂娜,我会把枪还给她,我发誓要做到。”他扭回头说,边说边走下楼梯。梯级暗得像个坑穴,很窄,木板在脚下喞喞地响。
她向下喊[!]:“小心。”接着,似有所因地,“你有没有见到茱莉亚?”[生死关头高声喊这一句题外的话?是给德国人收买了,(还是给阿乜兜收买了),一面说话绊着他,一面催促那个德国人快来是吗?]

劳鲁止步回望。他只见到她的轮廓,在门洞前显得纤小。
“啊,茜茜。”他说,那就停了。
这时,在她的背后,耸起一个巨型的黑影。[看作者这么地描述,这个茜茜这么做,似乎是有心要害劳鲁的。但是她对他一路来却又有着一番友情。这里的文字暧昧,把有友情的她写作似觉存心不良,也把机警和处事果敢的她,写成婆婆妈妈。嘘…赶快看下去,不要自己婆婆妈妈。]

“走。”她叫。他在黑暗中跳下楼梯。同这时候,他听到推扭声、拳头着肉声和叫喊声。他盲目地跳,脚跟碰击梯级,几乎摔倒。到得小平台,脚跟一转,几乎就要崩溃下去。他抓住栏杆,把后门撕开。在后面,他听得见一个巨型的男人发性飞奔下来。他走进探戈舞厅的后巷,跳过一个倒在地上的垃圾桶,转向回到被雾气笼罩着的蒙挪沙道。正当他拐了角,走向街心的时候,他听到咒骂声。有人踢着垃圾桶,摔了一交。[既然这麽地接近,被打的是茜茜,她不曾被谁收买。]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508
帖子 232
威望 27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2 13:0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华文翻译本 特务小说 鹰鹫战争1l。

发表于 2015-5-26 09:50   

华文翻译本 特务小说 鹰鹫战争1l。
第一部,第一篇,史提护。
04/2011。

雾气变得很湿、很浓。它从河上涌过来,把视野降低到只有几码。街道空无一人,街灯像鬼影似地站着。他转头来看,想像他见到一个人形,被街灯衬托成一个暗影。他本能地离开。

他走上狭窄的横街,横街像是雾气里的隧道。雾气似乎把所有的东西都吞噬了,连他自己的脚步声都吞噬了。他听不见追他的人,听到的只是他自己沉重的喘气声。他不再确知他处身何处。没有什么是他所习见的。他开始幻想身后有人,团团地游走着,拿着枪,但是没什么,只有游走着雾气。头顶上隐藏着一个巨型木吊架的影子。隔邻的那条街,有从一间pulperia透露出来的光线。他离开码头不远了。他现在可以闻到了泥造屋子的气味,也闻到了酸啤酒和aguardiente的气味。街的对面,廊灯之下,站着一个女人。她的金发是染成的,在光线之下,发脚是黑的。那一头金发和她不合衬;她的鼻子尖狭,像只史前肉食禽类的喙。但是她是个女人。他不能再跑了,他把枪收回袋子里,走过马路,向她走去。

“一个小女孩还留在barrio上不是晚了吗?”他问,一面左右张望。
“如果你要我做个小女孩,那你得多付出一点钱,”她沙着嗓音说,身体向前挨了过去…。她有喝过酒,她的廉价香水气味很浓。
“不,不是小女孩”,他有点神经质,那香水气味使他肠胃翻腾。
她微笑一下,在短暂的霎那间,她是美丽的。那是一个露出很多牙齿的招徕性的微笑;眼睛不笑,那是一双失望的眼睛。在这样的钟点里,还想要赚够房租,她非失望不可。

“Esta bien。我知道你想怎么搞,querido”,她低声歌唱[可能这些字是现成的歌词,她以唱取代说话。]。“我们上楼去…,只是如果你要打,用张开的手打,不要捏着拳头打。comprende? ”,伸手出来要钱。他作最后一次的四处张望。还是没有人,只有雾气。他交过十个必索给她。她不动。他再加五个,她点头,踮起一只脚,把钱塞进鞋子里去。

她带他走进一间暗淡的厅堂,狭窄的,充斥着杀虫剂的气味。哪儿有个小柜台。柜台后面有一块有铁钉的木板,就只有一口钉有锁匙。柜台上没有人。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晚凉秋 于 2020-1-12 13:10 编辑 ]
顶部
晚凉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508
帖子 232
威望 27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2 13:1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华文翻译本 特务小说 鹰鹫战争1m。

发表于 2015-5-27 10:07

华文翻译本 特务小说 鹰鹫战争1m。
第一部,第一篇,史提护。
04/2011。

“Hola,比比!”那个女人喊叫。他们等着,但是没有人回应。

“那只猪,他醉了!”她告诉劳鲁。“猪!”她喊,把这个字向暗处唾出去。她绕到柜台后拿下那条锁匙。“他是个没有价值的人。没有价值。”她说,带着他走上两层残破不稳的楼梯,钻进一道黑暗、狭窄的走廊,走廊窄到他两边肩头同时贴着墙壁,擦身而过。“他是nono,明白吗?”手指敲着太阳穴。“也是个酒鬼。不过这地方是他叔叔的,所以…”说着把门开了,踏进去。

