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一位马国马来学者的正义之言
Zhangcs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7721
精华 32
积分 671
帖子 117
威望 554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2-2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9-9-3 08:2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一位马国马来学者的正义之言

张翠山

近日来,我的马来西亚朋友都很郁闷。
马国政府不久前颁发新令,要华小四年级学生学习爪夷文书法;一位来自印度的极端回教思想传教士大放阙词,说什么如果要他离开马国的话,华人和印度族应该比他先离开云云。这两个事件在华人社会引发巨大风波,印度籍回教传教士的言论也让印度族群听了很不爽。
华社反对华小学习爪夷文书法,却被首相马哈迪套上“种族主义“的帽子,余波未了,印度籍传教士的嚣张又获得政府的包庇,并待之为上宾,看在华族马来西亚人眼里很不是滋味,尤有甚者,马来社会也不把这个风波当一回事,显示这位被印度政府通缉的回教传教士在马国是非常吃得开。他是纳吉政府后期来到马国落脚,马国改朝换代之后,他仍旧如鱼得水,可见他的一套宗教思想有他的市场。
庆幸的是,马来社会的有识之士中,也终究有人看到马来西亚社会隐藏的危机,而发出正义之言。这里且与网友分享一位马国著名学者达祖丁发表在《星洲日报》网站上的文章,题为“毫无意义的国庆日“,网上也同时刊出他的英文原稿。
在马国纷纷扰扰的政治和社会氛围下,难得听到这样的正义之言:

“我为大马人、马来人以及那些在学术、宗教和政治机构掌权者,写了21年的想法、批评和建议,我再也没有什么想说了。大马正迈向一个毁灭的道路,而马来穆斯林是拖垮此事的人。我已经说过并提出了很多其他方式,但我已经无法提供更多的意见。这是我写过的最难以下笔的文章,我作为学者的职业生涯中,第一次想要致电星洲日报以推掉这份请求。我看到这个国家没有希望了。马来人最终将摧毁自己和其他人。大马唯一的希望在沙巴和砂拉越。如果他们放弃了伙伴关系,那么大马的想法只是一个笑话。如果我年轻30岁,我会把我的家人带离这个国家并安置在其他国家或至少邻近的新加坡以及沙巴和砂拉越。至少那里还可以喝到拉茶。

宗教司说的话听起来像一个可怕的电影情节中的流氓且不受其同僚的控制,马来人将继续以这种方式接受教育。资深的马来政治人物和商人继续掌握着这个国家的命运,旧大马刚刚动过心脏绕道手术获得了新生命。学者仍在算着他们的H指数和SCOPUS资料库的论文,这些学术机构将继续成为与社会和政治发展无关的实体,从纳税人的钱和他们良好的自我感觉中获得养分。捍卫马来人的宗教、学术和政治,将让国家陷入无意识状态。

我的编辑想知道,还可以改变什么?好吧,我不再有任何想法,除了说……拯救你和你的家人以渡过难关,绑紧腰带并策略性地将孩子送往国外。我现在开始认真地考虑将我的两名孩子送往国外。大马没有任何东西值得有尊严的人留下。当一名对印度人的历史知之甚少的宗教司可以做出如此简单和种族主义的言论,并在没有获得其同僚的谴责或提醒的情况下无事脱身,那么这个游戏已经结束了。当他呼吁努力工作和敬业的华人教育组织违法并罔顾他们60年的贡献,还谈什么尊严?更糟糕的是,当这名宗教资本主义的代理人来到这个国家,不仅侮辱了其他宗教,还包括我们几代人的社群的存在,部长们与他吃着晚餐脸上挂着笑容的照片,这真的很糟糕。然后有一个以伊斯兰为名的政党不断向追随者灌输伊斯兰情谊比公民更重要,而那些反对传教士的人是伊斯兰的敌人,然后警察静静地坐在一旁没有任何反应,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训练自己成为专家,对我所知的每一件事情制定成败。我也可以专业地预测别人所做的事情的成败。我可以肯定地说大马是一个失败者。它在2018年5月9日之前惨败,它在仅仅过了一年之后又再次面临更糟的落败。起初,这失败是马来选民不愿意改变造成的。然后,两个声名狼藉的马来政党的联姻加剧了这种失败。现在,最小和最不具意识形态的政党完全背叛了人们的信任,而这个政党的首领正在策划一出20世纪90年代的复出秀。

