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坚决反对“最低工资”是我的立场
披着狼皮的羊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20359
精华 1
积分 271
帖子 98
威望 173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9-1-1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9-4-20 19:56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坚决反对“最低工资”是我的立场

2015年3月李光耀逝世时,印度南部泰米尔纳德邦一些村庄挂出了李光耀的海报,村民们拉起了横幅游行,民众还为李光耀先生举行出殡仪式,哀悼李光耀过世。许多当地人都曾到新加坡当劳工,才得以养家糊口,因此对李光耀存感恩之心。据报道,印度政府甚至宣布3月29日为印度的国家哀悼日,全国将降半旗,并在当天暂停一切官方娱乐活动。这一天,新加坡政府正为李光耀举行国葬。

新加坡有150万外来劳工,一路来许多自诩有良心社会工作者,都会挺身出来为他们主持正义。诸如非议雇主提供简陋不卫生的住宿环境,薪资少得可怜,工作时间长,吃的是腐败食物,活生生的血汗生活,简直就是一幅吃人的奴隶世界。

那么,那些回到了印度泰米尔纳德邦的印度劳工,难道都变成了疯子,或是集体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了?

要解释这个现象,其实很简单。新加坡的移工,也就是外劳,多属于来自于邻近几个国家。马来西亚、印尼、泰国、菲律宾、越南、缅甸、中国和南亚诸如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等。当然,还有最近来自台湾的辅警。

这些国家,大致上在本国都有受到“最低工资”的政策的保护。照道理说,最低工资这个概念,就是为了保护劳工有一份最起码的薪资报酬,可以维持最起码的生活成本,免于受到资本家即雇主的剥削和欺压。那么,事实若是如此,那么这些外来劳工千里迢迢跑到新加坡来被虐、而被虐待之后还对李光耀感恩戴德,这岂不是“头壳坏了”?

新加坡人是善良的,这些社会工作者更显得悲天悯人。关心外来移工的工作住宿环境,那是好的。但是有一个很重要的关键,那就是“物必自腐而后虫生”,在还没有解决本国劳工被压榨、被欺凌,低薪等等导致社会贫富差距过于悬殊的负面本质,表面上的怜悯外劳就只能是一种做作的虚伪。要知道,外劳可以选择不来,而新加坡本土的底层劳工,没有高学识,没有高技术,他们就只能困在新加坡这个囚笼里,像一根点燃着的蜡烛,缓慢的消灭生命。

说来是否很可笑。新加坡的150万外来移工都可以长着翅膀。无论多远,都可以飞来了。但是,新加坡的本土劳工,两个臂膀却怎样也长不出羽毛,飞不得也哥哥。为什么是这样呢?

当然,除非“头壳”也坏了,没有新加坡人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新加坡人若是也跑到中国越南缅甸印尼马来西亚印度菲律宾孟加拉应征清洁工人,那么怎样解释老远地飞到新加坡的这些移工的状况,大概就成为一门“神学”。

嗨,越扯越远了。我要说的是,昨天在《新国志》网站看到了《谈一谈生活工资:新加坡应该从整体社会角度探讨如何解决低薪问题》这篇文章,突然发觉到,终于感觉到一丝儿曙光。

为什么是“生活工资”而不是“最低工资”;而且还不是“合理的最低工资”而是“合理的生活工资”?这个时候,当移工还在“enjoy”我们的“低薪”时,新加坡本土的劳工在工资上就此能够和外来移工做出部分的切割。

因此,迟到好过没到。在探讨“合理的生活工资”的时候,所谓的“渐进式薪金模式”(Progressive Wage Model)的措施其实杯水车薪,远远的赶不上物价飞涨的指数。最合理的办法,就是“就业入息补助计划”(Workfare Income Supplement, WIS Scheme)。政府只有愈快的计算出包括居民在内的本土新加坡人的“合理的生活工资”,并将它贯彻在“就业入息补助计划”,形成法律。即规定所有有工作的新加坡人的“工资”低于“合理的生活工资”的时候,国家有责任以“就业入息补助计划”根据不足的“合理的生活工资”这部分的遗额来补助他的生活需要。

最后,关于移工的待遇,新加坡人必须明白这是一个市场机制。我们能够做到的,就是人道上的关怀。住宿的条件,伙食的卫生都必须控制在一个合理的水平。至于薪资嘛...移工本人心里自然有一把尺,他们会知道怎样衡量。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1-20 09:51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8614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