她点着灯,是一颗赤身露体的黄灯泡,从天花板上用电线垂下来。他进来,坐在床上。那是房间里,除了搁着生锈夜壶的那座旧小几之外,仅有的一件傢俬。这里有一个窗,隔着小巷有一堵砖墙。雨开始下了,打着窗门。她盯着窗门上溜下来的雨点,伸手拉下窗帘。劳鲁把门关上,随手把它拴了。她看着他的举动。眼不见的她就不知道了。
… …[这里有一些R(A)限制级的文字]他把她推开。


… 他还是不说话。他听到了楼梯上响起喞喞声。

“走开”,他压低声音说,把枪掏了出来。她瞪大了眼睛。她看了看那支枪,转头去看门。有人走来。她竖起手指叫他不要声张。他们等着,接着有人大声地撞门。
“是谁?”她喊。
“毛巾”,掩着嘴说的声音透门进来。
“终于来了!Imbecil!”她喊。
劳鲁低声地说:“别开门。”
“别紧张。是服务生,”说着做个手势,叫劳鲁把枪藏起来。他踌躇一下,接着把枪伸进衣袋里,向着门指着。“该是时候了,你这只猪!”她说,开了门,一看,劳鲁几乎得了个心脏病暴发。

来人正是电车上的那个德国人,那个有疤痕的。他撞进房间,一摔,把女人抛得四脚朝天,一扑,扑倒劳鲁,压在他的身上。劳鲁只发得出漫无目的的一枪,那个德国人就已经捏紧他的手腕一扭,轻易地把手枪弄掉了。那个德国人从衣袋里拉出一把路卡手枪,在他脸上猛力地挥过,几乎把他的牙关打掉了。这时那个女人想要夺门而出,德国人蹦起,旋风似地揪住她的头发。劳鲁惊愕、失措,他的半边脸像是给火烧着。德国人把女人扫过劳鲁,她就像是一袋马铃薯似的。等到她从劳鲁的身上爬得起来,劳鲁也开始要站起来的时候,那个德国人已经把门又关上了。他面向着他、她们,他的路卡手枪直指着。在另一支手里他拿着那支.25小型自动手枪。它和那支路卡一比,看起来像是一件玩具。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晚凉秋 于 2020-1-12 13:17 编辑 ]
顶部
晚凉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508
帖子 232
威望 27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2 13:2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华文翻译本 特务小说 鹰鹫战争1n。

发表于 2015-5-28 09:54  

华文翻译本 特务小说 鹰鹫战争1n。
第一部,第一篇,史提护。
04/2011。

那个德国人微笑。他做个手势,要女人向他靠近一点。女人试探着移步,尝试露出一点微笑。德国人点一点头,鼓励她。她继续向前移动,很具诱惑性;她对她的胴体有信心。当她走得够近的时候,德国人微笑得很开朗,却一脚踢中她的胃,把她踢得痛楚难挨,头脚接叠起来。她像要呕吐似的,倒在地上。当她捲覆在那里,要呕出胃里的胆汁的时候,德国人从衣袋里拿出一小卷铁线,把她的双手在身体后面绑着,眼睛则一直盯着几乎难以坐稳的劳鲁。他让她就那么地躺在那边。接着他脱掉湿的,带着雨水气息的帽子,在劳鲁身旁坐在床上,把路卡的枪口塞进劳鲁的耳朵里,用着足够的手力,使到他喊出来。

“现在,请你把那些香烟交给我”,德国人用不凖的西班牙语说,一面把手伸出来。

劳鲁发着抖,把烟包从衣袋里掏出递过去。德国人验过烟包,耸一耸肩头,把它放进衣服内边的袋子里。劳鲁神经质地舔一下嘴唇;脸的旁边发痛,皮肤拉紧、肌肉肿胀,像个就要爆炸的气球。说话可能引发杀机,但是他须要做个尝试。说不定他会做得成一项交易。

“你怎么找得到我?”他终于开口了。他的嘴巴似觉厚硬、笨拙,像是在水底下说话那样。德国人微笑。他对自己的艺业觉得满意。

“你就像我们说的被装在盒子里。明白吗?我们有四个Schwanzen,那是你们叫做眼线的人,两个在前,两个在后。你从来就不曾逃得过我们的视线。雾气造成一点麻烦,但是不是大麻烦。问题只在于要在那里捏着你,但是我高兴你有这把spiel小手枪,”,那是指那支.25,“它让Polizeid的工作变得更简单。对Polizei来说,到处都是一样的。他们一向都喜欢它简单。nicht wahr ?”