除非出现奇迹,否则大马将在三种类型的国家中,成为第一个被列入“第四世界“的国家。我们将无处可走,成了“无”,我们被经济、教育、宗教的旧关联困住了,也不尊重其他人和国家。当有一天,穆斯林被拒绝踏入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就像他们喜欢的讲师一样,就像马来言语所说的:已经跌倒了还遇到楼梯(祸不单行)或已经跌倒了才后知后觉,将会成为严峻的现实。

什么是可能重燃大马的奇迹?只有三件事。首先,通过奇迹般的冲击,公民社会和其他现有政党进行重整,并推出70名独立候选人以推翻希盟的候选人,并与沙巴和砂拉越有尊严的政党结合,然后就可能有机会。找到70名有诚信且致力于国家建设的各族候选人有多难?他们的名字已经在我的电脑记录名单中。公民社会、优秀及具备国家意识的非政府组织可以与在上届选举中失去支持的老牌政党的草根基层一起合作。当第15届大选越来越靠近时,希盟委任的公民社会领袖必须回到他们原来的岗位。

第二个奇迹是让10万名或更多马来孩子考取统考,我们必须持续追踪这些孩子并给予他们支援,以让他们从持有古老偏见和来自公立学校的穆斯林和马来人手中拯救我们的国家。这就是为什么马来政党贬低统考,因为新马来人掌握三语并能够与中国和西方世界联系,他们将根据他们在独中时与其他社群互动的经验来重新制定新的国家建设。不管希盟政府承认与否,我都认为统考是唯一可以拯救这个国家的因素。被大部分自己种族的人拒绝的孩子将复兴大马的概念,因此,我们必须确保统考的生存和发展。那些在国际学校接受国际课程教育的孩子,将成为治愈国家的另一股力量,他们也必须获得保护和推广,以让家长有能力负担得起。就让公立学校深陷在他们的问题之中。

第三个奇迹是私立高等教育机构。这些机构已经通过了经济挑战,现在可以通过混合的学术组织来引领国家,以取代以种族为中心及与学术界无关的公立大学。如果这些私立大学能够醒悟并以正确的思维方式和想法来满足年轻马来人的思想,那么未来将由他们主导。私立大学必须摆脱赚钱的心态并表明他们可以取代公立大学及自成一格。私立大学的学者可以成立自己的教授理事会,并制定真正有影响力的研究和策略以推动大马未来的50年,并将学生的才能用于研究和连接世界的行业之中。未来的行业将不受地理限制,并且不需要像马来市议会这样的组织来批准新建工程。新的“工厂”在网络空间里并可以离岸操作。各国将与这些没有表现出任何种族和宗教优越感的学生一起工作并避开那些有优越感的人。世界属于私人企业,因为政府因旧政治而无法改变。

第四个奇迹是私人公司和企业在不受地理限制的世界中汇集资源,以提供财务和基础设施资源,以帮助思路清晰和努力工作的毕业生和年轻技术人才摆脱任何政府的“要求”。同样的,政府不控制网络空间和离岸交易。大马人将在世界各地工作、生活、玩乐和进行膜拜,同时仍然扎根于“祖国”。

这个国庆日对于我国来说是一个毫无意义的国庆日,因为它陷入了旧政治思维中。但是,对于所有大马人来说,这个国庆日是一个新的国庆日,他们热爱这个对彼此信仰和文化深深尊重并互相合作以实现共享繁荣的想法。我们需要的国庆日是摆脱旧的游戏规则并迈向新的全球化游戏规则,以让我们从90年代的枷锁中获得解脱。为了拯救大马,我们的孩子必须“离开现在的大马”并拥抱未来的大马,这个大马将跨越全球但同时根植于我们传统信仰和文化之中。“

文章英文版原文:http://mysinchew.sinchew.com.my/node/122156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0-17 08:00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1447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