“请你高抬贵手,(Senor)老大,”女人呜咽地说。她在床脚边跪着。“我不认识这位(Senor)先生,请你高抬贵手。”她的眼睛茫然一片,就像是野兽的眼睛。

“这样没作用”那个德国人耸一耸肩头,女人颤栗。德国人转回,向着劳鲁命令他:“现在,… 。”

“请不要,我不明…”,劳鲁说。
德国人抓住他的头发,把他的头向墙壁猛力地碰撞,又再次把路卡枪口塞进他的耳朵里。
“你不必明白,只须要照做,”德国人喊叫[其他房间里的人们有听到没有?]。劳鲁用颤抖着的手指解脱衣服。当他已经脱到了底衣和袜子的时候,他看着那个德国人。德国人用路卡做个手势。

“让袜子留着,是不是?It makes for the nice touch[aba nia milang?]”德国人说。劳鲁 … 把他的手在背后用铁线绑紧,跟着绑他双脚,要他在床沿上坐着,只穿着袜子。他的脸因迷惑[confusion, 困扰,不明所以?敌对的人自然要杀,还有什么好迷惑,不明的?]而木然。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508
帖子 232
威望 27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2 13:3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华文翻译本 特务小说 鹰鹫战争1o。

发表于 2015-5-29 11:59

华文翻译本 特务小说 鹰鹫战争1o。
第一部,第一篇,史提护。
04/2011。

“为什么?”劳鲁低声说。“你有了情报,我对你不构成什么危机,同时我会告诉你我所知道的一切。我发誓我做得到。”他的双眼闪着光,一直盯着那支路卡。
“有人说,你怕黑暗,”德国人说,一面从衣袋里拿出一卷胶带。“你看,你没有什么要说。我们已经知道你的情况。说话不是你的职责。”

劳鲁颤栗。他非小便不可,但是还极力控制着,以免出丑。这些种种没有一样是真的,这些不可能发生。不是在他的身上发生,他不过只是为了偿付一笔赌债而已。阿乜兜不会对他做这样的事情。

“Wh…我的职责是什么?”他口吃地说。

“做个‘例子’。你使过一个人很不高兴”[阿乜兜?阿乜兜竟然指使德国特务为他杀人?所以呢,老兄,大姐们,千万不要赌博啊。],德国人说,一面用胶带把劳鲁的嘴巴和眼睛封起来。他不可以看了!天啊,他不可以看了!他想:“妈妈,请不要这样,请不要这样!”

“到这儿来”他听到德国人向那个女人说话。劳鲁觉得她靠拢过来。德国人的嗓音很靠近地响着。“现在,”德国人说,…[是(R)A限制级文字]
“请不要,老大。我对这些事情什么都不知道。”女人哭泣。劳鲁可以感觉到她的眼泪滴在他的腿上。
“来啊!… …!”德国人喊叫。有一声刮耳光的声音,女人哭出来…… 忽然间,枪声响起,女人死了。…
混乱之间响起敲门声。

他对着封嘴胶带喊救命。“救命,救命”。他听到德国人开门,自己则像条被人踏过半截的毛虫,在床上蠕动着,只存一点知觉。他在胶带后面喊叫。要不喊也不行。
他听到德国人说一些话,又有别的一个人说一些话。他在喊叫着,听不到说的是什么。接着,忽然间,两声枪声响起,一个身体沉重地碰落在地板上。他还是喊叫。一支手揪着他的头发,抓定他的头一阵子,有人在他的耳边说话。
那声音说:“劳鲁,我走来看看。我一定会来看看的。你现在明白了吗?”


啊,老天。啊,老天。劳鲁猜想着那声音的嗓音,想要挪动他的头,还是在心里叫,因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接着,他的痛苦马上静止。因为他明白了。他终于明白了。

“不要,请不要。”他向着胶带喊叫,尝试着要挪动他的头颅。现在所知道的事实比发生过的什么都要糟。

“在恶人地狱里给我留个位子”,那声音交代他,把一支枪顶着他的头颅开火。死亡是即时的。他听不见杀他的子弹的啸声。
■ ■

[在命案现场,可以和凶手平静地交谈的当然是他的同路人。
 
阿乜兜和有组织的德国特务开玩笑,那是肯定会招致杀身之祸的。一个土豪要
修理一个欠债的赌徒,小事一件,化点小钱,买个本地杀手不就行了?像阿乜
兜这样的人,轻重得失他看得很清楚,他是不会这样地轻率的。难道说,作者
要这一篇做楔子,引出德国特务以导入正文?是吗?那么我称赞他的笔法。

不过,阿乜兜之杀除那个德国特务可能是一件不得已的事情,可能作者目前不
提的隐蔽非同小可,时机到来才可以揭露。阿乜兜他可能为了那包香烟非如此
做法不可。但是,他又何必杀掉劳鲁呢?高手笔下的秘密果真耐人寻味。]

第一篇完毕。
待续。。。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10-29 15:35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47938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